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右侧武官队伍里的一个身穿罩甲的武官有些不忿,冷哼一声说道:“一个小小游击,也敢杀良冒功,吹嘘擒斩六百流贼马军,真是目无天日!”
  李植看了说话的武官一眼,拱手问道:“敢问这位高姓大名?”
  那个武官还没答话,前面一个高大的武官大声说道:“这是左某麾下参将赵柱!游击将军有意见?”
  左某?想来就是左良玉了,原来这人是左良玉旗下武官。自己随口一句擒斩六百余级也不知道怎么就刺激到这个赵柱了,让他出言讽刺。
  李植大声说道:“在下兵马擒斩六百马军,这是在我部八千兵马共同见证的,另有缴获的军马为证。参将若是不信,可到我军营中一个个去问。”
  听到李植说自己有八千兵马,那个赵柱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一个游击将军一般也有一、两千兵马,就算是关键防区的大营游击,完全不吃空饷,最多也就三千兵马。一般一个总兵帐下也就三千到六千人。左良玉作为援剿总兵算是兵多的,也不过六千人。怎么这个李植一个游击,麾下会有八千人?
  拿一营游击的军饷养八千人,这八千人能吃饱饭么?没兵饷,这些营兵怎么会有士气上阵打仗?
  众武官听到李植的话,对视了几眼,眼睛里全是疑惑。
  熊文灿毕竟六十多岁了,在闽粤见多识广,倒是比其他武官有胸怀些,抚须说道:“游击将军的战功首级,待本官验明后自有定论。若无差池,自会为游击将军叙功。”
  李植高兴说道:“全凭军门做主。”
  赵柱还是不相信李植能够缴获六百余级马军,重重地哼了一声。其他武官对视了几眼,眼睛里也满是怀疑神色。
  李植和熊文灿说完话,就退了下去,站在一众游击将军的末尾。
  熊文灿送走了李植,看了看左良玉,笑道:“左将军麾下军马强盛,为诸军之冠!本官有意以左将军六千营兵为本官的亲兵,左将军意下如何?”
  营兵被选做总理的亲兵营,就会一直跟着总理进退。亲兵一般都是选用诸军中最强盛的兵马,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誉。而且跟着总理进退,总理在报功封赏方面自然会有照顾,到时候能捞到不少实惠。
  一般人听到总理有这样的提议,肯定会立即答应下来。
  当然,被选为亲兵营了,统军大将就没有指挥的自主权了。那左良玉仗着自己的部众能打硬仗,却十分骄狂,不愿意把兵马指挥权jiāo给熊文灿。他拱手说道:“制府已有两千粤军作为亲军,何需左某?”
  熊文灿被左良玉拒绝,有些尴尬,说道:“两千粤兵是新兵,不熟战阵,本官有意解散。”
  左良玉大声说道:“请恕左某不愿为之!”说完这话,左良玉就骄横地看了其他武官一眼,笑了笑说道:“良玉军中有事,不能和诸位议论军情了,就此告退!”
  在一众武官惊讶的眼光中,左良玉一甩披风,带着三个部将大步跨出了知府衙门正堂,往城外走去。
  众将面面相觑,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左良玉怎么这么狂妄,完全不听总理的指挥啊。
  原来这年头部下有实力,还可以这么来?


第0177章 定计杀贼
  看着左良玉走出衙门,熊文灿吸了一口气,半响说不出话来。
  兵骄将傲,剿局艰难啊。
  这左良玉看似桀骜,但如今流贼势大,诸军战力平平,要剿贼还是要依靠左良玉这样的能战军头。真到了厮杀战场上,三个唯唯诺诺的总兵也抵不过一个战力彪悍的总兵。总理熊文灿再恼怒,也不能拿左良玉如何。
  其他的武官没有左良玉所部的战斗力,也没有像左良玉那样骄狂的资本。
  正堂上,诸将们看到左良玉的行为,各怀心思,一时都沉默下来。
  许久,还是安庆巡抚张国维咳嗽了一声,说道:“如今群贼集于安庆府,诸位以为当如何剿贼?”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回到了议题上。
  凤泗总兵官牟文绶走上一步,说道:“下官以为,安庆诸贼看似声势浩大,然而诸贼之间矛盾甚多,彼此提防,并不能互相呼应。群贼以张献忠献贼最为势大,若能集结兵力一举击溃献贼,则群贼胆寒,局势大有可为。”
  熊文灿抚着长须,默然不语。
  庐州总兵刘良佐说道:“末将附议。如今献贼看似势大,其实并无外援。如今我大军集结于安庆,若给予其雷霆一击,必能击破。”
  熊文灿在闽粤的功绩都是靠招抚得来的,他并不擅长疆场搏杀。此时听两个总兵说了,他有些拿不定主意,看向了另一个久经战阵的总兵——山西总兵陈洪范。
  陈洪范说起来是张献忠的大恩人。当年张献忠被官军擒获时候,陈洪范看张献忠面相不似凡夫,把他释放了,说起来和张献忠有旧。但正因为如此,他更加要拿张献忠开刀证明自己对大明的忠诚。他咳嗽了一声,说道:“献贼最善计谋,进退飘忽不定……此时他驻兵安庆,机会难得。若能一举击溃,则剿贼大计半成矣!”
  熊文灿见众将意见一致,点了点头,说道:“本官也以为,此时正是集兵剿灭献贼的时机。”
  一挥袖子,熊文灿说道:“拿地图来!”
  便有小兵跑进堂后,取出一张大大的牛皮地图出来,上面画着安庆的山水道路。一众文官武将围了上来,站在地图边。李植在一众将官中官衔最低,愣是被挤在人群外面,看不到地图。
  熊文灿知道李植是钦点的良将,对李植高看一眼。他看到了人群外的李植,招呼李植道:“游击将军到这里来!”
  李植拱手施了一礼,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了熊文灿身边,观看地图。
  熊文灿见李植到位,大声问道:“献贼在何处?”
  凤泗总兵官牟文绶指着一处河川说道:“据下官哨骑的侦探,献贼就在二十里外的永河河边扎营,连营五里,号称兵马十五万。不过据下官的估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饥兵,能战的步卒、马军、骁骑和老营不过两万人。即便不算左良玉所部,我大军还有四万多军马,定能一举战胜之。”
  陈洪范沉吟说道:“不过……其他诸贼,闯塌天刘国能、过天星张天琳、曹cāo罗汝才、混天星惠登相和shè塌天李万庆的大营都离献贼不远……”
  庐州总兵刘良佐摇头说道:“众贼矛盾重重,不可能齐集救援献贼,此次定能击溃张献忠。只是永河水浅,献贼被击溃后必涉川而逃!难以擒住。”
  熊文灿点了点头,说道:“如今援剿兵马已经全部到达,正是一战的机会。无论如何,击溃献贼必能大涨我军士气。传令下去,明日我军全军开拨,赴永河击杀张献忠贼军。”
  众将唱喏领命。
  熊文灿又说道:“派人传令到左良玉军中,让他明日率领军马随大军出征。”
  左良玉拂袖而去,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