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贼步卒群中。步卒们被这火pàozhà过一次了,知道厉害,一听到开pào的声音就四散躲避,抱头逃窜,让整个队伍乱成了一团。
  不过无论怎么逃窜,他们还是挤在队伍里,丝毫不能减弱pào弹的杀伤力。
  一个步卒被pào弹打中了脑袋,顿时整个头颅都被pào弹撞碎了,整个人立即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安庆府的红土地上。
  他脖子上喷出的鲜血像是一个喷泉,溅了旁边的几个步卒一身。那些鲜血吓得旁边的步卒啊啊惨叫,还以为是自己受伤流血了。
  pào弹在地上弹了一下,继续往后撞击,撞到了后面一个步卒的右手上,这个步卒的手臂立刻被pào弹打断。他哇哇叫着,用手捂着伤口止血。他一边惨叫着一边推开周围的步卒,捡起自己的断肢,抵在右手的断口上,幻想能让断肢接上去。
  pào弹继续往后撞击,撞进了后面一个步卒什长的左腹,这个步卒的左腹立刻被撞出一个血洞,鲜血喷了出来,这个步卒什长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一下子就死透了。
  pào弹又在地上弹了一下,再往后撞,撞到了一个步卒的腹部,这个步卒的肠子立刻被pào弹撞得寸裂。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陷进肚子里的官军pào弹,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山谷中的土地上。
  八十发pào弹在流贼步卒中划出八十道死亡直线,又了解了三百多条贼兵的生命。
  被大pào轰击了两轮,流贼步卒已经被zhà得阵型大乱了。带队的步卒头领们大声吆喝起来,用骂声和拳脚让身边的步卒们鼓起勇气,站好队伍继续冲阵。在这些头领的吆喝声中,步卒重整阵型,战战兢兢地朝前面这支火力猛烈的官军冲去。
  步卒们又走了一百步,步卒前锋冲到距离官军两百米的地方,官军的大pào又开火了。
  这一次,官军大pàoshè的是“霰弹”,也就是俗话说的“散子pào”,八千颗迸shè而出的“散子”,把步卒队伍的前方变成了一片地狱。那些散子无论打中身体哪里,都能立即让中弹者血ròu横飞,失去战斗能力。
  一个步卒被散子击中了肚子,那散子活活把他的肚子打穿,搅碎了肚子里面的肠子,又从后背破开肌ròu皮肤飞了出去。那个步卒惨叫一声,只觉得肚子上一凉,就看到血液像水一样从肚子前后两个洞中流了出来。剧痛袭来,他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那“散子”刺穿他的肚子后去势不减,又刺进了后面一个步卒的大腿上,把这第二个步卒也打折了大腿。
  一个步卒校尉穿着镶片铁甲,却被霰弹弹丸击中了。他的铁甲却防不住迸shè过来的霰弹弹丸。那弹丸从他的右胸刺入,又从他的右背刺出,把他的肺部撞成了ròu泥。校尉只呻吟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校尉是百名步卒的头领,本是一名守城官军,是在含山被流贼攻陷后加入shè塌天李万庆的队伍的。他做官兵时候吃尽了穷军汉的酸苦,加入贼营后却是觉得天空海阔。因为作战身先士卒,他平日在贼营里威权甚重。他哪里想到会在安庆遇到这样强大的官军,自己还没有摸到官军的边就被霰弹打死了。
  那弹丸刺穿这个校尉后继续往后穿刺,又刺穿了后面一个步卒的胸口,把那个步卒的胃脏和心脏全部打烂了。
  一轮霰弹shè击,又有七百多名贼兵步卒倒在了血泊中。
  贼兵还没有靠上官军,就被官军的大pào击毙一千四百步卒。这是哪里来的官军,怎么火力这么猛?贼兵步卒的士气为之一沮,冲阵的步伐都有些畏缩起来。
  不过虎贲师的火力,只刚刚展示了一点点而已。


第0183章 击溃流贼步卒
  贼兵抛下了一千多具尸体,顶着pào火好不容易冲到了官军两百米外。他们嗷嗷叫着举着刀剑弓箭冲了上去,以为再不会受到pào火覆盖了,以为可以冲到虎贲师阵前近战厮杀。
  他们不知道虎贲师的厉害,迎接他们的,是虎贲师的六段轮shè。
  山谷的宽度只有一千多米,七千五百虎贲师没法全面铺开,只能六人一组站着,每组人拥有一米多一点的纵宽。在这样狭窄的地形中,三段击自然就变成六段击了。当然,流贼队伍一个面上的步卒也只有一千多人。
  距离流贼步卒两百米,号角鸣响,第一排一千二百五十名士兵开火了。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白色的烟雾笼罩了山谷中虎贲师占据的这一块地方。一千二百五十发子弹高速旋转划过空气,朝两百米外的流贼步卒shè去。
  流贼的前锋像是丰收季节被风吹倒的麦子,刹那间就倒下去了一大片。
  一个流贼步卒奔跑中被子弹shè中了右胸,毫无保护的肺脏就在米尼弹的旋转中被搅成了ròu泥。这个步卒哇一声往前吐了一大口鲜血,便像沙袋一样倒在了地上。
  一个勇悍的步卒冲在最前面,却没想到他已经成为了最好的靶子。两发子弹同时命中了他,一发打在他的左肩,打出一片血花,把他的肩胛骨打碎了,让他的左手变成了一只废手。另外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小腹,旋转的子弹把小腹里面的膀胱和肠道搅成了ròu泥。第二发子弹要了他的xìng命,让他口吐鲜血地倒下了。
  一个步卒伍长走在队伍的第二层,并不是冲在最前面的,却没想到因为穿着一身绵甲引起了步qiāng手的注意,被瞄准了胸脯打了一qiāng。这个伍长本是南阳的农民,崇祯七年因为遭了蝗灾无粮度日投了贼。这三年来他因为身材高大作战勇敢升为了伍长,劫掠中分到了不少银子,却没想到被官军一qiāng就了解在安庆的红土地上。
  那高速旋转的子弹shè进了这个伍长的心脏,一刹那就让这个关键器官变成了ròu泥,让这个伍长惨叫着死去了。
  早知如此,何必做贼?
  一次齐shè,虎贲师就shè中了八百多名流贼步卒,让这些步卒或死或伤,失去了战斗力。
  流贼步卒们猛遭重击,一个个都脸色发白,有些反应不过来。距离一百三十步,从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火铳能在这个距离上夺人xìng命的。这一支官军是神兵天将们?怎么能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就夺人xìng命?
  步卒们冲阵到两百米,已经丢下了两千多条xìng命。步卒们有些害怕了,脚下冲锋的脚步放慢了。他们不知道官军的shè击能不能连续,在心里祈求神灵保佑,让官军的火铳打完这一轮就别再打了。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只隔了三息,步卒们跨过同伙的尸体还没走几步,官军的火铳又开火了。
  又是一千二百五十发子弹破开空气,狠狠地shè进了步卒的队伍中。
  一个穿着盔甲的步卒校尉被子弹shè中了。这个校尉穿着铁甲片外露的眀甲,戴着红缨头盔,十分显眼。可惜这一身显眼的盔甲头盔并不能让他保住xìng命,在使用颗粒火yào的米尼步qiāng面前,一层铁甲即便是在两百米上也能轻易洞穿。
  这个步卒校尉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