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场上奋力守住阵脚,算是官军中表现最好的。
  凤泗总兵官牟文绶也依旧奋勇,他挥舞着长戟守在熊文灿跟前,不放一名贼兵冲击总理。在他的保护下,六十多岁的老人熊文灿勉强在战场上立住了阵脚。
  看战况,若不是李植赶来支援的话,官军战不了半个时辰就要大溃败了。
  京营监军刘元斌正脸色发白的看着危险的战局,却突然看到了李植的大旗开过来,他愣了愣,满脸惊喜的说道:“总理,李植来了!”
  熊文灿正在阵中焦虑,担心再有官军队伍像刘良佐陈洪范那样溃败下去,却突然刘元斌这句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说道:“什么?”
  刘元斌脸上笑了出来,指着远方徐徐靠过来的李字大旗说道:“总理你看!”
  熊文灿一抬头,果然看到远处李字大旗靠了过来。
  李植真的把三万流贼打溃了?支援过来了?这李植的部队是虎狼之师啊,便是已故总兵曹文诏的百战之军也抵不上李植的部队啊。熊文灿心里一阵惊喜,说不出的高兴,脸上浮出笑容出来。
  这李植来得真的时候,再晚一点,官军就坚持不住了。
  有这样的强军,击溃这张献忠大有希望!
  凤泗总兵官牟文绶守在熊文灿身前,和熊文灿同时看见那缓缓挪过来的李字大旗,也是十分惊讶。
  这是李植的大旗!这个游击李植竟没有被三万贼兵吃掉?他真的打溃了三万贼兵?贼兵莫不是自己退下去的?不可能,这次流贼用苦ròu计骗了官军,包围山谷前后打得是一网打尽吃掉官军的主意,绝不会轻易退出去。这个李植能回来支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真的打溃了三万贼兵。
  这李植的火器部队竟这么威猛?早上一个照面就歼灭了献贼的骁骑,现在又打退了三万流贼,说是横扫八方也不为过啊!
  和李植的强悍兵马比起来,自己的身先士卒简直就是玩闹啊!
  京营副将黄得功手持一把大刀在贼群中来回厮杀,正杀得眼红手热,却一抬头看见了李植的旗号。
  李植真的打溃了三万流贼,支援过来了?这才多久一会?
  便是前朝的戚家军也没有这样的战力啊,这李植的兵马都是神兵?黄得功知道自己这次有希望打退眼前的流贼联军了,心里有些欢喜。但想到李植的兵马强盛如此,再看看自己麾下的弱兵,黄得功心里又有些发堵。
  难道以火器建军,真的就有这么威猛。
  不管如何,此次战完若能侥幸活命,定要好好向李植请教建军之策。
  ……
  张献忠是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身材修长高大,留着长长的挂面胡须。此时他戴着一个大檐布帽,骑马立在一个小丘上,正紧张地看着战场的局势。
  他站在小丘上,放眼望去,把整个山谷内外的情况都看得清楚。
  官军战力平平,对上自己这边的义军,官军完全落在了下风。本来四万六千义军压着三万多官军打,渐渐把官军的阵型都打垮了。张献忠满以为胜利就要来了,却看到远处pào声隆隆,那支打着李字旗号,八千人的彪悍官军竟把罗汝才三家义军打溃了!
  这是哪里来的威猛官军?八千人竟打败了三万义军。


第0187章 张可望的建策
  看到李植击溃罗汝才等义军,张献忠和他身边的“闯塌天”刘国能、“混天星”惠登相都是一惊!这李家官军怎么这么骁勇?上午这支官军只有了半盏茶时间就全歼了张献忠的两千骁骑,现在又一举击溃罗汝才等人。如今这支官军杀过来,自己这边怎么抵得住?
  张献忠苦苦谋划的伏击局面,竟被这支官军以一力降十会的蛮力破解了。
  不过罗汝才溃败后,官军中有七千多人往西面逃离了战场,让山谷这边的形势更好,又让众贼又浮起一丝希望。
  没多久,那李家官军当真往张献忠这边攻过来。
  张献忠看着李家官军,有些恼怒,他转头说道:“谁人出阵,拦住这李家狗官军!”
  张献忠嗓门极大,按他的标准来说这句话只用了中等音量,然而在其他人耳里听起来竟和惊雷一样。
  张献忠足智多谋又骁勇善战的声名在外,三家流贼聚在一起,张献忠就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成领袖,把其他两家义军指挥起来了。如今临阵布局,张献忠都是把刘国能和惠登相当成部将指挥。刘、惠二人虽然不喜张献忠的做派,但对着声望如日中天的张献忠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流贼都不喜欢张献忠的原因之一。
  听到张献忠的话,刘国能和惠登相都沉吟不语,没有应话。这支官军这么强,能打败三万人的罗汝才三家义军,自己这边拿什么能挡住他?
  张献忠看了看刘、惠二人,见两人不吭声,他又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四个义子。
  果然,他的义子张可望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大帅,我愿率领一万三千马军,冲垮这支官军。”
  张献忠见张可望站了出来,欢喜问道:“你有把握?”
  张可望大声说道:“这支官军全靠火器,只要骑兵冲上去刀剑搏杀,一定能把他们打垮。”
  张可望对面,张献忠的另外一个义子张定国却站出来说道:“大帅,不行,这支官军的火铳实在太猛,便是一万三千马军我看也冲不上去!白白折损兵马!”
  张可望是张献忠义子中的老大,在全军中素有威望,被称为一堵墙。不过比起张定国,他在各方面就都差了一筹。这张定国不但长得英挺,而且有勇有谋,打起仗来十分骁勇,被人称为“小尉迟”。
  比较两人的绰号就知道了,小尉迟比一堵墙不知道要好听多少。如今在军中,张定国隐隐压过张可望一头,似乎随时要夺走张可望头号义子的地位。
  平日里,张可望想尽一切办法打压张定国,两人关系不好。
  此时张可望听到张定国的阻拦,心里十分不爽,冷冷说道:“按定国的意思,我们现在就该逃跑了?”
  张定国是个倔强脾气,说话也是从来不拐弯。他看了看压过来的李家官军,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现在逃跑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听到张定国的话,张献忠皱了皱眉头,又转身看了看远处的那支官军。
  这支官军,就这么强悍?
  张可望大声说道:“一万马军都冲不上去,难道这支官军是神兵天将不成?”
  张献忠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说道:“直娘贼,要是这支官军这么无匹,我还做什么贼?回去吃斋念佛算了!我就不信邪了!”他转过身来大声说道:“张可望,你带三家义军的一万三千马军,再加两千骁骑冲过去,若是用一万五千人还冲不垮这支义军,我们就撒腿逃吧!”
  张献忠中军挥舞令旗,重新布置兵力。正在厮杀的流贼将领看到令旗招展,慢慢招呼马军和两千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