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咬牙,大喊一声:“走了!”
  张天琳急得眼睛血红,大声问道:“失了这么多人马?就这么走了?”
  罗汝才大声喊道:“你要拿老营去填官军的火铳阵么?”
  老营是张天琳的根本,让他拿老营上去拼命他无论如何是舍不得的。张天琳听到罗汝才的话脸色一白,再不说话,调转马头就往山谷外骑去。他的一千五百老营见头领撤了,也赶紧追了上去。
  流贼的一万多步兵看到骑兵们也溃败了,看到官军追杀了出来,吓得心惊胆跳,顿时弃了罗汝才四散逃开。一万两千残兵毫无章法地往山谷外逃去,作鸟兽散,没有方向地逃着。
  罗汝才看着溃散的步卒,心里滴血,这一战被官军把旗下兵马全打散了,回头不知道还能聚拢几成,损失几成?
  罗汝才的老营还没开拔,选锋团的一千五百骑兵已经冲上来了。一千五百选锋团骑兵停在两百米外,噼哩啪啦地向流贼老营自由开火了。
  流贼的老营精锐都穿着盔甲,但一层盔甲根本拦不住米尼步qiāng。一个接一个的老营精锐被步qiāng击中,从战马上摔了下去。选锋团前排的三百人打了一轮qiāng,打死了二百名流贼老营精锐。
  罗汝才看到精锐老营也出现了伤亡,心里仿佛被割了一刀,大声喊道:“走!快走!”
  他策马冲了出去,带着三千精锐老营往西面逃去。老营的骑兵骑着高头大马,而且都是一人双马,跑起来极快,选锋营的骑兵追不上。
  不过老营一逃,整个西面的流贼联军就算是全崩了,步卒和马军们就更慌张了。两万贼兵失了主心骨,在南直隶的红土地上狼奔豕突,慌不择路。
  这些散兵成了选锋团骑兵最好的猎物,骑兵们举着马刀在山谷外永河边追杀流贼,往西往北追了七、八里,又杀死了两、三千贼兵。
  骑兵们按照李植的要求,每追杀一个贼兵就下马去割贼兵首级,把擒斩的贼兵首级挂在马后。
  追了一刻钟,李植让鼓号手鸣金收兵,把追杀出去的骑兵收拢,全军开回山谷中,割下死于阵前的流贼首级,然后再去救援和献贼苦战的官军主力。
  这一战,李植擒斩了一万贼兵首级,加上早上歼灭献贼骁骑的两千战绩,李植手上已经有了一万两千首级。这是一份很大的战功,在如今的剿贼局势中,足以称得上是大胜了。
  李植志得意满,率领八千人的虎贲师往东面杀去。
  走到半路,李植看到前面竟然跑过来一支溃兵。那一群溃兵是大明官军,一个个穿着鸳鸯战袄,此时逃得极为慌张。当先一个大将骑着一匹高大花马,此时头盔都掉了,背上的披风也没了,埋着头策马逃跑,十分狼狈。
  李植收紧虎贲师,防止部队被溃兵冲击,然后独自骑马上去迎上那个披发的大将。
  看到李植部队整齐有力的阵容,那个大将似乎才找到一点安全感,迎着李植骑了过来。
  李植骑近了一看,才知道是庐州总兵刘良佐。
  李植大声问道:“总兵的兵马怎么溃下来了?”
  刘良佐脸上一红,说道:“献贼的兵马太盛,刘某抵挡不住!败下来了!”
  听到这话,李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些官军将领喝兵血吃空饷,兵马战力实在是太弱。别说和清军野地浪战,到如今连献贼的兵马都抵挡不住了。
  刘良佐似乎没心思和李植说话,他急急骑马行到一个小土丘上,拿眼睛看了看山谷的入口。看清楚山谷入口无人后,他整个人精神一振,拍手说道:“我看得没错!山谷西边的三万贼兵果然退了!这下子我们能从西边逃出去了!”
  李植听到刘良佐这句话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李植想了想,想明白了:这刘良佐被击溃只是表象,实际上是他jiāo战中看到山谷西面入口的贼兵没了,觉得有路可以逃,就故意带领部队溃败下来,抛弃其他官兵独自逃命了。


第0186章 支援中军
  想到这里,李植冷冷答道:“贼兵不是退了是溃了,我的部队把贼兵打溃了!”
  刘良佐听到这话,眼睛睁得巨大。他盯着李植,仿佛看到了一个怪物。
  “你打溃了三万贼兵?”
  “正是!”
  刘良佐看了看李植的部队,见虎贲师毫发无损没有一个人受伤,眼睛睁得更大:“你的兵马无人伤亡?”
  “正是!”
  刘良佐这才注意到,前面一些地方满是流贼的尸体,横七竖八。那些尸体被李植的兵马割了首级,血流成溪。地上不但有贼兵的尸体,还有不少受伤倒地的流贼军马。
  这李植,真的击败了三万贼军。
  击败三万流贼无人伤亡,哪怕是当年的戚家军也没有这样的战力吧。这个游击李植的兵马都是天兵么?若这事是听人说的,刘良佐恐怕怎样也不信。可刚才还封住谷口的贼兵现在没有了影子,前头满地的流贼尸体,而李植的兵马又完完整整的摆在这里,这事实让刘良佐不得不信。
  刘良佐无比震惊,一时竟无言以对。
  李植朝惊讶万分的刘良佐冷冷说道:“我先去支援总理的中军去了,总兵不要逃了,赶紧收拢溃兵,也回头去击灭献贼吧!”
  弃了张目结舌的刘良佐,李植带领虎贲师,往熊文灿中军和三家流贼jiāo战处赶去。
  又走了一里,李植又看到一支官军溃兵逃了过来。这支兵马溃而不散,还打着旗号,是总兵陈洪范的山西兵马。大概是看到山谷入口的流贼没了,有路可逃,陈洪范的部队也没有了斗志,集体逃了下来。
  这抛弃战友的官痞让李植十分鄙视,李植都懒的和他打招呼,就带兵和他的逃兵们擦肩而过。
  陈洪范看着毫发无损的虎贲师,十分惊讶。他骑在马上看看李植的兵马,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山谷入口,眼睛里满是疑问。
  李植的部队一人不伤的击退了三万流贼?这是神兵下凡了么?
  看到李植带着雄赳赳的虎贲师奔赴战场,陈洪范又打起了小算盘:这李植的兵马这么强盛,抵得上三万流贼战兵。这仗大有可为。如果跟着李植杀回去,说不定还能赢些战功……
  到了山谷东面的战场,李植一看,发现战局对官军十分不利。
  官军除了李植本来有四万三千人,左良玉六千兵马不在,官军只有三万七千人。然而刘良佐的兵马溃了,陈洪范带着兵马逃了,官军只剩下三万人。这三万多兵马对上四万多人的流贼,十分被动。
  而且张献忠的兵马又十分骁勇,逼得官军连连后退,已经不成阵型。
  官军被流贼从三个方向围住,只能死守门户而已。就连熊文灿新招募的粤军也投入了战斗,在战场中间拼命支撑。京营副将黄得功一边挥舞大刀一边喊道:“流贼骑兵多,逃跑也是死,只能在这里决一死战!”
  黄得功麾下的六千五百京营将士大声喊喏,在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