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总理还是巴巴地求左良玉出战。众人闻言愣了愣,面面相觑。
  熊文灿布置完毕,就让众将各自回营去了。明日就要出战,各将都要好好布置。
  李植正往外走,却看到一个身穿铁甲的虬须大汉叫住自己:“游击将军留步!”
  李植停住脚步,问道:“将军叫我?”
  那虬须大汉跑上来说道:“某是京营副将黄得功,游击将军叫我黄闯子便可。”
  李植好奇问道:“黄将军叫我何事?”
  黄得功问道:“游击将军真的击退了两千马军?是哪一家流贼的马军?战力如何?”
  原来是好奇李植的战绩,过来打探情报的。李植笑了笑,淡淡说道:“我击溃的是献贼的马军。其战力不值一提!”
  听到李植轻飘飘一句话,黄得功愣了愣,拱手说道:“流贼战力日盛一日,尤以闯贼献贼为盛,甚至有官军都不敢迎战此二贼。而将军竟能一鼓退敌,黄闯子佩服。明日某就等着看将军阵上大杀八方了!”
  李植和黄得功说话,旁边一个身穿蟒袍的监军太监竖着耳朵听着。听到这里,那太监走到了李植跟前。
  “咱家是京营监军刘元斌,和游击将军打探一事。”
  “公公请讲!”
  “将军击退过献贼军马,知道底细。将军估计明日我大军击溃献贼,要多少时辰?”
  李植想了想,说道:“怕是要一刻钟!”
  听到李植自信满满的话,黄得功和那太监刘元斌愣了愣,然后都仰起头来哈哈大笑。那黄得功笑得爽朗,而刘元斌的笑声则有些yīn恻恻的,也不知道是在嘲笑李植的过于自信还是高兴于献贼的不堪一击。
  李植也附和着笑了笑,朝黄得功和刘元斌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开了。
  当天晚上,各营都分发了酒ròu下去,将士们大口喝酒大块吃ròu,爽快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各营的将官们就击鼓拔营,把大军开动起来了。十几股兵马从安庆城外的各个方向涌来,在安庆城东门汇合,汇成了一支气势磅礴的五万人大军。大军以凤泗总兵官牟文绶所部四千人为前锋,山西总兵陈洪范五千人为左翼,庐州总兵刘良佐三千人为右翼。李植部兵马众多又有强军之名,被熊文灿布置为殿军,护卫在全军的最后。


第0178章 胶着战况
  大军列在城下,李植部队的火铳大pào让一众将官十分好奇。尤其是其中八十门小型红夷大pào让将军们侧目。除了当年戚继光的戚家军,将军们还没有听说现在大明哪支部队装备这么多火器的。众将骑在马上,却不停地拿眼睛往虎贲师的这边看过来。
  左良玉桀骜不驯,不知道有没有死战的决心,被熊文灿安排在中军中,和其他诸军混在一起。
  熊文灿老骥伏枥骑着战马,随出征将领们立在前锋之后,中军前方。他身边有一个壮汉举着大纛,旁边是高高的熊字大旗,以及同样高耸的各色令旗。此时大纛和旗帜迎风招展,十分好看。
  号角声响起,大军开拔,马军步兵踩出滚滚烟尘,往永河边的张献忠贼军杀去。
  走了一会儿,李植就把五百名选锋团骑兵放出去做哨骑,侦查方圆五里的情报。哨马回报,原先排列在献贼南北十几里外的闯塌天刘国能和过天星张天琳都撤走了,献贼驻扎的永河周围除了张献忠部没有其他的贼军。
  李植暗自纳闷,怎么流贼一夜间全部撤走了。
  大军一路往东走了二十里,便有哨骑快马回报,献贼兵马就在前面三里外。
  众将让士卒们拔出刀剑,骑上战马,准备接战。
  这边刚准备好,那边张献忠已经杀出来了。张献忠早就侦查到官军动向,他的十五万大军此时也已经披挂完毕,离开河边的大营,朝五万官军杀来。
  十几万贼军兵马快步朝这边走来,带出一片烟尘滚滚。
  熊文灿骑马立在全军前面,拔出佩剑大声喊道:“上报皇恩下救黎民,就在今日。诸军上阵杀敌!”
  熊文灿后面的令旗招展,把进军的命令传到各军。四万余军士们大声唱“嚯”,举刀向献贼的军马杀去。
  李植盯着中军的令旗看,看了半天没看到让殿军出战的旗号,便快马骑到熊文灿处询问。
  “军门,我部如何不出战?”
  熊文灿抚须说道:“此战我军四万余人上阵,必能战而胜之,不需游击将军参战了。游击将军八千兵马守在外围,别让其他贼军进入战场便好!”
  原来熊文灿对李植另有重用,李植拱手答应下来。
  两军快速接近,距离三里、两里、一里,终于撞在一起,挥舞着刀剑弓箭厮杀起来。官军大军云集,士气如虹。张献忠兵马众多又有勇名,也是信心满满,丝毫不害怕官军,和四万多官军战在一起。
  李植带着几个军官骑到一个较高的小土丘上,举起望远镜往战场上看去。
  几万人厮杀在一起,各路兵马搅成一团,让人看不清战场形势。好在官军都穿着红色的鸳鸯战袄,细细看下去能看出个究竟来。
  流贼的前部,是饥兵,战力很差。
  官军前锋部牟文绶十分骁勇,骑着战马举着一把长戟,带着几十个家丁撞进了流贼阵中,在流贼群中来回厮杀。他戟法凌厉,战力非常,时不时举戟刺杀、砍杀马下的流贼。
  和他前锋部jiāo战的是流贼的饥兵,这些饥兵都是投贼几个月的杂兵,拿着长矛木棍,根本不堪一击,在牟文绶的冲击下被打得七零八落的。
  那些饥兵的武器十分破落,连长剑大刀都没有。毕竟一炉铁水出来可以打造几十杆长矛矛头,如果用来造长剑大刀就只能造几把了。
  没多久,就有饥兵不敢再战,嚎叫着往后面逃去。不过这些饥兵没跑多久,就被后面压阵的骁骑和最精锐的老营逼了回来。饥兵们徘徊在勇悍的官军和凶狠的骁骑老营中间,摇摇yù坠。
  接下来,官军的中军逼上来了。左良玉不负盛名,他举着一把长柄大刀,带领一千家丁狠狠地撞进了流贼的饥兵群里。兵锋所至,流贼的饥兵溃不成军,顿时作鸟兽散,往没人押阵的两侧逃去了。
  没多久,张献忠的十几万饥兵就逃了个精光。十几万人在战场上狼奔豕突,像是退潮时溃散的潮水。
  饥兵被击溃,张献忠想必十分心疼。李植举起望远镜观看张献忠的中军,看到张献忠身边传令兵快马跑动,几个战将策马骑进了兵马群中,率领步卒、马军和骁骑迎向了官军的中军。
  官军和张献忠真正的兵马战在了一起。
  这一下,贼兵的战斗力不容小视。那些步卒虽然没有马,但也是经年的老贼,战斗力和官军的正兵有得一拼。而流贼的马军和骁骑,更是积年的兵马,有官军家丁的战斗力。两万贼兵对上四万多官军,双方列阵厮杀,一时难分难解。
  刚才跃马突阵的牟文绶、左良玉等人此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