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5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便说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崔合点了点头,说道:“夫君好厉害!抱一下!”
  李植走进轿子抱了崔合一下,这才一点点把线圈收了下来。收起风筝,李植骑马带着一行人回了范家庄。
  ……
  吴库是范家庄里的一名卖油郎。
  他本是天津卫城里卖油的,上有老母一名下有子女一双,日子清苦。天津卫城里卖油的人太多了,大家的生意都不行,他那时候一个月只能赚一两二钱银子,有时候这点钱都赚不到。没有钱,吴库一家五口人时常要挨饿。吴库那时每日愁眉苦脸,只道要去哪里寻个出路,赚钱吃饱饭。
  今年年初他听说范家庄十分富庶,各行各业都能赚钱,便一咬牙搬到范家庄来了。他拜托在纺织工厂做事的外甥做保,把油卖到了范家庄。
  范家庄的游击将军大人为了防止大量流民聚集到范家庄,规定只有在李家作坊工作的工人做保后,外来人员才能进入范家庄经商,而且每个工人只能为一户外来商户做保。也亏得吴库从小一直疼爱这个外甥,才得来入范家庄的机会。
  到了范家庄,吴库发现这里生意果然好做许多。整个城北集市对应城北几千居民,集市里却只有四个卖油郎。更别提范家庄的人富庶,吃油吃得多了。虽然卖油的价格还和天津一样,但买家就多多了。吴库薄利多销,一个月能赚二两五钱银子。
  加上他媳fù在家织布的收入,他家一个月有三两八钱银子收入。这么多银子足够他一家五口人生活了,不但能吃饱饭,还能冬做棉袄夏做单衣,逢年过节吃上ròu。
  不仅如此,范家庄的房租还便宜。以前吴库在天津租两间漏雨破屋子要三钱银子每月,而如今吴库在将军大人的别墅里租两间房子,风雨无忧的好房子,只要房租两钱一分。
  如今的好生活,是以前吴库不敢想的。
  然而今年年底更好的事情来了,将军大人免费给孩子们书读,让孩子们上学堂读书!
  读书那是多体面的事情啊?吴库出身贫苦,一辈子也没上过一天的学,最崇拜的就是读书人。每次看到读书人,他都是毕恭毕敬陪在一边,不敢随便说话。就连他大儿子和小女儿的名字,都是他花一百文钱请一个秀才帮取的。
  听说在将军大人的产业里做事的人,只要读过书认识字,一年两年下来都会提拔成主管,拿三两,甚至四两银子的月钱,前途和文盲大不一样。
  以前吴库毕竟只是个卖油的,出不起束脩钱,没法供两个孩子读书识字。但如今将军免费给孩子上学堂了,这样的好事吴库不会错过,他早早就往官厅里去报了名。官厅里的人说这读书男孩女孩都可以读,男孩一个班,女孩一个班。不过第一批只让八岁以上的孩子入学,吴库的大儿子去读,小女儿再等几年。
  十二月二十,学堂就开学了,吴库的长子便去学堂里读书了。
  只用了两天,儿子就学会了写名字。
  吴库见儿子会写字了,兴奋不已。他拿着儿子写的字到城北集市里四处炫耀,到处告诉别人这是自己儿子在学堂里学的。那些看了吴库儿子“书法”的人都夸吴库儿子有出息,让吴库十分自豪。
  这一天,吴库收摊前又在外面炫耀了一通儿子的“书法”,这才回了家。
  到了家里,吴库一进门就看到儿子在桌子上用清水练写字,他顿时喜上眉梢——儿子这么用心读书,要不了多久就能识文断字了,那岂不是要出息了?以后儿子长大了若是能给将军大人做事,岂不是也能当上个主管?
  吴库把卖油车推到厅堂墙边,走到桌前和儿子问道:“儿子,你写的这是什么字?”
  吴库的儿子抬起头来,说:“这是今天先生新教我的字,便是爹的名字,吴库的库字!”
  吴库听到这话笑逐颜开,说道:“爹都不会写自己名字呢,你倒是会写了,真出息!”
  吴库的儿子抽出一张纸,说道:“爹,我教你写名字!”
  吴库闻言一喜,说道:“好,儿子,你教爹写名字!”
  吴库的儿子拿出一张白纸,将毛笔蘸了墨在纸上写了吴库的名字,把那两个字jiāo给吴库,说道:“爹,你拿根筷子对着我写的字练吧。”
  吴库见儿子写字写得熟练,乐得眉开眼笑,说道:“好!好!我儿子真本事,将来一定比爹有出息!”


第0161章 肥皂扩产
  如今李植招募了四千新兵,每个月要为这些新兵花一万九千两以上的银子,账面上出现了每个月一万两左右的赤字。
  当然,等四千新兵都有了步qiāng,步qiāng作坊不再造新qiāng以后,每个月将减少四千两造新qiāng材料费,到时候月赤字会降低到六千两。再加上开垦出来的新田两年后会上jiāo地租,一年有三万二千两的收入,摊下来一个月有两千六百两收入,到时候月赤字就会降低到三千多两。
  李植有二十多万两的储蓄,这个规模的赤字李植能够承受几年。
  但无论如何,李植的账目上出现赤字了,这提醒李植要开拓新的财源了。
  李植首先想到了扩大目前产业的产出,如今为李植盈利的肥皂、玻璃酒具和纺织产业里面,最有潜力的还是肥皂。肥皂已经推出市场快三年了,需求越来越旺盛。口碑相传,了解到肥皂好处的人越来越多,大江南北想购买肥皂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许敏策每个月贩到江南去的五十万块肥皂,听说都能当月销售完。崔文定贩卖到京城的每月十万块,也是当月就卖完,从来没有积存的,他早就把每块售价涨到三十文了。李植在天津李家商铺出售的十万块是一上市就被买光,便宜肥皂被一些商贩兜售到天津附近的州县,以三十文的高价转售。
  因为售价太低引来商贩大批购买,天津的百姓反而买不到肥皂。
  李植了解肥皂的销售情况,知道这肥皂的产业还有大大的潜力可以挖。他决定把肥皂产业扩大一倍,每个月再多生产七十万块。
  五千块一大箱,就是增加一百四十箱的产能。
  不仅如此,李植还要涨价销售,把肥皂卖给最需要的人。
  十二月二十五日,李植拜访岳父家,找到崔文定和小舅子崔昌武,和他们讨论扩大肥皂销售的事情。
  “泰山两个月未见,越发精神了!”
  崔文定笑了笑,啐道:“李植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不过光会说话没用,我差点因为你倒霉!上个月你和骆振定斗的时候,骆振定派人把我的宅子围了,差一点就冲进我家作乱了!”
  李植拱手说道:“让泰山受惊了,李植心中有愧!”
  崔文定哼了一声,敲了敲茶几说道:“怎么,找我有事?”
  李植拱手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是来和泰山商量扩大肥皂销售的。”
  崔文定听到扩大肥皂销量几个字,眼睛里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