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4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上面铺了黑瓦,据说还用了将军大人发明的水泥,总之房子十分坚固,即使是下大雨也不漏一点水。戴全家人以前住的是漏雨漏风的茅草屋顶土房,哪里住过这么好的砖瓦房子?便是汪老爷住的房子,也不过如此呢!
  分到房子的那天,全家人载歌载舞乐了一整天。
  分房子给戴全的人说,这两间房子造价十两银子,算是将军大人借给戴全家的,分五年偿还,以后五年戴全jiāo地租时候要多jiāo一石米面。
  一石米面,也没有多少,将军只收三成地租,戴全知道自己如今每年有二十七、八石的结余,付得起一石米面。
  戴全觉得好日子就在跟前了,每天带着媳fù在水渠的工地上卖力地干活,十分积极。他的努力被范家庄的吏员看在眼里,被吏员标为积极分子。平时烧火做饭之类的轻松活,吏员都优先找戴全媳fù做,给贫民们分饭这种体面的差事,吏员也让戴全来做。
  得到吏员们的赏识,戴全做事更加卖力了。
  这一天,戴全正在工地上夯土,却听到差爷叫自己名字,说是分牛了。
  将军大人还给我们分牛?
  戴全把自己的绳子jiāo给旁边一个农民,拍了拍手上的土,随那差爷往分牛的地方去了。到了分牛的地方,戴全看到几百头黄牛被聚集在一个土坡下面,十几个“积极分子”站在那里等着分牛。管事的郑百户亲自到场,勾对账簿。
  带戴全来的差爷对戴全说到:“将军大人恩德,每五口人借给耕牛一头,jiāo给老实本分的人看管。你和你媳fù,并你们村里三口人共用一头黄牛。牛价三十两,算是将军大人借给你们的,分五年归还给将军大人,平均每口人每年多jiāo六斗粮食。”
  以前都是和汪老爷租牛,如今自己要有牛了!
  农民对耕牛有着天生的热爱,戴全看着那些健壮的黄牛,眼睛冒光。将军大人对我们实在是太好了,戴全忙不迭把差爷的话答应下来。
  差爷见戴全不问清楚,说到:“你知道jiāo完牛钱,你一年还能剩下多少粮食不?”
  戴全愣了愣,说道:“回差爷,小民算不清。”
  那个差爷笑了笑,说道:“你家两口人租种四十亩旱田,以一石的收获计算,一年收粮四十石。十二石jiāo给将军大人做租子,还余二十八石,jiāo一石粮食做房子钱,还余二十七石,两口人再jiāo一石二斗牛钱,还余二十五石八斗。一年五口人吃十四石粮食,还有十一石八斗的结余,合二十三两银子。”
  一年能结余二十多两银子,足够给孩子们做棉袄做棉被买ròu吃了。听到自己有这么多结余,戴全高兴得满脸通红,说到:“将军大人恩德,小民永远记得!”
  那个差爷笑了笑,说道:“第一年种春小麦收成低一些,艰苦一点,不过第一年大人只收一成半的地租,你家也能结余十五两银子!”
  第一年立即能结余这么多银子,戴全哪里还有话说,只拼命的点头。
  那个差爷见戴全高兴,又教训道:“这五口人的耕牛jiāo给你打理,你可要管理好了。牛棚要搭牢,牛棚里的牛粪要及时清理。役用时候要喂豆饼,夏天要放牛吃青料,冬天要给牛梳毛清理身子防疫病。你可知道?”顿了顿,差爷又说道:“当然这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做,是分配到用牛的五口人轮流负责,但是你要管理起来,不能让牛病了死了。”
  戴全只忙不迭点头。
  那差爷教训了戴全一通,便带他上去领牛了。排队轮到戴全时候,郑百户在牛群里转了一圈,分了一头雄赳赳的公牛给戴全。戴全见那黄牛四肢强壮毛发发亮,昂着头一副健壮模样,高兴得眉开眼笑。
  郑百户见戴全的高兴模样,笑着说道:“好牛分给你了,你可管好了!”


第0156章 教书先生
  汤时典是个童生。
  童生就是通过县试、府试,没有通过院试的读书人。通过了院试的就是秀才了。童生没有什么特权,但也算是体面的读书人。
  但汤时典这个童生却体面不起来。他今年三十二岁了,父母双亡,一直没有成亲。本来他在汤家族学里教书混一碗饭吃。但今年天津遭了兵灾,汤家村谷仓里的一百石来不及转移的粮食被鞑子掠去了,村里的祠堂也被鞑子烧了。办学经费和办学场地全没了,族学就没钱办下去,汤时典就失了业。
  好在汤时典还有十多两银子积蓄,一时不会饿死。这几个月他在天津卫城租了一间破屋子,四出问询哪里缺教书先生不。他四出寻觅了几个月没找到先生的差事,便连账房也愿意干,最后连小厮堂官都愿意干,却始终找不到事做。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各地萧条,雇人的地方也是一日比一日少,僧多粥少。
  汤时典没找到事情,生怕银子用完了饿死,每天就只敢喝两碗稀粥,几个月下来饿得面黄肌瘦。他这天正在发愁,正在到处闲逛,却在巡抚衙门前面看到一张新布告。汤时典反正也没事,就上去看了看,结果却看得一脸的惊喜:
  范家庄要招募一百二十个先生教书!不需要生员身份,只要认识字会算术就行。
  汤时典听说过范家庄,知道那是天津最富裕的地方,那里人人都吃饱穿暖。范家庄招先生,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么?汤时典只觉得精神一振,便往范家庄赶去。
  半路上,路过柳河时候,汤时典看到一千多人在河边修建灌溉水渠。
  这范家庄的游击将军还搞水利开垦新田?从来没听说大明的武官还有这样的锐气。汤时典在河边看了一会,发现那些农民组织得颇有章法,在河边夯土修渠效率颇高。那灌溉水渠高于河面一丈,显然是要用水车扬水上去的。
  还用水车?组织这么复杂的水利工程?
  汤时典顿时觉得这范家庄的主官和别的大明武官不太一样。
  到了范家庄,汤时典在城门口说明了来历,被一个士兵往官厅带去。
  汤时典虽然听说了范家庄的富裕,但第一次走进范家庄,汤时典还是被震撼到了:
  此时十一月天气寒冷,范家庄城里的行人都穿着半新甚至全新的袄子,即便身上有补丁也不多,绝不像天津城里的百姓那样穷困,一身的补丁。城里的行人一个个走得气定神闲,脸上都没有营养不良的饥色,显然都是日日吃饱了饭,甚至时常吃ròu的。像汤时典这样穿着满是补丁的袄子,一脸菜色的,一看就是外来人。
  道路两边盖满了两层的宅子,雪白墙壁炭黑瓦顶,一排排过去说不出的气派。沿大街的屋子下面都开着店铺。店铺里进进出出的都是顾客,生意兴隆。偶尔路过几个茶楼酒楼,那里面也坐满了人,全是富足的居民在里面喝酒喝茶。
  路上好多儿童在玩耍嬉戏,那一群一群天真无忧的模样,丝毫让人感觉不到乱世的气氛。
  汤时典被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