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跳。所谓左眼跳财,右眼跳祸。罗汝才愣了愣,仔细揉了揉右眼,暗道这正要大开杀戒击杀官军的时候,自己的右眼皮怎么会跳的?
  这一次,罗汝才和张献忠一起导演了这一场大戏,把官军骗进大王谷。
  本来,今年初,罗汝才和张献忠在安庆府附近劫掠州县,官兵只能守不敢战,罗汝才杀得十分惬意。即便是左良玉,也只敢在一边看着,不敢上来接战。四月,罗汝才攻陷淅川。五月,罗汝才和张献忠一起东下袭击六合,攻占天长。六月,罗汝才兵分几路占领瓜洲、仪真,打下盱眙。
  那时的罗汝才,说不出的威风。攻破各州县大城后,罗汝才在各城中搜罗了百余美女,让美女们斥候自己起居,每日yín乐,说不出的快活。
  罗汝才不好钱不好酒,就好美人。他军中随军带着两百多美女,他做贼就是为了享受美人。
  但自从上个月起,情况有了变化。官军的援剿大军源源不断往安庆开来,罗汝才感觉到官军的压力越来越大,再不敢攻击官军防守的大城。到了八月初三,官军新任的六省总理熊文灿也到了安庆,一副要和义军在安庆决战的架势。
  按照以前的义军战法,遇到官军大军云集,义军当然是走为上计,走到官兵兵力薄弱的地方再掀风雨。但如今形式不一样了,如今义军的战斗力和官军不相上下,尤其是闯献两家,战力甚至强于官军。安庆周围云集了几十万义军,罗汝才暗道我为什么要逃?
  为什么不能和官军较量一番?要是把官军打败了,义军的声威岂不是更壮?
  张献忠为人刚猛好杀,喜欢吞并别人的兵马,人缘不好,没法把各路义军团结起来。其他义军听说张献忠被官军攻击,多半是不会援救的。但罗汝才声望好,罗汝才从不吞并其他义军军马,他联合其他义军攻城拔寨时候,每有缴获,都是和其他部兵马平分,从不私吞财帛,在义军中是一呼百应的角色。
  罗汝才甚至打着替天行道的大旗。每次攻破州县城池,遇到贪官污吏,他便一刀杀了。遇到清官贤吏,他碰也不碰。
  罗汝才站出来,就能把安庆的六家义军团结起来,硬撼官军主力。
  罗汝才找到其他五家义军领袖,商议好一起对阵官军的大事。果然,五家义军都欣然同意。前几天,张献忠又献出一计,说要用苦ròu计,牺牲几千步卒把官军主力骗进大王谷围歼,一战让官军全军覆没。
  当时几个义军听了张献忠的计策,都大声叫好。这便有了今日之事。到目前为止,计划完全顺利,官军真的被骗进了七、八万贼兵的包围圈里。
  但罗汝才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种不详的预感。
  罗汝才正和其他两家流贼首领shè塌天李万庆、过天星张天琳一起率兵往大王谷中压去,却听到自己麾下大将“东山虎”大声叫道;“大头领,一支官军杀过来了!”
  “shè塌天”李万庆怪叫了一声,喊道:“怪了!只有七、八千人一支官军,也敢和我三万多人对阵?”


第0182章 pào轰流贼步卒
  看到行进过来的虎贲师,罗汝才转身向“shè塌天”李万庆和“过天星”张天琳问道:“官军人少,如何对战?”
  张天琳大声说道:“老办法,先用步卒黏住他,然后让马军从两翼冲撞,一定能让官军溃败。”
  李万庆说道:“好,便这样杀官兵!如果马军冲不垮他,再让骁骑上去冲!”
  罗汝才点头说道:“便这样战吧!”
  三个头领说好战术,就让传令兵传下军令。没多久,一万六千流贼步卒就快步跑出了队列,向李植的八千虎贲师压过来。一万多人手持刀剑弓箭,分布在三里宽的山谷中,踏出一片滚滚烟尘,来势汹汹。
  步卒身后五百步上,七千五百流贼马军跟在步卒的后面,也缓缓行出了中军。准备等步卒jiāo战后包抄虎贲师的两侧。
  流贼们见官军人少,信心满满能战而胜之,却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两军一点一点靠拢,距离一里,李植的八十门野战pào开火了。
  火pào阵地上烟雾喷出,火pào发出一片震耳yù聋的“轰”“轰”声。八十颗实心铁球以ròu眼看不见的速度飞快地破开空气,朝一里外的贼兵步卒飞去。
  八十颗五斤多重的实心铁球像是八十个死神的镰刀,狠狠撞进了步卒的队伍里。流贼的队伍里顿时响起一片片惨叫声。
  一个流贼步卒被pào弹砸在了肩膀上,顿时整个左肩都被砸成了一团血泥和碎骨,动脉中的血液像花朵一样喷了出来,喷得旁边的几个步卒一身。
  这个步卒本是米脂县的普通农民,因为干旱失去了收成没有了衣食,这便从了贼作乱。从贼两年,他从饥兵升为步卒,也能在攻破城池后随军劫掠了。虽然跟着罗汝才到处流窜,可是能吃饱饭了。他想不到自己会在安庆被官军打死,早知道如此,便该早早退了伙,回米脂种地去。
  他惨叫着倒在地上,左肩到左胸一片血ròu模糊。眼看是救不过来了。
  那颗pào弹撞废了第一个步卒,又撞在了后面第二个步卒伍长的肚子上,直接撞穿了这个步卒伍长的腹部,从他的后背撞了出来。
  这个伍长本是和州的响马贼,因为分赃不均和同伴闹翻,这才加入了张天琳的贼军。他今年年初被任命为步卒伍长,没想到还没过上几天有酒有ròu的日子,就被官军的大pào打死在这安庆府。
  这个伍长的身子被pào弹往后一带,躺倒在地上,血像是与水一样溅了周围一片。他睁大眼睛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血洞一眼,便再没有了气息。
  pào弹落在泥地上,往前一弹,又撞到第三个步卒的大腿。第三个步卒的腿毫无悬念地被pào弹撞断了,撞出一片血花。他整个人都撞得往后一抛,抛了一尺远才倒在地上。
  血液像是水,源源不绝地从被撞断的大腿中流出。流贼的队伍里没有医生,这个伤兵流血过多,也是救不活了。
  pào弹在地上弹了一下,最后撞到了第四个步卒的胸口,这第四个步卒胸前的四根肋骨一下子全被pào弹打碎了,碎骨头chā进了心脏,破开了这个步卒最脆弱的器官。这个步卒吐出一口鲜血,就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具尸体。他倒下去时候pào弹还嵌在他凹陷的胸口中,始终没有掉下来。
  一轮齐shè,八十门火pào打死了三百多个流贼步卒,在流贼的队伍里造成了一片恐慌。流贼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凶猛的火力,顿时一片骚动。
  领军的步卒头领们站了出来,大声喝骂心神不宁的步卒们,稳住了阵脚。一万六千步卒在喝骂声中加快了行军速度,快步往前面的官军冲去。
  冲上去,冲到官军阵前火pào就没用了!
  然而走了一百步,官军的火pào声又响了。
  又是八十发pào弹掠过,狠狠地砸进了一万六千人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