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5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上救下的难民。这些天德远村的农民白天修水渠,晚上都待在家里。但失踪的这一户家庭不舍得闲着,喜欢晚上出门割猪草,一家五口人一起行动。大前天修水渠时候这五口人缺席了,结果管施工的吏员去他家敲门,发现屋里人去房空。一直到今天,这一户五口人也没有回来。
  这五口人家里没有被劫,屋里的东西都保存完好,就连箱子里的五两银子都没人动过。这一户人身上没有值钱东西,按理说不会有人对它们动歹心,但五口人就这样从范家庄消失了。
  李植听到郑晖的话愣了愣。
  难道这户人是嫌范家庄不好回乡了?那屋里的东西也该带走啊!可棉衣棉被如今都没有带走。
  李植坐在椅子上想了想。
  想了几分钟,李植一拍大腿,大声说道:“糟糕,有细作进城了!”
  这一户人晚上提着篮子去割猪草,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唯一有价值的就是腰牌。这五口人突然消失,不可能是别的原因,肯定是被歹人夺走了腰牌。而歹人夺取腰牌进城,目的只能是刺探情报。
  这些歹人必然是想用腰牌进城,刺探一番情报后晚上从城墙上翻出去。
  郑晖愣了愣,也很快反应过来,说道:“是呀,大人,这五口人身上没有银子,一定是细作为了进城,杀了这五口人夺走了它们的腰牌!”顿了顿,郑晖问道:“大人,谁会派出细作来刺探范家庄情报,下这么狠的手呢?”
  李植站了起来,说道:“我猜是东奴!”
  能够组织细作刺探情报,干出杀人夺腰牌的事情,基本上只能是鞑子了。东奴最善细作,他们的暗探遍布大明北疆,大明的大事没有一件东奴是不知道的。所以每次流贼一陷入困境,鞑子就能恰到好处地入塞掠夺,救活流贼。
  李植击败了正黄旗,皇太极不可能不派人来刺探情报。这五口人肯定是着了鞑子的道。
  李植大声说道:“郑晖!传令下去,关闭四面城门,派士兵巡逻城墙。然后组织士兵在城内搜索,一家一家的搜,找到那一户人丢失的腰牌为止!”
  郑晖听到命令,赶紧下去传达了。
  李植在正房里来回踱步,思考这件事情。
  鞑子的细作想进城刺探情报没那么容易:自己去年起严控范家庄安保,没有腰牌或者城内居民做保不让进城。小孩的腰牌大人是不能用的,女人的腰牌男人也不能用,即便是鞑子细作杀了一户人家夺走腰牌,也只能使用两个chéng rén的腰牌,只能混两个成年人进城。
  而且腰牌的号码暗藏规律,不知道底细想伪造腰牌也是不可能的。
  这一件事情不算什么大事,鞑子的手段也不算高明。自己如今注意起来了,鞑子的这次刺探肯定要铩羽而归。比较让李植担心的是:鞑子注意到自己了。
  自己这个小小的游击将军打残了正黄旗,已经引起鞑子的关注了,这不是一件好事。比如说,李植以后的安保工作要做得更严密了。
  李植一声令下,全城的士兵行动起来了,在城中四处搜查细作。
  李植在官厅里焦急的等待。不过他很快就得到了结果,中午,李兴押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走进了官厅。
  “大哥!细作抓到了!是东奴的人!”


第0165章 皇太极的忧虑
  朝鲜半岛北面的义州市,一只庞大的行军队伍正在往北面行进。
  这是征服了朝鲜,班师回朝的满清军队。长长的队伍一眼看不到边,到处都是盔甲鲜明,骑着军马的清军士兵。
  队伍中间,是皇太极的行幸仪仗。
  首先走过去的是清国皇帝亲营中的六百名“葛布什贤超哈”,他们清一色的黑甲黑缨,骑着骏马。葛布什贤超哈每个牛录只取两名,都是清国最彪悍的战士,被选为皇帝的亲卫营。
  开路的“葛布什贤超哈”后面,仪仗最前面是举着十把妆缎伞的队伍。那妆缎伞每把都染着五种颜色,十分华丽,跟在开路的骑兵后面。
  妆缎伞的后面,是高高举着的十杆销金龙纛。金色的销金龙纛远高于一般的官纛和织金龙纛,只有最强壮的力士才能举得动。此时龙纛耷拉着长长的穗尾,随着举纛的力士逐渐前行。
  再后面是十杆销金龙小旗,再后面是六把双龙扇、四把单龙扇,都是艳服的战士举着。
  旗帜和扇子后面是举着各色武器的队伍,有豹尾qiāng、大马、弓矢、金钺、星、御仗、吾杖等各色武器,每种十个,各由十个力士举着。
  这一百多个力士的后面,才是皇太极的华盖车驾。那华盖全有绸缎制成,上面绣满了祥云海浪,牡丹仙鹤,蛟龙猛虎,十分华丽。身材肥胖的皇太极坐在六匹马拉着的车驾上,行在华盖之下。
  华盖的两边和后面,是佩刀护卫的一众清国武官。
  再后面,则是金、笙、云、管、金钲、铜钹、鼓、唢呐、号等乐器,一路敲打不停,演奏着北国的音乐。
  这一套行头,是皇太极从明国降臣那里学来的,自他称帝登基后就一直cāo持着,用以显示皇帝的威仪。
  浩浩dàngdàng的队伍,一路往北方开去。
  这一次,皇太极亲征朝鲜,责其渝盟助明之罪。清军势如破竹连克义州、安州,直逼都城平壤。朝鲜国王李倧惧,率长子及百官遁南汉山,令次子携眷属避于江华岛,向明求援。清军渡汉江,直抵南汉山城西驻营。清太宗遣使谕降。未几,李倧知江华岛陷,援兵皆败,二月乃献上敕印,降于清。
  这是清军,或者说后金的第二次进攻朝鲜。十年前,继位伊始的皇太极命阿敏等人率军进入朝鲜。朝鲜屈从于后金的武力威胁,迫不得已与后金议和,虽仍然维持与明朝的宗藩关系,却不得不与后金建立“兄弟之国”的邦jiāo关系。
  而这一次,第二次征朝鲜,清军兵锋所至,摧枯拉朽。皇太极彻底打败了朝鲜,朝鲜奉印而降,跪行称臣,再不敢和大明有所瓜葛。
  从此在满清东翼再无军事力量可以牵制满清,清军可以专心致志地对付大明。
  此时班师回朝的大军中,皇太极摆开仪仗,艳服凯归。
  清国内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骑马行在皇太极车驾的旁边,弓着高大的身子和皇太极说话。
  内秘书院大学士职掌撰写与外国往来书札,掌录各衙门奏疏、辩冤词状、皇上敕谕、文武各官敕书并告祭文庙谕、祭文武官员祭文,可以说是文臣之首。范文程本是沈阳大明人,自努尔哈赤时代就投靠女zhēn rén,如今终于位列高位,执掌内秘书院。
  范文程看着浩浩dàngdàng的仪仗队伍,朝清国皇帝说道:“皇上,如今朝鲜降伏,东边再没有牵制,以后攻打大明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皇太极摸着嘴唇上的胡子,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次攻破了朝鲜,却高兴不起来!”
  范文程眼珠转了转,说道:“皇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