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进了屋,取出一个陶器罐子来,说道:“此便是石榴罐!”
  李植点了点头。
  曹守道又从厢房一个陶罐里摸出一个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包磨成粉末的朱砂。
  他将朱砂粉末填入石榴罐内,到九分满的程度。然后在罐颈内塞满稻灰。取出一个与罐口大小一致的瓦片罩盖,中间开有透孔,并用细丝在瓦盖上绑十字线,将其拴牢在罐口。
  曹守道把石榴罐反转,chā在孔径相同、有一定深度、盛满水的“水罐”之上。二者之间的接口加以密封,然后将这两只相衔在一起的套罐悬挂于“丹灶”之内,水罐的下面与四周都用土填实,仅露石榴罐暴露在土面之上。
  再下一步,是在土面之上安置炭火,于石榴罐四周及顶面进行烘烤。朱砂的主要成分是硫化汞,受热会分解成硫和汞蒸气。汞蒸气有剧dú,但是曹守道的装置是密封的,汞蒸气全部流进了下面一个装冷水的水罐里冷却。
  果然,加热没多久,就看到有液态水银出现在下面的罐子里。


第0168章 玻璃镜
  李植看见老道士提炼出水银,心里欢喜,便说道:“曹道长,我要用大量的水银,以后你便专门为我提炼水银如何?我给你月钱四两,三餐有荤的待遇。”
  曹守道听见李植的话,面有难色,说道:“大人,小道每日忙着炼丹,是要求那长生之道的,恐怕不能为大人炼水银。”看了看李植的脸色,曹守道说道:“不若我把这提炼水银的方法一百两卖给大人,大人另找人去cāo作便是了?”
  李植看了看曹守道,觉得这道士还挺会赚钱,一开口就是一百两。李植笑了笑说道:“一百两太贵了,道长便宜些。”
  曹守道看着李植说道:“这提炼水银的法门也算是我师门的一项秘法,有许多关键细节。我的秘法不似其他方法,能筛除朱砂中的杂质,提取纯正水银,更能保住cāo作者的安全。我一百两卖给大人算是便宜的了。若是再低,就对不起师门的先师了。”
  原来他的秘法还能除去朱砂中的杂质,那确实比较值钱。李植见他说得有模有样,不再杀价,说道:“那就一百两吧,我买你这一套方法。不过你要随我去范家庄,把这套方法传授给我的人,教到他们能独立cāo作为止。”
  曹守道说道:“那是自然。”
  解决了水银的来源,李植又在天津城里买了些锡块,回到范家庄开始试制玻璃镜子。
  李植找来几块锡块,切开丢在水银里。锡是溶于水银的,但是锡块在空气中会形成一层致密的氧化膜,有了这层氧化膜锡就没法溶入水银了,所以要切开。不过李植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发现溶解得很慢。
  以这样常温时的溶解速度,锡和汞融为一体要好长时间,李植等不及了。
  李植干脆把水银和切成小块的锡块放进小陶罐里,在院子里用小火加热。水银沸点是三百多摄氏度,小火加热的温度低于三百度,只是让水银化为液态,不会让水银沸腾。不过水银在沸点以下也会挥发,其蒸气有剧dú,所以李植人走得远远的。
  等那水银和锡都融化了,李植长吸了一口气,这才屏气走了过去,把小炉子里的火弄灭了。
  李植屏气用棍子搅拌液态的水银和锡,发现二者已经互溶,成为了锡汞齐合金。
  李植憋了一会气就走到远处透透气,然后回来cāo作。这样来回跑了十趟,李植发现锡汞齐冷却凝固了,成为了一摊固态金属。
  李植去玻璃作坊里取来一块人脸大小的平板玻璃,作为镜子的模板。
  他回到院子里,再次加热熔化锡汞齐合金。等锡汞齐合金变成液体,李植找来一把小刷子,屏住气息将锡汞齐合金刷在了平板玻璃的一面上,刷了厚厚好几层。
  每刷几下李植就要去远处透气,刷人脸大的玻璃用了李植一刻钟。
  然后李植等玻璃上的锡汞齐凝固。等了半个小时,玻璃上的锡汞齐变成了固体,李植举起那片玻璃正面一看,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脸庞。
  穿越这么久,李植还是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样子。李植的第一反应是这张脸怎么和穿越前的自己这么类似,起码有八、九分相似。两张脸若是先后出现,恐怕旁人要以为是同一个人。
  那镜子没有后世的铝镜子明亮,有一点点暗,但足以看清自己的毛发肤色了。说它暗是和后世的镜子比,比起这个时代只能粗粗看清人影的铜镜,那是好了不止一点点。
  这镜子算是做成功了。
  李植心情大好,又用刷子给镜子背面的锡汞齐涂层涂上厚厚几层树漆做保护层,这面镜子才算完工。
  做出了这面玻璃镜子,李植先给崔合送了过去。
  崔合正在屋子里绣花,看到李植拿过来的玻璃镜子,眨了眨眼睛仿佛有些不相信。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清楚的镜子啊?真的能看清楚睫毛呢!”
  李植说道:“我没耍赖吧!”
  崔合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百看不厌,说道:“原来我生得这么好看的?”
  李植笑了笑,说道:“我家娘子是最漂亮的了!”
  崔合闻言脸上一喜,竟有些脸红了,不好意思再去看镜子。想了想,崔合说道:“夫君好厉害!”
  李植笑道:“这面小镜子给你了,你慢慢研究吧!等我做了大镜子,再给你大镜子。”
  崔合欣喜地接过了镜子,小心地把镜子放在了桌子上。
  试验造好了镜子,李植就开始组织人手批量生产了。
  这玻璃镜子在这个时代是绝对的奢侈品,李植决定卖个高价,那自然就要重视保密工作。李植决定把镜子的原材料配置、锡汞齐烧熔、锡汞齐刷镜面和刷生漆保护层全部分开来,每种工序jiāo给一个人cāo作。这样就算有人买通一两个工人,也没法知道镜子的制造方法。
  当然,李植还从源头上控制着秘方——透明玻璃只有李植能生产,没有大块的透明玻璃就没法生产镜子。
  李植找了五个工人生产镜子。李植不需要这种镜子产量很高,五个人一天能生产二十面大小镜子,已经足够李植销售了。
  看见镜子经过自己手上生产出来,五个工人围着镜子上看下看,说不出的惊讶。原来世界上竟有这么清晰,可见毫发的镜子。工人们对将军大人惊为天人,不明白将军大人怎么能想出这样高明的法子。
  将军一定是鲁班下凡吧?
  李植拿生产好的镜子给手下们观摩,李兴看到镜子第一反应是往旁边一躲。
  “大哥,这是妖法吧,把我的脸全装进去了!”
  李植啐道:“什么妖法,镜子你明白吗?”
  李兴这才又看了一会,冲镜子咧了咧牙。
  郑开成对着镜子看了半天,赞叹道:“大人,这镜子也太清楚了,我终于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李老四看了看镜子,赞叹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