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臣请以陕西、河南、湖广、江北为四正,四巡抚分剿而专防;以延绥、山西、山东、江南、江西、四川为六隅,六巡抚分防而协剿;是谓十面之网。而总督、总理二臣,随贼所向,专事征讨。”
  杨嗣昌是朱由检亲自从守孝的家里拖出来的。兵部尚书张凤翼吃大黄自杀后,朱由检环顾左右无可用之臣,最终选中了丁忧在家的杨嗣昌,天子夺情任命杨嗣昌为兵部尚书。
  杨嗣昌到京后,天子与他jiāo谈几次后,十分信任眷宠。杨嗣昌锐意进取,天子非常欣赏,几次召见杨嗣昌对答都超过了原定的时间。杨嗣昌所奏请的事务,朱由检无有不准的。天子还对杨嗣昌说道:“恨用卿晚。”
  看到天子对杨嗣昌的宠信,百官都对杨嗣昌避让,无人敢拭其锋。杨嗣昌这几个月上奏的奏章,内阁票拟一律表示同意。
  此时杨嗣昌站在皇极门大殿的中央,上奏讨贼方略。
  听到杨嗣昌的话,朱由检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杨卿这十面之网,用人如何?”
  杨嗣昌举着牙牌说道:“如今总督洪承畴、王家桢分驻陕西、河南。王家桢不足任,臣荐熊文灿代之。”
  朱由检知道熊文灿,那是招抚了郑芝龙的两广总督,素有贤名。既然杨嗣昌推荐,朱由检便决定大用这个熊文灿了。朱由检想了想,说道:“杨卿所言中切,那便擢熊文灿为兵部尚书,右副都御使,总理直隶、山西、河南、陕西、湖广、四川诸省军务。”
  听到天子的话,朝堂上的官员们一阵耸动,大臣们忍不住jiāo换了一阵眼神。天子因为杨嗣昌的一句话就提拔了一个兵部尚书,右副都御史,六省总理,这杨嗣昌在天子心中的地位实在是令人吃惊。
  杨嗣昌在朝堂上侃侃而谈,没有一个言官敢跳出来说不是。
  杨嗣昌也没想到天子会当朝答应他的请求,撤换王家桢,天子的信任让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但既然天子如此信任,杨嗣昌干脆就一口气把话说完了。他吸了一口气,又说道:“臣还有条策要奏。”
  朱由检说道:“杨卿说!”
  杨嗣昌顿了顿,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左右的言官们,这才大声说道:“为剿流贼,臣议增兵十二万,增饷二百八十万两。其措饷之策有四,曰因粮,曰溢地,曰事例,曰驿递。因粮者,因旧额之粮,量为加派,亩输粮六合,石折银八钱,伤地不与,岁得银一百九十二万九千有奇;溢地者,民间土田溢原额者,核实输赋,岁得银四十万六千有奇;事例者,富民输资为监生,一岁而止;驿递者,前此邮驿裁省之银,以二十万充饷!”
  杨嗣昌要加税!
  听到杨嗣昌的话,朝堂上一下子zhà开了,众官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杨嗣昌要加税,而且一次就加二百八十万两。他要在大明每亩地上增加田赋六合,要加税到新开垦的田地上,还要开富户捐监生之路,夺撤销邮驿省下来的银子。
  要是别人,这样的增赋上奏要被言官当场骂死。已故兵部尚书梁廷栋曾经提议加税,结果被言官痛骂,不到一年就被人弹劾免了官。言官们是万万不会允许哪个官员把手伸到田赋上去的。
  大明朝的官吏、勋贵和士绅已经把贫民的精血吸尽,哪里还有增赋的空间?加一点税赋,就是从官吏、勋贵和士绅的口袋里抢银子。如果权贵们退让,就是权贵们吃亏。如果权贵们不退让,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官逼民反。
  一旦加税,权贵们和贫民之间的博弈,就会把贫民们逼到造反的边缘。就会出现流贼所到一地,应者云集的局面。
  承担国税的大明百姓们已经无血可吸。
  众官一阵耸动,议论纷纷。可是这个杨嗣昌风头这么劲,哪个人敢得罪天子跳出来反对?
  窃窃议论的人发现议论的人多,却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反对,渐渐都有些尴尬地停止了议论。朝堂上渐渐安静下来,呈现出一种令人窒息的宁静。
  朱由检看了看安静的群臣,有些踌躇地摸了摸胸口。想了想,他说道:“朕知道了!措饷之策,容朕仔细考虑考虑。”
  杨嗣昌举着牙牌说道:“臣奏完了!”
  朱由检想了想,说道:“措饷关系重大,容朕思虑几天。但用人上,朕有一策!朕知道如今大明兵马以天津最强。天津兵马又以游击李植部最强!杨卿兵部要剿贼,可以调天津李植部援剿,一定大获助益。”
  听到天子的话,百官们又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天津兵马最强可以理解,前番范家庄大捷就是天津兵马斩获东奴首级七千六百。天津诸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但这个游击李植是何许人也,一个小小游击居然能让天子记挂。
  有人知道范家庄大捷的详情,和身边的人说道:“便是阵斩扬古利的一个cāo守,现在升为游击了!”旁边的官员才恍然大悟。
  杨嗣昌想了想,想起了邸报上抄录的奏章,范家庄大捷确实有李植这么一号人物。他又想了想,想起来这李植是击毙了扬古利的将官。这样的武官用起来,是会对剿贼的形势有利。
  这样的良将,不能让他闲着。
  杨嗣昌举着牙牌大声唱道:“臣得旨!”


第0174章 得子
  五月十六,崔合要生产了。
  李植找来了天津最好的接生婆,请到正房里等待时候。李植则站在门外,焦急地等待。
  没一会,听到消息的二爷爷李有盛,二叔李道,舅舅郑元,弟弟李兴,表哥郑开成,族弟李老四等几个就都来了。这些人是李植的下属,也是李植的亲戚。如今家族中就要添加一个重要的新成员,他们也要站到前排见证。
  如果是个男孩,那这个男孩就是李植的继承人了。李植的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众人都不怀疑李植会继续带领大家前进。但继承人同样重要。有了继承人,才能保证家族的利益能在几十年之后传承下去。
  如果没有好的继承人,团队就会因为缺乏权威而分裂。
  众人在院子里等待着,二叔李道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烟qiāng,点上烟草抽了起来。
  烟草在明末已经传入大明了,大明许多地方都有种植。有些地方甚至因为种植烟草利润太高,导致没有人种粮食而缺粮,政府三令五申不准种植烟草。不过这种禁令毫无作用,烟草的种植越来越广。在崇祯朝,抽烟的人遍布大江南北,抽烟被传为是一项有益身心的行为,十分流行。
  不过在范家庄的管理层里,二叔李道是第一个抽烟的,众人忍不住多看了那烟qiāng几眼。
  李道见众人看着他,把烟qiāng拿出来给李植说道:“给你尝尝鲜!”
  李植在后世当然抽过烟,不过穿越后几年他倒是没有抽过这个时代的旱烟。他吸了一口旱烟,把那烟气吞进肺里又吐了出来,感觉自己平静了一些,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