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5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制造一把步qiāng的速度,镗床能让速度提高三倍。
  以前没有镗床,李植只能靠雇佣更多匠人来制造步qiāng。实际上李植已经把周围几个州县的qiāng匠搜罗一空,再雇佣更多qiāng匠要去京城或者山东了,这种思路的cāo作xìng和成本都十分不理想。但有了镗床,加工qiāng管就快多了,李植也不需要继续扩大自己的qiāng匠队伍了。
  做出了镗床,李植仿佛已经看到几千几万把米尼步qiāng堆积在仓库。
  有了更多的步qiāng,士兵们就能组织更多的打靶训练,不怕打靶太多报废qiāng支。因为经常打靶训练,如今四千老兵的米尼步qiāng都快接近使用寿命了,需要装备新qiāng。再加上四千新兵需要大量的打靶训练,训练需要的qiāng支数量是很大的。
  报废的qiāng支用料是可以拆开来回收的,qiāng支的各个部件可以分别回炉重铸,等于报废的qiāng支重新制造不需要多少材料费,只需要人工费。而镗床让造qiāng的人工费大大降低了。所以qiāng支报废重造就不需要多少银子。
  李植立即让五百个工匠全部停止了米尼步qiāng的制作,全部组织起来制造镗床,要在一个月内造出一百台镗床。只要有了一百台镗床,五百工匠们轮流使用镗床,就能在一个月内生产两千多把米尼步qiāng,满足八千士兵的训练需求。
  ……
  十一月中旬,天津的气温已经很低,寒风呼啸。城北的土窝子已经无法帮助难民们抵御严寒,到处漏风。好在给难民们的房子已经建好了——李植九月份在周围州县招募了一千五百泥瓦匠,加上难民们自己动手给泥瓦匠们打下手出苦力,两千多户难民家庭的新房子已经全部在十一月中旬建好。
  难民的房子铺着瓦顶,防雨防风没有问题,但为了赶工期,房屋的砖面上没有涂石灰。水泥砖墙luǒ露着,看上去没有那么美观。不过难民们没有那么多讲究,他们之前在家乡住的大多是漏风漏雨的茅草顶土屋子,能住上砖瓦房子已经非常高兴了。
  以后等难民们收获了粮食,生活富裕起来,再找人涂白石灰也不迟。
  不但如此,给难民们修建的屋子也比较小,一千五百泥瓦匠一共建了三千二百间屋子,算下来要三个难民合用一间屋子。不过这也不是大问题:给贫民们建的屋子聚集在小村子里,在屋子和屋子之间留有很大的余地。等第一年应付过去了,第二年等贫民们收获了粮食得了银子了,就可以在预留的空间上扩建屋子。
  另外,难民们棉被棉衣不足。
  虽然被鞑子掠去时候难民们也是带着棉衣棉被的,这是穷人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了,即便被鞑子掠到辽东去他们也会带着棉衣棉被。但以范家庄的标准来看,这些大明穷苦贫民们的棉衣棉被就十分寒碜——破破烂烂的棉衣,几个人合用的棉被。靠这样的装备过冬,挨冻是难免的。
  李植不想自己领地上有人冻病冻死,十月份就让人到周围各州县买了六千张棉被,又订做了六千套范家庄士兵穿的制式棉袄,棉袄上染着大大的范家庄三个字。这些东西到了十一月中旬到位了。李植把它们送到了贫民们的村子,分发给贫民们。
  这些棉袄都是宽大的,贫民们凑合凑合都能穿上去。当然李植也给贫民们发了针线剪刀——棉袄尺寸差太多的话就自己动手改一改尺寸。明代的女人都是会做针线的,改一改衣服都是会的。
  农民们听说将军大人发过冬的衣服,欢天喜地领了去了。
  郑晖组织吏员记录哪家哪户领了几张棉被几套棉衣——这些过冬装备李植也不是白送给贫民们的,这些棉被和棉袄李植花了五千两银子,是要农民第一年收了租子后就归还给李植的。农民第一年种春小麦,估计每户能收入二十三、四石粮食,五口之间刨去吃食还能余下十石粮食换二十两银子,买一些棉衣棉被都是买得起的。
  见贫民们过冬准备不足,各种用度都不足,李植怕农民们缺过冬的杂用物资,干脆又每户借了五两银子给农户,让他们缺什么就自己找商贩购买,约好来年收了麦子时候用粮食还钱。农民千恩万谢地拿了银子,却一个个不舍得用,都存了起来。
  不过手上有了钱,这些贫农真遇上困难了就有了依仗。
  安顿好农民,天气立刻就转冷了,寒冬来了。


第0160章 义务教育
  李植这天从新农民的村庄回来,走进屋里,便看到崔合正和丫鬟菊儿一起坐在床头,正在那里绣一个手帕。
  “你回来啦!”
  看见李植回来,崔合高兴地放下了手帕,走上来抱着李植。崔合不但有些孩子气,还十分黏人。成亲后她一看到李植就要黏上来。
  李植摸着崔合的后脑勺,说道:“我不在无聊啊?”
  “无趣死了!”崔合不满地抗议道。
  李植低头把耳朵凑到崔合肚子上,听了听崔合肚子里的动静,说道:“不是有孩子陪你么?六个月了!”
  崔合歪着头说道:“可是他不会说话啊!”崔合想了想,突然说道:“我们去放风筝吧?”
  李植愣了愣,说道:“你肚子这么大了,能放风筝吗?”
  崔合踮了踮脚尖,说道:“我看你放啊,你放起来给我抓一下就好了啊。”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们就去吧。”
  崔合见李植答应下来,哈哈笑了起来。
  李植找出了一个花蝴蝶大风筝,让四个家丁备了轿子抬崔合走,自己骑着马在前面带路。他带着家丁走到一片长满枯草的小山岗上,停了马,让家丁把轿子的前帘打开,让崔合看自己放风筝。
  李植穿着厚厚的棉衣,带着手套,亲自放风筝。
  十一月的冷风呼呼的刮,李植拉着风筝跑了几步,那风筝就在北风中飞了起来,拖着尾巴往天上窜。被线牵着,往上窜的风筝在风里左右摇摆,打圈圈,仿佛是在挣扎。李植赶紧放线,让风筝一点点飞往高处。
  见李植一下子就把风筝放起来了,崔合拍手叫道:“好厉害!好厉害!夫君好厉害!”
  李植走到轿子前面,把风筝递给崔合,说道:“来,你来放线!”
  崔合眨了眨眼睛,接过了风筝。她刚抓着线圈时候似乎有些紧张,脸上表情很严肃。但随着风筝线被她一点一点放出去,她脸上表情慢慢放松下来。看到风筝在天上越飞越高,崔合渐渐兴奋起来,嘴角向上咧得大大的。
  李植看到崔合放风筝的兴奋模样,暗道这还是个喜欢玩风筝的小女人。要是在后世,十八岁的崔合还只是一个到处玩乐的大学新生呢。
  放了一盏茶的时间,把线圈放了一半出去,崔合吸了一口气说道:“好累好累,风筝还给你!”
  李植接过风筝,慢慢放线,在风里拉来拉去。
  崔合在轿子里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拍手赞叹一下。
  玩了半个时辰,李植见崔合也有些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