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笑了起来,转头看向孟老头。
  孟老头站在一边,似乎还在ròu痛自己失去了李植这一个大主顾,没注意到薛员外和李植的对话。此时他突然见薛员外冲自己大笑,却有些不明白,没有回应,而是转头看了李植一眼。
  倒是那个开门的仆人,跟着他家主人薛员外笑了起来。
  薛员外笑了一会,淡淡说道:“这个小友,说笑起来也是有趣啊。十二文一斤卖给你,我要亏本!”
  “那薛员外开价多少?”
  薛员外被李植逼得出价,只好捻了捻胡子,大声说道:“十六文一斤!公道价!”
  李植直接说道:“这个价格太高!”
  那薛员外大声说道:“我给孟掌柜也是这个价格。如何高了?”
  “我一次买的是一万斤,这么大的量,怎么能和半天没一笔生意的孟掌柜去比?”
  薛员外点了点头,笑道:“那我给你一个优惠价格,十五文半一斤。”
  李植暗骂这薛员外抠门,一次只降这么一点价钱,摇了摇头道:“还是太高!”
  薛员外吹了吹胡子,不满说道:“再低低不下去了,再低我便要亏本了。”
  李植看了看薛姓商人,侃侃说道:“薛员外,我可是一次跟你买一万斤!而且我以后生意越做越大。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和你买更多。”顿了顿,李植说道:“我这么大的量,没有优惠的价格是不行的。今天我便和你说个最高价吧,十四文一斤。”
  听到李植的报价,薛员外脸上一黑,暗道这少年怎么杀价这么狠辣,已经杀到自己成本线上面一点了。顿了顿,薛员外十分不爽地说道:“这个价格,我怕是做不了。”
  李植正色说道:“薛员外,你也说了,从漕运入京师的碱面你只供应了一半,显然这天津卫还有其他的碱面商贩过路。薛员外你不知道,我对碱面的需求是一天大过一天,倘若薛员外不做我的生意,我去和其他碱面商人做生意,那到时候生意做大的,就是薛员外的竞争对手了。”
  那薛员外被李植说得十分不爽,呐呐问道:“你的生意,以后要做多大?”
  李植想了想,侃侃说道:“只怕到时候一个月要给你买十万斤!”
  薛员外吃了一惊,问道:“要这么多碱面?你买去做什么?”
  “这便是我的秘密了!”
  薛员外显然是被李植描绘的前景吸引,开始重新估计形势了。他吸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十四文再加一点,十四文半我便允了你!”
  李植看着薛员外的脸色,知道薛员外已经投降,淡淡说道:“半分也加不了!”
  薛员外见李植死死咬住价格,气得冷哼了一声,咬牙说道:“好,本来我这碱面,至少也是要卖到十五文的,不过既然小友你以后要做这么大的买卖,我就成本价格,十四文一斤卖给你了!”
  薛员外这话说得清楚,是因为李植以后的大量采购自己才低价卖给李植的。如果李植是在吹牛,以后没有这么大的量,薛员外就可以名正言顺提价到十五文了。
  李植也知道薛员外话里的心机,不过肥皂产业的发展迅速,逐渐扩大规模是必然的,李植并不担心这个。
  见李植一路杀价,以这么低的价格买到货物,孟老头十分惊讶,暗道这十八岁的少年怎么这么精明,顿时看向李植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李植伸出手来,和薛员外握了握手,笑道:“那就仰赖薛员外的供货了,后天起我便要货,还请薛员外清早把货送到东城井边坊李家。”掏出一贯铜钱,李植又说:“这一贯铜钱,便是订金。”
  薛员外当然不懂得二十一世纪的礼仪,不知道李植为什么握了一下自己的手。他无奈地笑了笑,让站在一边的仆人收下了订金,说道:“你放心,既然你买了我的货,我自然会给你送到门上。”
  “还没有请教薛员外的名讳!”
  “不才薛六安!”
  李植这才作了一揖,淡淡说道:“李植告辞!”


第0018章 姥爷
  以批发价谈好了原材料,李植制造肥皂的成本就大幅度降低了,从八文半降到了六文半。以如今一个月六万五千块肥皂的量,这每个月就节约了一百三十两银子。
  订好了原材料,李植转到了城里的锅店街,订做了十口半丈宽的深底大锅,让人第二天送到了家里。趁着还没有天黑,他又转到竹器街,买了五十个半米长宽两寸深的竹器盒子,用来盛放冷却风干的肥皂。
  忙完了这些,李植才回到了家里。
  虽然忙了一天十分疲惫,但李植仍然十分有精神。李植猜测大概是自己在这明末的事业蒸蒸日上,给自己一种兴奋感,支撑着自己的精神。穿越前,做工业设计师为人打工的时候,李植的精神可没有现在这么好。
  今天李植没有在家做肥皂,李兴和母亲郑氏两个人做了三百多块肥皂,也是忙得晕头转向。此时见李植回家,李兴便是一阵抱怨:“我和娘忙得筋疲力尽,哥哥你倒是溜出去买东西做大爷了?”
  李植对这个大咧咧的弟弟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付诸一笑。
  晚饭是白米饭和一大盘猪ròu丝炒白菜,李植二叔和李老四也一起吃饭。这个时代的家猪不吃饲料和瘦ròu精,ròu质十分鲜美,五口人边吃边聊,吃得十分香甜。
  吃饭的时候,李植就对郑氏说道:“娘亲,如今我要扩大生产,还要招十来个人。你看看姥爷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人手,我们二两银子月钱雇了!干活还给一日三餐。”
  听到李植的话,郑氏有些忐忑地看了一眼李植二叔,说道:“植儿,李家还有那么多穷亲戚,你二爷爷拼命推荐人来我们家做工呢。如今便用郑家的人,说不过去的!”
  明代fù女一旦嫁了人,便是夫家的人。如果偷偷把夫家的好处带给娘家,是违背fù德要被人背后骂的。郑氏是个本分的fù女,哪里敢在这个时候用郑家的人?
  李植笑了笑,说道:“李家也没有那么多亲戚,总不能让李家所有人都来我们家干活。我给李家十个名额,在这之外再招三个郑家的人,旁人也没有话说!”
  郑氏犹豫了一会,呐呐说道:“真用得郑家人么?”
  李植拍了拍胸脯,大声说道:“这事我做主,谁敢嚼舌头?娘亲你待会就去姥爷家和姥爷说了,让他明天推荐三个人来。”
  李植的二叔见李植拍胸脯,也跟腔说道:“嫂子莫要担心,只用三个郑家的人,没有人会议论的。”
  郑氏这才转口说道:“也是,只用三个人,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笑了笑,郑氏说道:“那你姥爷可要高兴坏了。你那几个表兄都是穷哈哈,这一个月赚二两银子,还管饭,要把他们高兴坏了。”
  李植笑了笑,转头对二叔说:“二叔,那你今晚就去和二爷爷说,让他再从家族里选十个老实本分的来做工,先列个名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