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训练一样,命中率惊人。
  除了后排那些被前排骑兵拦住的骁骑幸存外,前排的骁骑几乎全部中弹。
  一个骁骑伍长是刚加入张献忠队伍的山贼,他带着十七个手下加入贼营,被任命为骁骑伍长。他原先的十七个手下五个被编为步卒,七个编为马军,他现在则管着五个最强悍的被编为骁骑的手下。他本以为从此就要跟着张献忠喝酒吃ròu,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死在了官军的qiāng口下。
  一枚子弹从他左胸刺破他的铁甲,shè入他的心脏,把这个重要的器官搅成一团ròu体。
  他惨叫一声倒在了马下,身子抖了一下就再不能动弹。
  一个中弹的骁骑是加入八大王张献忠队伍多年的老贼。他自崇祯五年就跟随张献忠做贼,也不知道抢劫过多少乡镇杀死过多少良民,糟蹋过多少姑娘。凭借着多年的征战,他从步卒变成了马军,又变成了骁骑。在他眼里,官军都是些没用的窝囊废,既不懂享受也不懂打仗。只有跟随八大王四处劫掠,才是好汉的好生活。
  他没想到自己肮脏的一生,会结束在这个安庆府。一枚米尼弹从他的腹中shè入身体,把他的肠子和右肾都搅成了一团ròu泥。他在马上喷出一口鲜血,一点点弯腰下去,最终倒在了马下。
  一千一百名骁骑刹那间就被锥形子弹夺去了生命。镶片铁甲拦不住一百米外的米尼步qiāng,颗粒黑火yào的威力惊人,那些甲片只是让锥形铅弹钻入身体时候旋转得更加不规律,提高铅弹的破坏力而已。


第0180章 追击溃兵
  两千冲向虎贲师的献贼骁骑,转眼间就只剩下两百名后排的还活着。还活着的这两百骁骑像是被打掉了魂,仿佛遇到了天兵神将,大声嘶吼着策马往回跑。他们甚至跑过了献贼的中军大营都不敢停下来,还在往东面逃窜。
  看到骁骑刹那间就被全歼,献贼的中军老营中一片耸动。大概是虎贲师击杀骁骑的方式太过于彪悍,张献忠不敢把最精锐的老营投入到南翼的战斗。相反,张献忠中军突然吹响了收兵的号角。
  吹着逃跑的号角,献贼两千老营带着张献忠的十几个主要将领,策马往东面逃了。
  熊文灿站在一个小土丘上,看到李植在七十步外用大pào火铳,转眼间就击杀了两千献贼骁骑,看得是意气风发。想不到天子钦点的李植一部战斗力竟这么彪悍,这八千人的战斗力足以逆转战局,让熊文灿的大军从容取胜。此时献贼南翼已经没有了兵力,官军可以从南翼包抄献贼中路,击溃献贼。
  可是他没想到,献贼骁骑被歼灭后,根本没有继续战斗的意志,直接带着精锐老营逃了。
  献贼一逃,整个流贼的阵营就全部崩溃了。
  献贼六千“马军”有马,还能调转马头往东面狂奔,逃过官兵的屠刀。而献贼的一万步卒就倒霉了,他们没有马,逃得没有官兵的骑兵快,每逃一百步就要被官军放倒几个。官兵的几千骑兵扬眉吐气,仿佛一下子醒了过来,像猫抓老鼠一样追杀着献贼的步卒。
  骑兵在追杀逃兵,官军的将领们则齐齐看向了李植的兵马。
  凤泗总兵牟文绶被李植军马的强悍震撼到,站在战场中间有些发呆。直到他的中军参将冲到他面前问他追不追他才反应过来,大声喊道:“追!追杀献贼!”
  援剿总兵左良玉看着溃败的敌军,看了一眼李植的部队,有些不安地皱起了眉头。
  这支部队太强悍了,已经超过了左良玉的想象。遇到这样的友军,让左良玉有种莫名落寞的感觉。
  左良玉麾下参将赵柱有些发愣地看着李植的军马。昨日议事时候李植说击退献贼马军他还不相信,如今看李植杀鸡屠狗一样全歼献贼骁骑,赵柱才知道李植的兵马有多强。想到昨天自己对李植的挑衅言论,赵柱不禁有些面红耳赤。
  京营副将黄得功的酒劲渐渐醒了,他看了看南翼的李植部队,有一种悻悻感。李植的兵马太强盛了,转眼就把两千献贼骁骑全歼。火pào齐shè,火铳齐shè,这样的战斗力,已经超过了明末官兵的概念,便是戚爷爷当年的戚家军也没有这样的战斗力吧?和李植的凶狠火器兵比起来,自己的京营兵马简直就是绵羊。
  虽然眼前就是大胜,黄得功却兴奋不起来。此战后自己一定要好好请教一番李植,也学学他火器军的精髓。
  只是使用火器的话,自己这一身厮杀本领岂不是再无用处?
  官军的中军中,两千新募粤兵一片欢腾,庆祝己方的大胜。
  熊文灿身边的安庆巡抚张国维颤抖着声音说道:“总理,大捷,真真的大捷啊!这一万献贼步卒是在劫难逃了!”
  京营监军太监刘元斌哈哈大笑,抚着战马说道:“咱家昨日就知道今日有此大捷!”
  熊文灿大喜过望,在马上兴奋地满脸通红。他大声喊道:“追!全军追杀献贼,把这一万步卒全部斩在这里!”
  令旗招展,把熊文灿的命令传达到各军。官军各部军马得令,追着流贼趟过了永河,往东面一路追杀过去。
  但潮水一样追击过去的兵马中,左良玉麾下的六千人却像是海浪中的礁石一样岿然不动。显然,左良玉不服从熊文灿的追击命令。
  熊文灿率领中军往东边追去,骑到左良玉军前时候,熊文灿黑着脸找到了左良玉,大声问道:“左良玉,你部为何不服从命令,追击献贼?”
  有了李植部的助阵,熊文灿觉得自己底气足了很多,和左良玉说话时候都大声了些。
  左良玉看了熊文灿一眼,说道:“流贼最善埋伏!穷寇莫追!”
  熊文灿大声骂道:“我四万大军追击,献贼一万多人拿什么埋伏?你这是养寇自重!老夫此战后定要和天子说明原委!治你不听调度的罪!”
  左良玉冷冷说道:“制府请便!”
  “你!!”
  熊文灿被左良玉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转过头去,对标下粤军大声喊道:“我们追上去,全歼这一万献贼步卒。”
  两千粤军大声唱喏,随着熊文灿往东面追去。
  战场的南翼,李植看着狼狈逃窜的献贼步卒,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陷阵团团长钟峰上前说道:“大人,这献贼跑得也太快了点,我们只打掉他两千骁骑他转身就跑,有点不合常理。按道理说他应该调几千步卒来再试试我们的。而且那溃兵虽然丢旗弃甲,却溃而不散……”
  薛三库凑上来说道:“师长,或者献贼是被我们的火力吓到了,没了斗志!就逃了!”
  李植想了想,问道:“安庆附近的流贼有哪几家,各有多少兵马?”
  郑开成大声说道:“大人,根据总理麾下各部兵马侦查半个月得来的情报,附近还有闯塌天刘国能、过天星张天琳、曹cāo罗汝才、混天星惠登相和shè塌天李万庆。”
  “其中刘国能有十二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