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管着一百多步卒,每日大碗喝酒大口吃ròu,跟着大头领四处劫掠,也不知道欺凌过多少良家姑娘杀死过多少官军。想不到在安庆府,他却因为一身扎眼的盔甲被步qiāng手盯上,丢了xìng命。
  一发子弹shè中了他的左腹,打碎了他的铁甲搅碎了皮肤下面的肾脏,让他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一个高大的流贼步卒本来是冲在前面的,但是他被官军的火力吓到了,不敢再冲。他放慢了脚步,想把其他同伙让到前面去承受子弹。但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停下脚步的他成为了一个静止的好靶子,一发子弹毫不留情地shè进了他的额头,把他的脑子打烂了。
  他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冲在最前面的步卒们看到身边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同伙,都满心的畏惧,哪里还敢再往前冲?这拿自己xìng命去填官军火铳shè程的事情,是没有人愿意做的。他们一个个都放慢了脚步,甚至停止脚步,让后面的人冲上来帮他们挡子弹。
  一个愣头愣脑的步卒没有意识到前面同伙的异心,嚎叫着冲到了最前面。他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身边没有同伴了,转身一看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他突然明白过来,一万多步卒已经被打崩了,没有人敢往前冲了,他竟成为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
  不过他明白得太晚了,一发子弹呼啸飞来shè中了他的咽喉,把他的气管打成了ròu泥。他吐出一口鲜血,死透在了地上。
  看到这个勇敢者的死去,流贼的步卒队伍一刹那就崩溃了。步卒们哪里还敢往前冲?一个个都张皇地撒腿往来路逃去。
  然而即便他们开始逃跑了,步qiāng手们依旧不放过他们。又是一排步qiāng手站上shè击位,朝溃逃的流贼步卒shè出了一千二百五十发子弹。
  逃得慢的七百多步卒被击倒,惨叫着倒在地上,死在了安庆的红土地上。
  步卒们被追杀的步qiāng齐shè吓得四散逃窜,溃不成军。
  一个步卒校尉是在后面押阵的,他看着潮水一样涌过来的溃军,愤怒地捅死一个带头逃跑的步卒,却依然阻止不了崩溃的大军。没过几秒,他就被涌过来的逃跑步卒携裹,不得不跟着往回跑。
  宁愿对上挥舞刀剑的押阵军官,溃逃的步卒们也坚决不往官军的火铳铳口上冲。
  一万六千流贼步卒在虎贲师阵前丢下了近四千个同伙后,溃不成军,像是退潮的潮水一样朝罗汝才的中军处逃去。
  步卒被官军的火力吓怕了,跑了一里多路跑到中军前面才停下来。甚至有一些逃到了中军处还害怕,撒腿往山谷外面逃去。三家流贼的老营和骁骑们四出追杀这些吓破胆的步卒,当场斩杀了一百多人,才把溃下来的流贼步卒收拢,稳在中军后面。
  溃败下来的步卒稀稀拉拉地集结在中军后面,一个个惊慌未定,不成队列。
  罗汝才看到溃军的惊慌模样,吸了一口气。
  这支八千人的官军队伍,不是等闲。三家义军的步卒队伍连官军的边都没有摸到就被击溃,看来想用步兵黏住这些火器兵的想法不实际。
  那只能用骑兵突阵了。
  罗汝才看了李万庆和张天琳一眼,说道:“步卒已经溃不成军,无法再战。如今之计,只能用骁骑和马军突阵了!”
  张天琳舔了舔嘴唇,有些心虚的说道:“这支官军火力如此强悍,就怕骁骑和马军也冲不上去,白白牺牲啊!”
  罗汝才皱眉说道:“好不容易把官军包围在这大王谷里,正是我等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怎能因为这样一支八千人的官军队伍就前功尽弃?我一定要把这支官军打垮,冲过去包围官军的主力!”
  张天琳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默然不语。
  许久,张天琳说道:“那便拿骁骑和马军上去冲一阵吧,不管怎样,老营精锐我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李万庆大声说道:“直娘贼,我带骑兵冲阵,我就不信官军的火铳能打个不停!”


第0184章 击溃流贼骑兵
  三家流贼打定主意,决心用马军和骁骑突阵。流贼中军中号角长鸣,“shè塌天”李万庆带着四千五百名骁骑快马离开中军,和前面的马军队伍汇合。骁骑和七千五百名马军汇合后,组成了合计一万两千骑兵的突阵队伍,由shè塌天亲自率领。
  一万两千骑兵快马朝李植军中袭来,扬起一片烟尘滚滚。几万个马蹄砸在地面上,让人感觉大地都在微微颤动。
  流贼骑兵攻到虎贲师一里外时候,虎贲师的八十门大pào开火了。虽然骑兵们骑在马上,但弹跳的pào弹们仍可以夺取骑兵的生命。一旦被弹跳的pào弹碰到,非死即伤。
  一名马军的战马脖子被pào弹撞上,那pào弹竟生生把马脖子撞断撞开,又撞在了马脖子后面的马军肚子上,把这个马军的肚子直接打穿。
  这么马军呻吟都没有呻吟一声,就连人带马一起摔倒了,再没有气息。
  一发pào弹在地上弹跳一下撞倒了一匹军马的前胸,那pào弹直接撞进了军马的身体里,把这匹军马的五脏六腑砸成了一个粉碎,这批军马立即侧翻摔倒在地,把背上的流贼骁骑摔在了地上,摔了个半死。
  旁边一名骑兵没有刹住马,策马从这个倒地骁骑的身体上踩了过去。马蹄狠狠地踩在了倒地骁骑的胸脯上,当即就踩断了他的两根肋骨。
  八十发pào弹在骑兵队列里划出八十道死亡的曲线,砸死砸伤了两百名流贼骑兵。
  两百名死伤骑兵倒在地上的军马和身体变成了地面上的障碍物,引起了一片混乱,二十多个骑兵没来得及绕过这些障碍物,马失前蹄,连人带马摔倒在这些障碍物前面。
  不过流贼的骑兵们早就知道会遭到pào击,心里有了准备,牺牲了两百多同伙后情绪还算稳定。他们冷静地绕过了地上的尸体,拍马向官军阵前冲去。
  距离四百米,三百米,一万两千骑兵开始拍马冲锋,全速朝虎贲师冲来。
  距离两百五十米,霰弹开火了,野战pào朝冲锋的骑兵shè去了一片夺命的弹幕。霰弹迸shè出的弹幕像是一个噬人的怪兽,笼罩了整个战场。
  一个马军正策马冲阵,却突然被霰弹弹子打中了右胸。那弹丸像利剑一样刺穿了这个马军的肺脏,从他的后背飞了出去。霰弹弹丸刺穿了他的右胸,打死了他,又刺向了他身后的一个马军,将那个马军的肚子打成一片稀烂。
  一个骁骑什长穿着眀甲骑着高头战马冲在阵营前列,大声喊叫着往官军的队伍里冲过去。一枚霰弹弹丸直直飞来撞到了他的战马马头上,把马头撞穿,又撞进了他的胸口,打烂了他的胃脏。他口喷鲜血和战马分两边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
  一轮霰弹齐shè,转眼间就夺去了六百多名骑兵的生命。
  流贼骑兵的队伍前面又是一片人仰马翻,倒地的六百多骑又绊倒摔伤了不少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