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有那么紧张了。
  其他的亲戚纷纷围上来,轮流抽李道的旱烟。李老四抽了一口说道:“二叔你这么会享受,还不赶紧找个媳fù成亲啊?”
  李道说道:“找好了,城北裁缝店家里的小姐,过几个月就摆酒请你们!”
  众人愣了愣,哈哈大笑。
  众人正在院子里闲聊,突然听到哇一声清叫,便听到正房里菊儿的叫声:“生出来了!小姐生出来了!”
  菊儿是跟着崔合一起进李家的通房丫头,始终习惯把崔合叫成小姐。
  李植听到菊儿的叫声,喜出望外,正在那里高兴,就看到菊儿掀开门走了出来,满脸惊喜地大声说道:“老爷!是个男孩!”
  范家庄的继承人出生了。
  李植兴奋地拍了一下手,哈哈大笑,又问道:“夫人怎么样?”
  “小姐平安无事!”
  李植这才点了点头,转身接受亲戚们的恭喜。
  李植和几个亲戚正在院子里兴奋,还没走进房间里看儿子,就看到巡抚查登备走了进来。
  兵部征发李植的行文到达了天津,巡抚查登备带着大队人马,亲自把行文送到了范家庄,亲自到范家庄催促李植尽早上路。家丁看见巡抚来了,没敢让他在官厅外等待,直接把他引进了官厅。
  查登备走进官厅,看到院子里聚着那么多人的架势,好奇问道:“这是?”
  李植笑着上前给查登备行礼,说道:“今日犬子出生了,一众亲戚们过来看看!”
  查登备连声说道:“恭喜恭喜,这是嫡长子吧?我都不晓得还有这么一件事,没带礼物来!”
  “巡抚大人太客气了,若大人有空,等孩子满月了我再摆酒请巡抚大人过来。”
  查登备摇了摇头,说道“游击将军这满月酒摆不了了。”
  顿了顿,查登备说道:“兵部加急行文,点名让游击将军赴南阳援剿,游击将军速速准备,切在一个月内出发,莫要误了征期。”
  李植听到兵部征发自己的命令,一时有些无语。看来自己是出名了,兵部都开始点名召集自己了。连儿子的满月酒都摆不了了。大明朝内忧外患这么多,到处都要打仗,以后怕自己是没有安静的日子过了。
  不过自己是大明武官,奉命出征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李植拱手朝查登备说道:“下官一个月内一定开拨,巡抚大人放心!”
  查登备摸了摸嘴唇上的胡须,说道:“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我走了,你们好好照顾母子吧。”
  ……
  两广总督熊文灿不想离开广东本来他在两广天高皇帝远,捞了很多银子,他拿这些银子到朝中贿赂各路官员,朝廷上下都说他是贤臣,说他知军事懂民政。他在两广总督位置上做的名利双收,十分舒心,又怎么愿去做剿贼的苦差事?去剿贼一旦没做好,那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听到朝廷的征调,他的第一反应是上书推诿。
  他上了一个引起朝臣们耻笑的奏章,叫做“五难四不可”。
  然而他厚着脸皮的推诿没有效果,天子的回应,是催促他尽快上任。
  熊文灿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去了。他招募了两千熟悉火器的粤兵作为亲兵,便往南阳去了。
  六月,路过庐山的时候,熊文灿拜会了他熟识的空隐大和尚。
  空隐和尚看到熊文灿的第一句话就是:“公误矣!”
  熊文灿被这句话说得眼皮一跳,屏退左右,和大和尚走进里间,问道:“大和尚何出此言?”
  空隐和尚说道:“熊公觉得你带兵打仗的本事,能置流贼于死地吗?”
  熊文灿沉声说道:“不能!”
  空隐和尚又说道:“你觉得你的手下有能征善战的大将,能独当一面,能不需要你指挥就能剿灭贼寇的吗?”
  熊文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
  空隐和尚说道:“熊公做不到这两点,就挡不住流贼。但今上却因为熊公的名望授官给熊公,寄予厚望,而且十分急切。等过了几个月事情发展得不如意,恐怕熊公会因此得祸。”
  熊文灿听到这话,站在那里许久没有回答。
  好久,他才说道:“我想招抚流贼,如何?”
  空隐和尚说道:“我就知道熊公最后肯定是要招抚流贼的。招抚虽然好,但是流贼不是刘香之辈可以比拟的,熊公小心了!”
  熊文灿半响没有说话,最后叹了一口长气。


第0175章 击杀流贼骑兵
  李植给一千五百骑兵都配备了锁子甲。
  上次和正黄旗的战斗后,李植缴获了大量的鞑子盔甲。这些盔甲虽然被米尼步qiāng洞穿,但损坏面积不大,铁匠稍微修补一下就能继续使用。这些盔甲中又以清军白摆牙喇和马甲穿的锁子甲最精良,所以李植就把这些锁子甲修复后装备给了选锋团骑兵。
  骑兵有骑马近战厮杀的需求,需要盔甲的保护。
  铁匠们用了半个月,修复了这些锁子甲。
  这半个月,李植还招募了一千名民壮作为马车车夫和伙夫,加以训练。虽说剿贼行军在大明内地,可以就地购买军粮,但是还是要携带一些粮草随军备用的。李植准备了一千辆马车装载粮草,随军携带一个月的口粮豆料。
  这些民壮不但管理装粮马车,还要每天埋锅做饭。
  准备妥当,李植就于六月初五出发,率领八千战士往南阳去了。和以往一样,李植还是留弟弟李兴坐镇范家庄,处理突发事件。
  此时正是盛夏,气候炎热,没走几里就走出一身的汗,时间长了有中暑的危险。李植让部队清晨和黄昏行军,每天只走四十里。走了一个月,使者快马传报,说流贼集于安庆,熊文灿往安庆去了,让李植也往安庆去会合。
  李植便弃了南阳,往安庆去。
  又走了一个半月,走到了安庆地界。
  安庆地界上流贼聚集,反复遭遇流贼劫掠,十分萧条。李植一路看过去,只见村庄都是残破废弃,没有人烟。屋舍破败,屋里的东西不知道是遭贼还是被屋主搬走了,空空dàngdàng。田地就更是荒芜着,前几个月播下的庄稼像是野草一样没人打理。
  李植行军路过安庆府北面的几个州县大城,只见那城外聚集着遭贼的流民,密密麻麻,像乞丐一样蜷缩在城墙下的红土地上。难民们一见到衣饰体面的人就不停地磕头,求一碗稀粥喝。城中米价腾贵,大米一石涨到了八两银子,还有价无市。
  四处一副末世景象。
  四处流贼的哨骑时隐时现,李植让士兵们穿上盔甲,扛起步qiāng,全副武装行军。又走了一天路,李植走到怀宁县县境内,遇到了一股流贼马军。
  那流贼马军大概有两千人,大概是流贼外围的侦哨力量。他们看见李植部队人多,不敢上来骚扰,只远远地吊在三里外,派出大量哨骑侦查虎贲师的情况。李植被这支马军逼得一直保持战备状态,始终列着三排阵行军。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