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来,他还不知道这支马军是哪一家流贼的,那边却已经把李植的部队摸得门清。
  李植有些懊恼,决心吃掉这支马军。
  如今选锋团一千五百名战士转为骑兵,由副团长薛三库率领。薛三库是李植的发小玩伴,是李植家丁队的第一批成员。因为他是家丁队的元老,加上作战勇敢表现优异,所以逐渐升到了副团长的位置。
  李植招来薛三库,说道:“薛三库,我要吃掉这支马军,你的三个营上,有信心吗?”
  薛三库在马上坐得笔直,大声说道:“师长,我有信心!一定把这支马军打垮赶走!”
  李植点头说道:“那你便去吧。”
  薛三库走后,中军旗帜招展,把命令下达到选锋团的三个骑兵营。薛三库率领一千五百骑兵离了大部队,往三里外的流贼马军骑去。
  流贼马军见薛三库人少,没有回避,纷纷驱马直面薛三库,冲上来准备厮杀一场。
  不过李植的宝贝骑兵不是用来刀剑厮杀的,这些武装到牙齿的骑兵有两把qiāng,远远就可以shè杀敌人。
  两军逐渐靠拢,距离四百米,三百米,最后距离二百米的时候,李植的骑兵停下了马,骑在马上shè击了。
  噼哩啪啦一片qiāng响,白色烟雾从qiāng管里喷出,前面一线的三百名骑兵shè出了子弹。高速飞行的子弹狠狠shè进了前排流贼马军的身体,流贼的队伍里顿时响起一片惨叫声。鲜血从子弹破出的伤口里绽出,一、两百流贼马军摔下了马,倒在了八月的红土大地上。
  流贼的马军一下子愣住了,骑在马上有些惊惶。
  这是哪里来的官军,怎么这么厉害,一百多步上就能用火器取人xìng命?这仗怎么打?
  不过他们胯下的战马还没有停止前进,他们又往前冲了二十米。
  选锋团前排完成shè击的第一排骑兵策马往旁边走几步,让开shè击位给后排骑兵走上来shè击。
  后排的骑兵骑马走上shè击位,瞄准,shè击,又是一片qiāng响,又有一百七、八十名流贼马军倒在了马下,鲜血和红土地混在了一起。
  流贼们这些年虽然越战越强,已经能够和大明的官军分庭抗议。但他们毕竟还是流贼,士气有限,这一下子就被打怕了。官军的火力连绵不绝,这仗没法打。他们大声呼嚎着,转身便要逃走。
  不过转马头逃跑的他们依旧在米尼步qiāng的shè程内。第二排的骑兵挪开位置,第三排骑兵开火了,又喷出一片烟雾,让选锋团阵脚前的白色烟雾更加浓烈。一百多流贼马军被击中,惨叫声中倒在了马下。
  第四排选锋团士兵shè击的时候,流贼马军已经跑到两百多米外了。不过士兵们不放过他们,依旧屏气shè击,三百发子弹又shè倒一百名流贼马军。
  轮到第五排士兵时候,流贼已经逃到二百五、六十米上。距离很远了,瞄准马上的人已经很难,但是瞄准目标更大的流贼马匹还是可以的。三百名选锋团的士兵仔细瞄准,一排一排打过去,又放倒了六十多名胆破心惊的流贼。
  还活着的流贼四散奔逃,溃不成军。
  击溃了流贼马军,李植让骑兵四散开来侦查,侦查方圆四十里的情报。而步兵则上去打扫战场,割首级,拷问伤者,缴获战马,杀受伤的战马吃ròu。
  小小一战,李植的骑兵打死打伤了六百多名流贼,缴获了四百九十匹军马。这些军马中战马驮马都有,显然这两千马军并不是流贼中的精锐,只是外围的哨军。
  除了活着的军马,还有一百多匹军马中弹,摔伤了马上的流贼。这些受伤的军马成为了虎贲师的马ròu来源。
  李植拷问了一番受伤的流贼,知道了这些流贼属于张献忠的人马。


第0176章 衙门议事
  八月十三日,李植率军到达安庆城。
  城外已经是大军云集。杨嗣昌提出四正六隅围剿计划后,天子下令各镇援剿,克期平贼,此时各路援剿大军齐聚安庆城下。大明军服为鸳鸯战袄,是红色的,此时远远看去城下一片红云滚滚。
  李植和上来检查的哨骑验了文书,便带兵靠近了安庆城。城下并没有统一的大营,各军都是在城外各自扎营,看上去有些混乱。对比前年卢象升任总理时候整整有条的援剿军大营,李植感慨显然熊文灿治军没有卢象升得力。
  李植自己找了个地势较高的地方扎下营寨,生火造饭。
  李植一在城下扎营下来,就看到自己提前派到安庆的使者走了过来。看到李植,三个使者拱手说道:“将军大人,六省总理熊文灿已到安庆。将军诚宜早去拜见。”
  李植点了点头,随口问道:“城里还有什么消息吗?”
  三个使者对视了一眼,说道:“安庆城中传来消息,首辅温体仁致仕了!”
  宰相温体仁退休了?李植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愣了愣。李植想起自己送玻璃酒具被温体仁拒之门外的事情,暗道这人倒是个清官,怎么突然致仕了?得罪人了?
  不过这京城里的事情,不关自己的事。
  很快,便有三个熊文灿的传令兵到李植的营寨中找李植,让他到城中知府衙门议事。李植便带着兵部行文,走进城中知府衙门。
  李植进了衙门正堂,看到一片铁甲森森,几十个大明武官身穿铠甲站在正堂两侧,正在那里议论军情。
  正堂当中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文官,中等身材,留着长须,穿着正二品绯色官袍,大概就是六省总理熊文灿。熊文灿右手边坐着一个身穿正三品文官服的文官。正三品是兵部侍郎衔,穿这个官袍的大概是安庆巡抚张国维。再旁边还有知府等文官。
  李植验了文书,走进了正堂,一路走到熊文灿面前,大声说道:“天津范家庄游击李植见过总理大人!”
  听到李植的名字,熊文灿眼睛一亮,大声说道:“这位便是天子钦点的游击将军李植?”
  李植赶紧答道:“末将便是李植!”
  熊文灿哈哈大笑,说道:“李将军到达,我大军如虎添翼啊!李将军如此年轻便身居游击将军,可见不俗!”
  “总理大人过奖了!”
  听到熊文灿对李植的褒奖,再看李植不过二十一、二岁的模样,一众中老年武将眼里都闪出一丝不屑。
  熊文灿朝李植问道:“将军从天津一路过来,路上可太平否?”
  李植答道:“末将遇到两千流贼的马军,已经驱除,斩首六百余级!”
  听到李植的话,整个正堂里的武官都是一片耸动。斩首六百余级,这可是大胜啊!左良玉二月二十七日在潜山击破流贼,被称为大捷,也不过斩首千余级,其后左良玉骄纵得掠夺fù女,天子看在他立功的份上也不追究了。而这李植在来安庆的路上遇到两千马军,就轻松斩首六百余级,还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这是在说苦苦征战的其他武官无能么?
  果然,听到李植的话,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