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敢再冲太猛,都只敢带着家丁在阵前战斗,和贼兵比拼阵法和刀法。
  李植举着望远镜在阵中寻找,看到北翼的陈洪范正在结阵对抗掠阵的流贼马军。流贼马匹众多,马军足有五、六千人,此时全部集结在北翼冲击陈洪范,陈洪范守得有些艰难。
  但很快,中军的黄得功就率领六千多京营军马杀到了北翼支援陈洪范。那黄得功早上出战前喝了半坛米酒,此时人借酒势更加威风。他手持一把大刀,率领一千骑兵对着流贼马军冲了过去,率队和流贼杀到了一起。他的到来,让陈洪范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大半。
  南翼的刘良佐三千人则对阵张献忠的两千骁骑。那些骁骑是流贼的精锐,一个个骑着高头战马,身上穿着镶片铁甲,手上或举角弓或挥舞着长柄武器,不断冲击刘良佐的庐州兵马,让刘良佐战得颇为艰难。但没多久,熊文灿中军令旗招展,中军中的云南副将龙在田得令,率领两千滇兵杀到了南翼,帮助刘良佐抵挡献贼的骁骑。
  两千滇兵甚至装备了两头战象。不过这两头战象在献贼骁骑的弓箭威胁下也不敢冲得太靠前,只是随着其他兵马,在战线上来回掠阵。
  张献忠的两万兵马对阵四万多官兵,一时竟杀得难分难解,不分胜负。熊文灿立马站在两千粤兵身后,眉头紧蹙。
  献贼麾下贼兵的战斗力,实在不俗。本来以为轻松的战斗,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是难以结束。
  李植举着望远镜看了一会,看到两边杀得胶着难分的阵势,有些看不下去了。李植身后的几个团长看到官军竟然和贼兵杀得这么艰难,都是一脸的鄙视。
  这些大明军人的战斗力,和李植的兵马比起来相差太多了。虎贲师前几天击溃献贼马军的战斗,只用了半盏茶的时间。
  李植终于忍不住了,策马骑到熊文灿跟前,大声说道:“军门,如今战况胶着,白白折损人马。不如让末将从后面绕过去,一举击溃献贼的兵马。”


第0179章 歼灭骁骑
  熊文灿看了看李植,又转身看了看李植那火器云集的大军,问道:“游击将军有把握一举击溃献贼?”
  李植拱手说道:“下官击溃献贼,只要一刻钟。”
  熊文灿听到李植的话,激动得脸上发红,大声说道:“那将军就速速率军杀敌!”
  李植拱手朝熊文灿行了个礼,便快马骑到虎贲师阵中,大声喊道:“将士们随我杀贼!”
  李植身边的号角手吹响号角,八千虎贲师士兵在号角声中高喊“万胜”,随李植出战。骑兵身上的锁子甲森森发光,七千多把火铳被齐齐举在士兵的身前,红夷大pàopào车在六匹军马的牵引下快速挪动。李植的大军一行动就让熊文灿不住地点头,赞叹李植的部队果然有强军本色。
  这支部队的装备太精良了,就是当年戚家军的装备,也不过如此吧?
  熊文灿看着李植的兵马,突然觉得如果有李植的兵马助阵,自己的剿局也许能顺利进行下去也不一定。所谓招抚,那是不到最后一步不需要拿出来的政策。
  熊文灿抚了抚胡须,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六省总理的职位或许也不赖。
  在一千五百选锋团骑兵的率领下,八千虎贲师士兵绕过胶着的正面战场,绕到了张献忠兵马南翼的侧后方。
  两千献贼骁骑和五千官军步卒还在苦战,却看到李植的兵马来了。
  张献忠中军令旗招展,两千骁骑弃了庐州兵马和滇军,朝李植的部队扑了过来。
  两千骁骑都是流贼军中的精锐,说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也不为过,一个个十分悍勇。这些骁骑或拿着角弓或拿着长柄兵器,骑着高头战马,一起奔逐过来时扬起烟尘滚滚,气势汹汹,仿佛要一次把李植的兵马冲垮。
  若是积弱的卫所兵,面对这两千骁骑恐怕要落下风,稍有不慎就有崩溃风险。若是寻常的八千大明营兵,能够抵挡住这些精锐骁骑的冲阵,能最终击退他们就不错了。
  然而李植的兵马却不是寻常的大明营兵。
  李植中军令旗挥舞,选锋团的骑兵退到了两翼,八十门六磅pào从pào车上卸了下来,选锋团的五百老pào兵快速给火pào装上了火yào霰弹。
  距离三百米,两百米,骁骑们见选锋团的骑兵撤下去,大喜过望。他们的前面已经没有遮障,骁骑们四散开来快马向虎贲师步卒冲去,想用骑兵的冲击力重创一次这支八千人的官兵。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野战pào的威力。
  距离一百米,八十门六磅pào开火了。火舌猛地从pào筒里喷出,巨大的烟雾随之冒出,八千枚霰弹弹幕一般地覆盖了战场的整个正面。
  一百米的距离上发shè霰弹,一门六磅pào可以覆盖阵前二十米的一片区域,让这片区域变成真正的死亡禁区。
  一个流贼骁骑举着角弓,正准备冲进五十步内shè箭。他是骑shè的好手,本来是河南的官军,因为拿不到军饷干脆加入流贼了。他加入贼军后被张献忠的义子张可望收为骁骑,平日吃香的喝辣的,抢劫得来的女人和钱帛他都有份。每次作战时他引弓冲锋,shè杀了不少官军。
  他此时冲在队伍最前面,一刹那就被三发霰弹弹丸穿透了身体,在身体上激出三个巨大的血花。那镶片铁甲哪里拦得住三发霰弹弹丸?三个弹丸从前到后穿透了这个骁骑的身体,把他的全部内脏器官都撞成了ròu浆。
  他惨叫都没叫一声,就失去了生命倒在了马下。
  三发弹丸穿透他的身体,又shè到骁骑后面的另一个骁骑身上,打死了后面的第二个骁骑才停下来。
  一个骁骑什长是骁骑中的军官,他本是陕西人,算是张献忠的老乡。他家里那时穷得揭不开锅,可官府还催他jiāo别人田地的粮赋,根本不给他活路。他在崇祯六年跟随了张献忠,随张献忠征战了四年,因为勇武善战被升为骁骑什长,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和官军的硬仗。
  此时他正挥舞着马刀冲阵,却突然被一发弹丸打中了脑袋。刹那间半个头颅就被弹丸打飞了,血液和脑浆一起喷洒在空气中。
  他胯下的马匹也和他一起中弹,重重地把他的尸体摔在了地上。
  只听见一片惨叫声和马匹的哀鸣声同时响起,六百多名百战余生的流贼骁骑刹那间就倒在了血泊中。这些惨死的骁骑是冲在前排的全部骁骑,往往是人马同时中弹倒下,像是一片障碍物一样倒在了其他骁骑的前面,又绊倒了四十多名来不及刹马的骁骑。
  剩下的骁骑哪里还有冲阵的勇气,一个个脸色惨白地停在前面战友的尸体前,犹豫了几秒。
  只是这几秒,就让他们失去了生命。
  虎贲师中军天鹅音长鸣,发出了齐shè的命令。两千把米尼步qiāng冲静止在兵马尸体前的一千三百多骁骑开火了。距离一百米攻击静止的目标,这对虎贲师的士兵们来说就像是打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