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好不容易冲到虎贲师两百五十米外,流贼的骑兵已经损失了近八百人马。
  有一些流贼马军的军马本来是驮马,此时被大pào齐shè的巨大声音吓到,这些驮马不敢再往前冲,慌不择路的往来路逃去。
  起码有七百多匹驮马受惊逃走,带着马上的流贼马军离开了战场。这些驮马往回逃时候撞到其他军马身上,把贼军骑兵的整个阵型撞得一塌糊涂。
  不过流贼的骑兵们还是渐渐稳下来了。李万庆躲在骑兵群的后面,率领五十名老营押阵督战。他大声呼嚎着鼓舞着骑兵们的士气,让骑兵们不顾伤亡和损失,继续朝虎贲师的阵前冲去,要一举冲垮虎贲师那薄薄的六层排qiāng阵。
  流贼的骑兵要冲击的是虎贲师的六段轮shè。
  李万庆不知道虎贲师的步qiāng能齐shè几次,他猜测最多也就打三次吧?不可能每个官军士兵都配备这犀利的火器吧?
  流贼骑兵们向列六层排阵的火铳手冲去。
  距离两百米,第一排步qiāng手开火了,一千二百五十发子弹向两百米外高速冲锋的骑兵们shè去。
  距离稍远,目标又是运动着的骑兵,步qiāng手们的精度不高,只打死了七百多名骑兵。
  不过这七百名死伤的骑兵,也几乎是流贼骑兵正面的第一排全部骑兵了。前面的骑兵倒下,后面的骑兵不得不勒马绕路绕开地上的兵马死尸,以免被障碍物绊倒。
  这勒马绕路的几秒钟给予了虎贲师更多从容shè击的机会。流贼的骁骑和马军刚刚绕过障碍物,还没往虎贲师方向奔跑几步,第二轮齐shè又开始了。
  第二排士兵站上shè击位,摁下了扳机。
  又是一片噼里啪啦的qiāng响,虎贲师的阵前冒出一片片烟雾,一千二百五十挺步qiāng吐出火舌,向一百八十米外的流贼shè去子弹。高速旋转的米尼弹狠狠shè进了流贼的胸脯身体,旋转着破开了流贼脆弱的皮肤,把皮肤下面的内脏器官搅成了一团。
  第二轮齐shè,又shè杀shè伤了七百多流贼骑兵。流贼骑兵的前锋部位就像是被割草机扫过的杂草,呼啦啦倒下了一大片。
  已经有流贼马军受不了这样的qiāng毙场景了,惶惶然想逃。但李万庆不让流贼逃跑,他在骑兵后面指挥督战,击杀逃跑的骑兵。
  一个满脸虬髯的老营骑兵一刀砍死了一个转马想逃的马军,震慑住了其他想逃的骑兵。
  李万庆大声嚎叫着,鼓舞着骑兵继续冲锋。
  后面的骑兵绕过倒下的骑兵,继续往虎贲师冲锋。
  距离一百六十米,第三排士兵走上了shè击位,第三轮齐shè开始了。
  这已经不是战争了,这是屠杀。
  又是一千二百五十把步qiāng齐shè,一千二百五十发子弹像雨点一样向一百多米外的流贼shè去。又有八百名流贼骑兵惨叫着摔下了马。无论是有铁甲的流贼骁骑还是无甲的流贼马军,在米尼弹面前都是公平的,都是一qiāng就被解决。这些征战多年的流贼精锐,在步qiāng齐shè面前就像是初生婴儿一样脆弱。
  死者伤者的惨叫声冲击着流贼骑兵的士气,让他们放慢了冲锋的脚步。
  尽管李万庆在后排指挥精锐老营押阵督战,流贼骑兵们依旧畏惧阵前那屠杀般的火铳齐shè。好不容易冲到一百四十米外,流贼骑兵已经抛下了三千死伤,流贼的士气已经紧崩到了极限。
  而打崩这个极限的东西,是又一轮步qiāng齐shè。
  又是一千二百五十把步qiāng齐shè,刹那间又夺去了八百条流贼骑兵的xìng命。官军的火铳像是打不完一样统治着战场,可以不断连续shè击。继续往前冲不是作战,纯粹是自杀。无论是流贼马军还是精锐的骁骑,他们紧绷的神经已经被这机械却致命的火铳齐shè彻底打垮了。
  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已经有近四千名流贼骑兵倒在了官军的qiāngpào下。
  他们再不往前面冲锋,而是一个个不约而同地调转了马头,朝李万庆押阵的后方冲去。李万庆带着五十名老营骑兵拼命砍杀,也阻止不了潮水一样退去的骑兵们。
  李万庆看着策马逃跑的骑兵们,心里十分懊恼。
  这次包围官军的计谋,失败了。


第0185章 逃跑的刘良佐
  李万庆以为天衣无缝的苦ròu计,结果遇上了这支战力惊人的官军,大败收场。
  且不说张献忠诱敌时候损失的兵马,光是罗汝才、张天琳和李万庆三家攻打李植的这一会,就在山谷里丢下了八千兵马,而且其中四千是精锐的马军和骁骑。
  这一战光李万庆一家就损失了两千多步卒和骑兵,是他全部兵马的三、四成,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实力。
  而官军方面,毫发无损。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自己怎么会遇上这么强悍的官军,这些火铳手们是神兵天降吗?一轮一轮齐shè打个不停,仿佛打不完似的。一万两千骑兵集团冲锋都无法突破这一片火力网。如果官军都是这个样子,自己还做什么贼?
  李万庆叹了一口气,调转马头要随着逃兵一起撤下去。
  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慢了一步。
  落在逃兵后面的李万庆一身精良白鳞甲,一看就是个大头目,成为了虎贲师步qiāng手们最好的目标。距离一百八十米,李万庆被往后溃逃的流贼骑兵们露了出来。他刚刚完成转马的动作,还没把马匹驱策起来,就有二十多个步qiāng手对准他摁下了扳机。
  噼哩啪啦一片qiāng响,李万庆身中十数qiāng,被打成了马蜂窝,摔下了马来。
  大头领被击毙,溃逃的流贼骑兵们更是心裂胆丧,丢盔弃甲,不管不顾地往山谷入口外面逃去。
  打死了流贼头领,虎贲师的士兵们齐声欢呼,山谷里一时响声雷动。
  罗汝才和张天琳在一里多外听到官军的欢呼,知道李万庆战死了,一时面如土灰,怔怔说不出话来。
  这是哪来的官军,怎么这么强悍?一万两千骑兵冲阵,还没冲到阵前就被打死四千,连shè塌天都被打死,全军溃败了。这仗还怎么打?自己这边只剩下四千五百老营还有士气,可这老营是三家流贼多少年积下来的老本,轻易怎么能拿来冲阵?
  而且就算罗汝才和张天琳舍得拿老营出来冲阵,看这架势也冲不上去啊!如今只有撤退了?包围官军的计划破产了?
  两个流贼大头目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的只有惶恐和无力。
  流贼们惊慌失措,李植这边却是意气风发。
  李植看了看溃逃的流贼骑兵们,挥手说道:“追上去,彻底打垮他们!”
  虎贲师朝溃败的流贼骑兵们追了上去。流贼已经被打溃了,现在正是把他们压垮的最好时机。八千名虎贲师士兵举着步qiāng快步前进,往山谷入口处的罗汝才和张天琳中军杀去。
  看到官军杀过来追逐他们,三家流贼的八千骑兵慌不择路,一路越过了罗汝才的中军还继续往外面逃,止都止不住。
  罗汝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