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他何时想过自己能得到这样的礼遇?
  将军又问马老大左手写字练得怎么样了,说只要三年内能练好字,伤兵补贴不会停!
  马老大这才知道,将军大人说六个月只是随口一说,意思是越快学会识字越好,并不是逼他六个月内就学会写字,当时马老大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得到了勋章后,马老大每日出门都把勋章别在胸前。范家庄的百姓们看到马老大的勋章,不但不歧视他只有一支左手,反而对他格外的尊敬——连将军都这么尊敬受伤老兵,还有哪个敢对有勋章的老兵不敬?
  无论马老大走到哪里,人们只要看到马老大的勋章,就对他彬彬有礼。他去买菜,那些菜贩子帮他把蔬菜一个个放进菜篮子,不让他动手;他去买笔,卖毛笔的商户把毛笔帮他放进怀里才罢休。他去买棉被,卖棉被的商户帮他把棉被绑在背上,绑紧了才让他回去。
  众人看到马老大的勋章帮助他时候,都把马老大当作一个英雄。马老大知道,那种情绪真的是尊敬,不是可怜。
  每个人都感激马老大为保卫范家庄所做的付出。
  但马老大不愿意待在家里吃伤兵补贴,他希望能继续为范家庄出力。马老大依旧是拼命练字,到了崇祯十年二月下旬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两千个字,能看懂简单的文书了。
  这一天,他走进了官厅找到郑百户。
  “百户大人,我是奉将军命来应募文员职位的!”
  郑晖看到马老大左胸的勇士勋章,格外地热情。他招呼马老大坐下,这才说道:“对于立功受伤的伤员,我们这里确实是有照顾政策的!你左手能写字?”
  马老大自豪地说道:“我左手能写,我现在认识两千个字!”
  郑晖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便来我这里做个档案室的文书吧,平时就是对各项文书分类保管,只要识字,能分清楚文书的种类就能干!”顿了顿,郑晖说到:“一个月月钱二两,三餐有荤!你愿意做么?”
  马老大听到郑晖的话,心里一喜,欣喜地说道:“我愿意做!十分地情愿!”


第0167章 寻觅水银
  二月二十一日,京城消息传来:骆振定被查实贪赃枉法,在天津镇海营三年任上贪墨军饷五万六千七百两,更有兼并良民家产之罪,私调总兵营军马逐私利之罪,数罪并罚罪不可赦,被弃市于京城菜市口。同时骆家被抄家,所有抄得财产一律充公,以补充骆振定贪污的军饷。
  骆振定的家人统统被赶出总兵府,有亲友投奔的投奔亲友,没有亲友投奔的就流落街头。
  好在骆振定嘴严,在大牢里没有供出贿赂天津各路官员的事情,否则这些官员的反击能让骆振定的弃市变成诛族。
  消息传来,天津的官场一震。众官看到骆家的下场,都暗道李植受天子宠眷实在不可欺。那些之前还觊觎李植产业的人们此时一个个都吓得赶紧收手,李植在天津官场的地位短时间内又稳固了几分。
  李植把这些人的反应看在眼里,暗自欣喜。能震慑住这些屑小,李植的财产安全大大提高了。
  消息传来的晚上,李植身穿御赐飞鱼服,在范家庄官厅里大宴手下。各个条线的几百管理人员和军官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酒ròu丰盛的晚宴。酒宴上李植很高兴,一桌一桌地敬酒。众人也十分兴奋,一个个开怀痛饮。
  热闹的宴席,向外界昭告着李植在这次斗争中的大胜。
  听说觊觎将军产业的总兵被天子弃市,范家庄的百姓们也十分高兴。将军大人的产业保住了,范家庄百姓的好日子就保住了。不少富庶的家庭拿出鞭pào燃放,孩子们在鞭pào旁追逐嬉闹,城里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闹了一个晚上,范家庄到了亥时才渐渐安静下来。
  李植喝了不少酒,第二天太阳好高了才爬起来,看到崔合挺着大肚子在铜镜前梳妆。
  李植身上还有些酒气,对崔合说道:“娘子,你这个镜子也太寒碜了,我给你做个能看清楚睫毛的镜子!”
  崔合高兴地转身过来,急急说道:“那可是你说的!不准耍赖反悔!”
  李植被崔合的孩子气逗乐了,笑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崔合知道李植又嘲笑她幼稚,一瘪嘴就转头回去了。
  李植从床上爬起来,倒是真的决定搞出玻璃镜子来了。这个时代的铜镜效果太差,只能模模糊糊看个眼睛鼻子。
  李植要做锡汞齐玻璃镜子。这种镜子用锡汞齐反shè光线,用玻璃和树漆保护锡汞齐镀层,不但能清楚照出人脸,而且经久耐用。
  不过要做这样的镜子,首先要做出锡汞齐合金。锡好办,天津卫城就有商人经营。李植坐在床上,琢磨在哪里可以大规模搞到水银。想了想,李植没什么头绪,决定去问问。
  李植招来了经营碱面的薛员外。薛员外走南闯北,认识的人多。如今李植贵为从二品都指挥同知,见一个商人当然不需要亲自上门,派人传唤就可以了。
  薛员外听到游击将军召唤,从天津城赶了过来。进了官厅见到了李植后,薛员外行了跪礼,这才入座。
  听到李植的询问,薛员外拱手说道:“游击大人,据我所知,天津城里没有商户经营水银!”
  李植有些失望,问道:“那我想要大批水银怎么办呢?”
  薛员外抚须想了想,说道:“大人可以从yào材行买朱砂,然后找人提炼水银。”
  “找人提炼水银?找谁呢?”
  薛员外侃侃说道:“在下认识一个真道士,他有提炼水银的石榴罐,我将他介绍给大人!”
  李植答道:“全赖薛员外介绍了!”
  薛员外说道:“这道士叫曹守道,住在天津卫城里。如果大人要看道士现场演示,不如和我一同去道士家中找他!”
  “那便一起去!”
  李植带着几个家丁举着旗牌打着旗帜,和薛员外骑着马往天津卫城行去。李植进了天津城,发现那道士的屋子位于城西,是一个两进的小院子,布置得颇为雅致。李植看到那院子,就觉得这是个真道士。
  薛员外拍了拍院门,一个头挽总角的孩子打开了院门。薛员外道明了来意,那孩子便跑进院子里报信去了,过了一会,一个头戴逍遥巾身穿法服的道士来了,把两人迎进了院子。
  院子里摆着一个丹炉,厢房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陶罐,看来这是个会炼金的道士。
  那道士高高瘦瘦的,留着长长的胡须,衣服里chā着一个拂尘。他也不摆架子,见到李植的行头就下跪行礼,这才站起来说话。
  “在下天师派小道,道名曹守道,道号灵虚散人。见过大人。”
  李植好言问道:“曹道长会提取水银么?”
  “在下会的,便是用石榴罐提取!大人若是想看,贫道可以现场演示!”
  “那本官就看一看!”
  曹守道带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