明末工程师_第1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命啊!”
  前排的骑兵们调转马头,向来路跑去。他们一边逃跑一边大声叫嚷,鼓动周围的其他骑兵一起逃亡,以免让败下来的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很快,最初开始逃跑的几百骑兵很快就带动了几千骑兵,然后让一万多骑兵全部往后面逃去。
  一万多人像退潮的潮水一样往来路奔去。
  无论押阵的老营如何凶狠,也拦不住几千上万人的溃败。
  即便是在流贼们逃命的时候,虎贲师的步qiāng手们仍然不放过这些骑兵,还在不停地shè击。逃得慢的贼兵一个个从马上倒了下来,吓得还活着的骑兵丢旗弃甲,不管不顾地四散逃亡,溃不成军。
  张可望看着溃下来的骁骑和马军,满心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风头接下这冲阵的差事?这下回去要被义父重罚了。张定国说不该派兵冲阵,岂不是说对了?以后自己还拿什么压住张定国?
  张可望一心的悔恨,也调转马头要往后方逃去。不过他满腹心事,转马的动作慢了一些,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暴露在溃逃骑兵的后面。
  五、六把步qiāng对准了精锐老营中的这个流贼头领,shè出了夺命的子弹。张可望身上突然血花猛绽,被打出四、五个血洞。
  张可望不敢相信地看着身上的弹孔,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流贼的骑兵们一路往东面逃去,逃到张献忠中军处都不敢停下来,一路往谷外溃去。
  监军太监刘元斌一直焦急地看着西边。隔着兵马看不见李植和贼军jiāo战的情景,刘元斌只能看到两军打着的旗号。但看着看着,刘元斌只觉得贼军最西边的旗帜一面一面地倒下去了,似乎是在李植的阵前吃了大亏。
  刘元斌眼睛一亮。
  接下来,他看到了流贼后面那面高高的张字大旗也倒下了。然后没几息,所有的贼兵旗帜全部偃下。显然,贼兵被李植打溃了。
  刘元斌激动得满脸通红,转头大声和熊文灿说道:“总理!咱家看懂了!贼兵被李植打溃了!”


第0189章 流贼大溃逃
  熊文灿哪里需要刘元斌的提醒?他一直死死看着西边,早就看到了那些旗帜的变化。他心里狂喜不已,暗道xìng命保住了,表面却故作镇定地抚着长须,浑然不知道手上太用力,把几根胡子都拔了下来。
  这李植当真是个宝贝啊,既不像左良玉那样桀骜不驯,又能杀贼歼敌。哪怕是落入贼兵包围圈这种艰难的局面,这李植都能横扫八方带领官兵杀出胜局。在李植这种堂堂正正的实力面前,什么计谋都是虚的。
  这样的大明将领如今哪里还找得到?这李植只是一个游击将军?在战场的作用比五个总兵还大!
  熊文灿笑着说道:“李植部战力惊人,此战我军必胜!”
  安庆巡抚张国维看着西面的李字大旗,眼睛睁得圆圆的,惊讶说道:“这李植的兵马是什么做的?竟这么快就把一万多献贼骑兵全部击溃了。”张国维转头向熊文灿说道:“总理,李植部支援过来了,这是要大胜啊,这一仗是要大败六家流贼,真真的大胜啊!”
  熊文灿抚着胡须,微笑着连连点头。
  京营副将黄得功正在阵前对阵流贼步卒,却突然看到南面逃来无数流贼骑兵。那些骑兵丢旗弃甲,仿佛身后有豺狼虎豹在追逐,一个个慌不择路。黄得功看到贼军的中军派出五百老营想去收拢这些溃兵,却被这些溃兵冲得七零八落。没有一个溃败的骑兵敢停下来。
  黄得功愣了半晌,看向了西边,看到了那面迎风招展的李字大旗。
  李植把一万多流贼骑兵打溃了?这才多久?这李植的兵马会妖术么?自己征战沙场几十年,还从没见过这样强悍的兵马。黄得功一下子只觉得自己对行兵打仗的所有认知都被李植打碎了。有了李植的兵马,黄得功要从头开始学习怎么打仗。
  站在小丘上的张献忠看到骁骑和马军溃下来了,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这支官军太可怕了,一万五千骑兵都冲不上去,刚才西边战场上的情景仿佛是屠杀。张献忠还以为把官军困在山谷里是好事,没想到这山谷更有利于官军火器的施展,让官军的火器兵不需要顾虑身后,不怕被包围。
  到底需要多少兵马才能冲垮这支官军?难道要两万骑兵,还是三万骑兵包围才能击溃这支官军?
  流贼虽然动辄号称十几万,但是那些都是饥兵,能战的骑兵哪里有两、三万?
  更让张献忠揪心的是,他在溃兵中没看到义子张可望。莫非张可望已经被官军打死了?张献忠想到这里,仿佛是心口被人捅了一刀。张可望早在崇祯三年就跟随张献忠征战,那时他还叫孙可望。后来他拜张献忠为义父,改姓张,是张献忠最信任的人。
  想不到这次竟输得这么惨,把孩儿都折在这里了。
  看到张献忠在那里惊疑不定,张定国上去说道:“大帅,这仗没法打了,我们带着老营逃吧!”
  张献忠看着那些还在和官军厮杀的流贼步卒一眼,知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不由得瞪着眼睛看了看正和官军厮杀的步卒们。这一次,又要把这些没马的步卒留下,送给官兵屠杀了。
  不过只要留得老营精华在,就迟早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我们逃!”
  张献忠大喊一声,就带着中军的老营往谷外逃去。号角手吹了几声收兵撤退的号角,就跟上张献忠的队伍逃了。
  刘国能和惠登相对视了一眼,也各自带着老营,往谷外逃去。
  听到撤退的号角声,战场上还在厮杀的骁骑和步卒们如遭雷击,一下子都脸色惨白。阵前厮杀的三千骁骑还好,都骑着战马,一看情况不对就策马往后逃了,一路往刘国能和惠登相的队伍追过去。而那两万多流贼步卒就惨了,没有马,逃跑路上要遭到官兵的追杀,说不得就要被官军骑兵击杀。
  贼兵的队伍本来还在战场上占优势,这一下子就崩溃了。两万多流贼像是被打碎的劣质玻璃,散了一地,狼奔豕突。
  官军们本来还在苦战,一下子却突然收获了胜利,有些反应不过来。云南副将龙在田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流贼为什么突然逃了,却听到他的一个千总大声喊道:“将军,那李植的兵马打溃了流贼骑兵,逼走了献贼!”
  龙在田这才恍然大悟,往后看了看两里外的李字大旗。
  这个李植的兵马强悍得有些令人不敢相信,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有一支大明官军能这样大杀八方?先是在半盏茶的时间内歼灭献贼的两千骁骑,然后独立击退罗汝才等三家流贼三万贼兵,接着又顶住了一万多流贼骑兵冲阵,击溃敌人。
  龙在田作为滇军,一直对自己的兵马战力十分自信。但看到这李植的兵马,龙在田感觉自己的战象和兵马都像是无牙的绵羊。
  这支军马一直用火器杀敌,难道以后的强军都要用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