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军,刨去饥兵有一万七千兵马。张天琳有八万兵马,刨去饥兵大概有一万人马。罗汝才有十几万兵马,能战的大概有一万四千人。惠登相有十万人马,能战的有一万四千人。李万庆有七万人马,能战的大概有七千人。”
  李植算了算,说道:“也就是说,加上献贼的马军和老营,附近流贼能战的兵马最多不过七万多。”
  郑开成说道:“是的,大人!”
  李植看了看不愿追击流贼的左良玉,想了想,大声说道:“便是流贼的兵马全来了,我们也把他打崩掉!传我的命令,全军随总理追击献贼!”
  ……
  追了五里路,官军已经越过永河很远,杀死了三千献贼步卒。官军的骑兵杀红了眼,不停地挥刀砍向慌张逃命的献贼逃兵。
  献贼的溃兵追逐着张献忠的老营,官军则追逐着溃兵,一路往东追去。
  总理熊文灿的中军带着殿后的李植虎贲师,也随着大军追过了永河,追到了一片山谷中。那山谷叫做大王谷,长六里,宽三里,两侧都是绵绵的青山,中间一条小溪,只有一个进口一个出口。
  官军在山谷里继续追逐着溃兵,追着追着,突然听到前面山谷出口处传来一片狰狞的笑声。
  那笑声声音极大,显然是几万人齐笑才能发出。笑声在山谷中来回回响,显得格外的狰狞。
  熊文灿听到那片笑声,心里一颤。
  “大人,前面有贼军!”
  熊文灿猛地抬头一看,却看到山谷的出口处密密麻麻站满了手持刀剑弓箭的流贼,那些流贼个个彪悍,显然都是能征善战之兵。流贼的头上,高高飘扬着“刘”字“惠”字大旗。
  献贼的马军和老营也骑马立在那里,高举着“张”字大旗。
  看那阵势,起码有四万兵马站在那山谷中间,仿佛是等待着熊文灿自投罗网。
  被骗了!
  熊文灿暗道糟糕,猛地转头看向来路。
  远远望去,来路的山谷入口处也有三万多流贼战兵冲了进来,把官军堵在了山谷里。这些流贼之前不知道躲在哪里,让忙着追杀献贼步卒的官军没有侦探到。此时前面后面,竟有七万多流贼战兵。
  矛盾重重的流贼竟全部团结起来了。
  “中计了,吾命休矣!”
  熊文灿只觉得身子一软,差点从马上摔了下去。


第0181章 中伏
  四万多官军被六家流贼包围在了大王谷中。
  七万多流贼一前一后,往大王谷中的官军包抄过来。就连刚才还夺路而逃的献贼步卒也回过头来,和追逐他们的官军骑兵搏命纠缠。显然他们刚才虽然溃败,却并没有丧胆。此时一看到贼兵大军聚于山谷前后,他们就重新有了搏命的勇气。
  被包围在山谷中间的官军们,如遭雷击。
  刚刚官军还意气风发追杀流贼,仿佛猫抓老鼠,谁料到形势转眼就变化,官军落入圈套,被流贼包围。这反差太大,让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不少官军已经张皇失措,没有一战的决心了。
  庐州总兵刘良佐看到前面的四万贼兵,知道中伏了,他第一时间就调转马头要往后逃,准备弃了大军独自逃命去。但一转过马头,他看到后面包抄过来的三万贼兵。他顿时脸色惨白,仿佛自己xìng命已经不在手,一时竟动弹不得。
  山西总兵陈洪范本来正笑着指挥骑兵追杀流贼步卒,却突然看到前面站出来的四万贼兵。突然逆转的形势让他看得瞠目结舌。尤其是那面迎风招展的张字大旗,让陈洪范吓得手一抖,把马鞭掉在了地上。
  周围的士兵看见总兵的惊惶模样,更加慌张。
  即便是骁勇杀敌的凤泗总兵官牟文绶,突然间看到流贼的埋伏也是心神一震。牟文绶猛地一拉缰绳停住了马匹,眯着眼睛看了看后面。等他看到了后面包抄官军的三万贼兵,神色便变得十分不安。
  中伏被包围了!
  黄得功看到前面的四万贼兵,酒一下子全吓醒了。他骑在马上往前看看,往后看看,不知道如何是好。
  官军将领们一个个神色慌张,齐齐看向中军令旗。
  如今中了包围,怎么办?怎么中军毫无指示?
  六省总理熊文灿蜷缩在军马上,望着山谷前面的贼兵发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献贼当真是诡计多端,竟牺牲几千兵马演了这样一场大戏让自己入套。都说流贼善用伏击圈套,如今中计了才明白此言不虚。
  流贼的战兵战斗力不弱于官军,如今七万多流贼战兵包围了四万多官军,我熊文灿如何才能逃出生天?这大王谷只有前后两个出口,如今都被堵死,chā翅难飞啊!
  难道这大王谷,就是自己的五丈原?
  我熊文灿得意一生,少年意气平步青云,没想到今天竟要折在这里。岭南才是自己的福地啊,自己在那里风生水起名利双收,如今到了这安庆府,当真是处处受制于人。
  熊文灿正在那里慌张,安庆巡抚张国维问道:“总理,如今中了包围,如何应战?”
  熊文灿抖了抖身子,没有说话。
  张国维大声说道:“总理,贼兵已经逼过来了,请速做决断!”
  熊文灿看着张国维,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正在熊文灿在那里张皇绝望时候,却听到一个声音大声喊道:“军门不要慌张,有我在,定保军门安然无恙。”
  熊文灿听到这个声音,眼睛一亮。他顺着声音来路看去,发现说话的是殿军的范家庄游击将军李植。
  看到李植,熊文灿心里一喜,哆嗦了一下说道:“将军有法子突围出去?”
  李植笑了笑,说道:“军门多虑了,不需要突围,我们把这前后流贼打溃了,大摇大摆走出去!”
  熊文灿讪讪说道:“我们只有四万多人,如何能击败七万多贼兵?”
  李植大声说道:“军门调集全部大军拖住山谷前面的四万贼兵,我率领本部八千兵马迎战山谷后面的三万多贼兵。等我击溃了后部流贼,再来支援中军!”
  熊文灿听了李植的话,仿佛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一下子十分兴奋。李植歼灭两千献贼骁骑的表现让他有几分相信李植的豪言,他吞了口口水,讪讪说道:“游击将军能打败三万多贼兵?”
  李植大声说道:“易如反掌!”
  熊文灿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率军应战前面之敌,将军去山谷后部迎战。我把自己的身家xìng命全jiāo到将军手上了,将军定要为我破敌!”
  “总理放心!”
  李植抱拳朝熊文灿行了一礼,便策马回到虎贲师阵中,率军朝山谷后面的流贼迎去。
  熊文灿吞了一口口水,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立在马上说道:“传令,全军布阵,迎战东面的四万贼兵!”
  ……
  天下闻名的大盗“曹cāo”罗汝才站在三万义军的前列,突然感觉到右眼皮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