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看?你怎么知道自己仔细看的模样?你路上偷偷看了?”
  环儿愣了愣,才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讪讪说道:“我就偷偷看了一眼。”
  陈家小姐哼了一声,不再教训环儿。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看了半天说道:“有了这个镜子,画眉毛涂胭脂才知道该怎么涂,不会像对着铜镜时候那样模模糊糊了。”
  想了想,陈家小姐说道:“这真是好东西,不过我们不需要这么大的,有个巴掌大的就够了。环儿,你到箱子里取十两银子,去买一面十两的小镜子来!”


第0171章 扩大的买卖
  从一品都督同知,登莱总兵耿应节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范家庄大捷后,他从天津副将升为登莱总兵。虽然调到登莱做总兵,他依旧把小女儿留在天津。每隔几个月,他就回天津看一看。
  四月上旬,他又从登州回到天津,看一看女儿。
  耿华一看到耿应节,就眼睛一红,扑到了耿应节的怀里。
  “爹爹,你可算回来了!”
  耿应节笑着拉开耿华,说道:“我不在,有人欺负你了?”
  耿华红着眼睛说道:“爹爹和哥哥不在,他们都欺负我。爹爹,我也要去登州!”
  耿应节笑道:“登州没有天津繁华,你从小在天津长大,以后嫁个天津的郎君,多好。要是跟爹爹去了登州,那里满眼都是穷兵汉。”
  耿华嘟囔道:“天津也全是穷兵汉……”但她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转口撒娇说道:“爹爹,你这么久才回来一次,要给我买好东西!”
  耿应节笑了笑,问道:“买什么好东西?”
  耿华说道:“买镜子,隔壁秦家姐姐买了个城东李家的衣冠镜,别提有多清楚了,连眼睫毛都能数得过来,用来梳妆打扮最好了。”
  耿应节愣了愣,说道:“我也听说了这个镜子,听说在京城已经流行起来,大户人家都买有一面。”
  耿华拉着父亲的胳臂,说道:“爹爹给我也买一个衣冠镜!我涂胭脂时候要用。我再不打扮漂亮些,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来提亲的都快把门槛踏破了,你是一个都看不上。”耿应节笑道:“那衣冠镜可不便宜,听说要一百五十两一面!你就喜欢这些新鲜玩意,玩个几天就丢一边去了。”
  耿华抱着耿应节的胳臂,眼巴巴地看着父亲。
  耿应节拿娇滴滴的女儿没有办法,一拍手说道:“好罢,给你买一个,下午我们就去李家的店铺里买一面来!”
  耿华放开耿应节的手臂,欢乐地拍起手来。
  耿应节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爹爹如何?”
  耿华拍手说道:“爹爹最好了!”
  ……
  四月份,玻璃镜子的销量越来越大,已经把李植三月份的积存镜子全部卖出去了。李植赶紧又雇佣了五个人增加人手制造镜子,赚更多的银子。镜子比玻璃酒具的利润还要高,李植把玻璃酒具的产量都压缩了一些,腾出产能来生产镜子的玻璃。
  这天李植正在玻璃作坊里研究怎样提高产能,听到家丁来报告,说有天津中路管粮通判余毕池拜见。
  天津镇分为五路,其中中路包括天津卫城和范家庄。天津中路管粮通判管理天津中路的粮草军饷,是天津中路武官眼里的大红人,一般的游击参将见到他都要恭敬行跪礼。但李植主要力量依靠家丁,家丁的粮草一直是自筹,所以他也没有把这个通判太当一回事,只是去拜见过一次就没有往来了。
  通判亲自跑到范家庄来做什么?李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回到官厅。走进二堂,李植看到管粮通判余毕池带着一个面容清瘦的中年人已经坐在那里等待了。
  见到通判,李植没有行跪礼,而是拱手作揖说道:“通判大人亲自来访,有失远迎。”
  通判余毕池知道李植是个有实力的,连总兵骆振定都被他干翻。而且李植对一千营兵的军饷粮草也不太上心,余毕池多给一成少给一成李植都可以。反而是余毕池忌惮李植的实力,分配粮草时总对李植另眼相看。
  余毕池对李植不行跪礼倒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拱手说道:“游击将军别来无恙!”
  通判又指着旁边的中年人说道:“这是舍弟余毕仁!”
  那个中年人拱手行礼,唱道:“余毕仁见过游击将军大人!”
  李植听到来人的自我介绍,知道这是天津八大商号之一的余家余毕仁。余家经营粮食,利用余毕池管粮通判的身份调集船只,从运河进来大量的南方大米在京畿销售,获利匪浅。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北方越来越依赖南方的粮食供给,余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
  这余毕仁来找自己做什么,难道他也要买镜子?
  李植正在那里琢磨,就听到余毕仁说道:“游击大人的镜子生意越做越大,令人羡慕!”
  李植呵呵笑了笑,没有回答。
  余毕仁说道:“在下想每个月和游击大人购买三百面小镜子,贩到南方去售卖!”
  原来真是买镜子的。
  李植笑道:“余公也要买镜子?”
  余毕仁说道:“不少漕船回南方都是空船回去,不贩卖些东西实在太可惜了。游击大人的镜子十分新奇,一定有销路。”
  李植笑道:“这镜子要用透明玻璃做成,成本颇高!”
  见李植一上来就说成本高,余毕仁知道李植这是要讨价还价了,拱手说道:“在下一年买三千六百块镜子,游击将军大人能让利多少?”
  李植突然想到这余家做粮食买卖,自己是不是可以跟他买些养猪的麸皮和米糠呢。如今李植养着大量的猪仔,每个月需要大量的麸皮和米糠,靠小商贾从各地贩卖推高了价格,如果有余毕仁从江南大批贩来,成本会低一些。
  “余公,我想和你买大量的麸皮和米糠,不知道可行否?”
  余毕仁闻言一喜,拱手说道:“麸皮和米糠是贱物,我在南方积存甚多。游击大人要的话,我可以运来便宜卖给大人!”
  李植这才欢喜说道:“如果这样的话,我的小镜子可以便宜些,九两一面卖给余公!”
  余毕仁说道:“游击大人再便宜些!”
  “已经是成本价了!”
  “游击大人说笑了!”
  “确实是成本价!”
  和余毕仁讨价还价一番,李植最后死死咬住了九两银子的底价,和余毕仁说好了三百面小镜子一个月的生意。李植又和余毕仁订下了买麸皮和米糠的生意,让余毕仁以优惠的价格从江南运来这些猪食。
  谈了一个小时生意,双方都比较满意,通判余毕池便带着弟弟回卫城了。


第0172章 骑兵和手铳
  四月上旬,李植的镗床已经造好了三个月,工匠们已经生产了六千多把新qiāng。李植的四千新兵已经人手配备一把米尼步qiāng,并且每天打靶。
  经过几个月的shè击训练,大多数新兵都能在两百米距离打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