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阵中撤了下去。
  官军此时被贼兵压得只能勉强守住门户,根本没有能力给流贼制造压力,流贼的骑兵可以从容撤下去布置。
  张可望离了义父的中军,打着大旗在战阵后面聚齐了兵马,绕过厮杀的jiāo战双方往西面突阵而去。
  流贼的一万五千骑兵退下去后,官军的阵前压力一减,顿时恢复了生气。黄得功本来在流贼骁骑的掠阵下苦苦支撑,却突然发现自己前面的两千流贼骁骑全撤下去了,阵前只剩下流贼步卒。黄得功抬头张望了一阵,看到贼军的骑兵已经集结在南面,要往两里外李字大旗的方向杀去。
  不好,流贼要用骑兵突击李植的部队。李植的部队都是火器兵,被那么多骑兵冲到阵前哪里挡得住?
  李植若是被冲垮,官军便又要回到刚才那力不能敌的局面。怎么办?黄得功急得脸色微红,却毫无办法。
  熊文灿立在中军,正在欣喜李植的来援,却突然看到流贼中军令旗招展,一杆张字大旗离开了流贼中军立在南面。那大旗一到,阵前的流贼马军和骁骑就退了下去,似乎是要往西面去冲击李植的军马。
  熊文灿暗道不妙,李植的军马使用火铳大pào,如何顶得住骑兵的高速冲击?
  难道这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又要得而复失?熊文灿着急起来,却做不出对策,便看向了身边的安庆巡抚张国维,看他有什么计谋。
  然而张国维张了张口,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出来——如今流贼场面占优,献贼可以从容调度兵马,官军实在是没有办法。
  京营监军刘元斌往西面看了看,说道:“糟糕,流贼用一万多骑兵突阵!游击将军的八千兵马不知道如何抵挡!”
  众人神情紧张,紧紧盯住了西面两里外的李植大旗。
  李植看到了两里外集结的一万多骑兵。
  那一万多流贼骑兵从战阵里退了下来,花了一段时间列好了军阵,便来势汹汹地朝李植这边冲过来了。流贼胯下的军马奋蹄踏在地面上,扬起烟尘滚滚,远远就让人听到一片蹄声如雷。
  流贼这些年战力日盛一日,到如今已经拥有和官军抗衡的实力,此时一万五千人冲阵,大有一鼓而下的气势。
  李植传令下去,全军摆成六排齐shè排阵,火pào布置在中军阵前,迎战冲阵而来的一万多流贼骑兵。


第0188章 击毙张可望
  距离两里,距离一里半,距离一里,李植的八十门野战pào开火了。黑火yào在pào筒内zhà成了高温气体,膨胀开来,狠狠地将pào弹推出了pào口。火焰和黑色的烟雾猛地从pào口喷出,八十颗pào弹像是八十个死神,朝一万多骑兵狠狠shè去。
  pào弹在骑兵群中弹跳冲撞,大量杀伤贼兵。这种疾速shè来的pào弹,哪怕是擦上身体的边角都能让贼兵重伤倒地。而那些被pào弹击中躯干的贼兵,则立即骨碎ròu破,死透在马上。
  张可望的骑兵们早知道这支官军的pào火猛烈,挨了一轮火pào倒是没有太过惊惶。张可望见李植火pào犀利,在骑兵群中大声吆喝,让贼兵散开来,扩散为更松散的阵型,防止被pào兵一次杀伤太多兵马。
  距离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火pào完成了再次装填,朝张可望的骑兵喷出了致命的霰弹。
  霰弹在两百米的距离上发shè霰弹,形成的弹幕可以覆盖阵前四十米的一片区域,八十门大pào齐shè,弹幕重叠复合,毫无悬念地杀死了一大片冲入弹幕的前排流贼骑兵。
  前排的流贼像是被割倒的杂草一样倒下,后面的流贼有些慌张了。尤其是有些流贼“马军”骑的军马不行,不少只能算是驮马,一听到这两百米外的轰隆pào声就失去了控制,转头就往来路逃去,引起了一片混乱。
  张可望见大军被火pào夺了气势,让身边押阵的号令手再次吹响了号角。
  十几个号角在骑兵后面鸣响,让有些惊惶的流贼骑兵们又鼓起了勇气。他们重整阵脚,继续朝李植的阵前冲去。
  不过他们刚刚鼓起气势,就遭到李植步qiāng手的迎头痛击。
  流贼集中攻击中路,李植军中两侧的步qiāng手就快步朝中间压过来,把整个阵型变成了一个鹤翼阵。李植的七千五百步qiāng手三面包围,狠狠地shè杀冲击虎贲师中军的流贼骑兵。
  一千多发子弹向流贼骑兵齐shè出去,把前排冲阵骑兵shè倒了一大片。第一轮shè击,就起码有八百名流贼骑兵倒在了马下。
  倒下的士兵绊倒了后边的骑兵,又引起了一片混乱。
  受创的骑兵们绕过地上的障碍物,继续冲阵。但只往前走了二十米,前面虎贲师的齐shè又shè了过来了。骑兵阵前又是一片人仰马翻,队形乱成了一片。
  看着倒地呻吟的同伙们,贼兵有些害怕了,冲击的步伐慢了下来,没人敢策马冲最前面去找死。
  张可望在阵后大声吆喝,让号角手再次吹响冲锋号角,让骑兵们鼓起勇气继续冲阵。
  听到张可望的号角声,骑兵们找到了主心骨,硬着头皮继续策马往前冲。
  但等待他们的,是连绵不绝的六排轮shè。前排完成shè击的士兵从右边退下,后面一排的士兵走上去,瞄准,shè击,李植的士兵只需要四秒钟就完成一次shè击。步兵们以连为单位齐shè,一次次稳稳地摁下扳机,朝战场上的骑兵们倾泻弹yào。练了大量打靶的李植士兵们在一百多米上shè击就像是qiāng毙犯人一样,起码有七成的命中率。连续不断的排qiāng响声像是死神的宣判声,牢牢统治着两里宽度的正面战场。
  无论你是精锐的流贼骁骑还是不那么精锐的流贼马甲,都是公平的,在虎贲师的步qiāng面前都是一发子弹的问题。
  张可望的骑兵冲锋就像是往沼泽里冲杀一样,每走二十米就倒下七、八百名骑兵,仿佛是在用尸体在填前面的沼泽坑洞,要把那些坑洞填满然后才能继续前进。
  也不知道要用多少骑兵的xìng命做pào灰,这些骑兵才能杀到官军的阵前和官军刀剑厮杀。
  战场上弥漫着被米尼弹撕开的血ròu的血腥味,让人闻之丧胆。
  冲到一百一十米上,流贼的骑兵们已经抛下了四千多具尸体,流贼们的心理已经崩溃了。这样的冲锋不是打仗,简直就是集体自杀。前排的骑兵惊惶地放慢了马速,想让后排的骑兵冲上来帮挡子弹。后排的骑兵也是要命的,哪里敢往前冲?也一个个放慢了脚步。
  眼看流贼的骑兵就要崩盘。
  张可望焦急之下,再次让号角手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但这号角已经没有作用了,骑兵们放慢马速的几秒之内,又是一千多发子弹扫过战场,又把无数骑兵打下了马。
  张可望的骑兵们崩溃了。
  无论张可望如何鼓舞士气,也没有人愿意拿命去填这火qiāng阵。无论押阵的几百老营精锐多凶悍,也绝对没有前面的火qiāng阵更可怕。
  “逃啊!”
  “快逃!”
  “逃啊!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