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5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有竞争。班长说了,士兵个人每半个月总结一次训练结果:每个班表现最好的一名士兵可以在军服右臂上别一个红丝带,证明这个士兵是上等兵。上等兵接下来半个月ròu食增加一两,蔬菜增加一两,站队列时候站在本班的最前面。
  今天,就是雷三所在的班第一次个人训练总结日。
  这十五天,雷三表现得很好,每天练队列都能拿到九分以上——每天站队列班长都为士兵们打分,从零分到十分。雷三能在十五天内全部拿到九分以上,表现属于上等了。一个班七个新兵只有三个人做到这一点。
  而且雷三打靶打得也很好。打了十五天靶,雷三已经能七十步外十发上靶六发了。同一个班里,能做到这个成绩的也只有三个人。
  而关键的是,能同时在站队列和打靶上表现优异的,在雷三这个班只有两个人,除了雷三就是一个叫做秦老大的新兵了。雷三在十四天内得了二百一十三分,而秦老大得了二百一十一分,死死咬着雷三。
  今天是十五天个人总结的最后一天,今天中午的打靶,是雷三和秦老大分出胜负的最后决战。
  雷三站在打靶场上,吸了一口气,举起了他已经很熟悉的米尼步qiāng。
  咬开yào包一端,打开火门,倒引yào,清理qiāng膛,撕yào包另一端,倒颗粒状火yào进qiāng膛,压火yào,装子弹,压子弹,雷三熟练地完成了准备工作,瞄准了七十步外的人形木靶。
  啪一声qiāng响,烟雾冒出,雷三shè出了子弹。
  清膛,装弹,雷三稳稳打出了第二发,第三发,第四发……一共打完了十发子弹。
  打完十发子弹,所有打靶的人放下步qiāng,班长走到一百米外的靶子上观看结果。
  “雷三,八qiāng上靶!”
  雷三听到班长的呼喊,兴奋地把拳头一挥。八qiāng上靶,这已经是雷三最好的成绩了,雷三相信自己能靠这个成绩压秦老大一头。
  果然,班长看到秦老大的靶子后喊道:
  “秦老大,六qiāng上靶!”
  听到班长的呼声,雷三欣喜地笑了起来,自己比秦老大多两qiāng上靶,雷三知道自己赢了。除了悻悻的秦老大,五个同班的战友都围到了雷三身边。
  “雷三赢了!”
  “好样的雷三!”
  “雷三这半个月是上等兵!”
  班长走过来,笑着拍了拍雷三的肩膀,把一条红丝带别在了雷三的右臂战袄上。
  “好样的雷三,这半个月你就是我们班的上等兵了!”
  雷三在家里一直被父亲和哥哥轻视,在村里也总是被人欺辱,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被人这么重视,被人这么夸赞!他看了看围在他身边的同班战友们,咧开了憨厚的笑容。
  别上了红丝带,雷三发现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群关注的焦点。到了食堂吃饭时候,其他士兵们都时不时看着雷三的右臂,眼神里带着一份若有若无的羡慕。就连食堂里打饭的师傅,看到雷三的红丝带时候都客气了几分。
  “上等兵,加一两ròu,加一两菜!接好了!”
  雷三看着碗里大块的五花ròu,又咧嘴笑了起来。


第0164章 东奴细作
  崇祯十年一月二十日,过完了上元节,空悬一个月的天津巡抚一职终于有了人选——由范家庄大捷中立功的天津兵备道查登备升任兵部侍郎,右佥都御史,担任天津巡抚。
  听到这个消息,天津的官场或喜或忧。有人羡慕查登备升迁,嫉妒他升迁太快。但更多的人是欢喜的:一个熟悉天津情况的本地官员担任巡抚,多半会尊重现有的利益格局,不会抢夺其他人的蛋糕。如果是外面调来一个强势的巡抚,谁知道会烧几把火?抢夺多少利益?
  新巡抚上任,登门送礼的人络绎不绝,按官位大小一个一个来。一月二十五日,李植暗道该轮到自己了,便带上了银票拜访查登备。
  李植走到熟悉的巡抚衙门门口,暗道这衙门依旧这么破,里面的主人却是换了。说起来,李植倒是有些想念贺世寿担任巡抚的日子。贺世寿贪钱是贪的,但拿了钱办事还是爽快的。
  李植和门人送上名帖,等了两分钟,便被门人带进了二堂。
  二堂里烧着暖炉点着焚香,幽香扑鼻,丝毫没有外面的寒冷萧条,这个查登备是个懂得享受的。查登备见李植进来,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才对李植笑了笑。显然这几天他忙坏了,一个个迎接访客,和客人说话说得嗓子都干了。
  李植上去要行礼,却被查登备扶住了:“将军何需如此大礼?”
  李植站起来后把一千两的银票送了上去。查登备接过银票,点了点头,说道:“多谢游击将军。”
  李植听查登备收钱这么客气,还多谢自己,心里一喜。看来自己击败了骆振定之后威名见涨,现在送银子给上官,上官都开始感激自己,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个个都当作理所当然的。所谓畏威怀德,有威才有德。
  李植拱手说道:“下官不敢!”
  查登备说道:“游击将军坐!”
  李植坐在椅子上,便听到查登备问道:“若不是游击将军在范家庄大胜扬古利,本官是做不了这个巡抚哩!说起来,这个位置全靠游击将军的功劳。”顿了顿,查登备说道:“那天我看到那么多东奴首级,当真是吓了一跳哩!”
  李植拱手说道:“大人那时作为兵备道,有运筹帷幄之功,升任巡抚是名副其实!岂是下官的功劳?”
  查登备笑了笑,这才说道:“听说游击将军在开垦军田?有多少亩?”
  李植拱手说道:“在下买了九万亩荒地,计划全部开垦成旱田佃租给一万灾民。这九万亩旱田第二年开始上jiāo屯田子粒,每年可得屯田子粒一万零八百石!”
  听说能得一万八百石子粒粮,查登备很满意地搓了搓手掌。如今军户逃亡严重,天津的屯田子粒每年都在往下降。李植上缴的屯田子粒能增加,他的政绩就好看很多,若是每个天津武官都像李植这样开发新田,他恐怕就要升官了。想到这一层,查登备看向李植的目光又和睦了一些。
  这李植出手又大方,又能出功劳政绩,作为一个下属真是不错。
  “游击将军做的不错,如今各地缺粮严重,游击将军为国分忧了。”
  “巡抚大人过奖了!”
  李植刚刚击败骆振定,如今风头正劲,查登备又是刚升官做事谨慎,所以查登备对李植倒是十分客气。就算查登备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可能把火烧到李植这么有实力的人头上。
  李植也没什么事情求查登备的,见查登备这么客气,暗道这查登备是个识时势的。两人聊了几句,李植便告辞回去了。
  ……
  回到范家庄,郑晖来报,说城外的德远村有一户家庭突然失踪了。
  郑晖有点紧张,把事情娓娓道来:
  失踪的是一户五口人,是去年李植从鞑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