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4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己砍杀了总兵营的士兵天子也不会如何惩罚自己。
  如今大明四面楚歌,有实力有忠心的良将实在太稀缺。即便是击杀大明无数官军的大海贼郑芝龙,最后还不是妥妥的被招抚,青云平步。
  李植打死了满清超品公扬古利和老回回马守应,功勋显著,自信比郑芝龙更有价值,也更不会被皇帝轻易打为“反贼”!
  李植打定主意,换上天子御赐的飞鱼服,腰佩御赐玉带,披上披风走出官厅,大声喊道:“选锋团随我出城迎敌!”
  传令兵快马冲到军营,将李植的命令传了下去。两千老兵毫不犹豫地服从了命令,随李植杀出了范家庄。
  距离敌军八里、六里、四里。
  郑开成骑在李植身边,看着李植身上的飞鱼服,说道:“大人!那骆振定诬陷我们造反!”
  李植问道:“若我反了,你怕不怕?”
  郑开成脸色一白,咬牙说道:“我不怕,便是大人投了贼了我也追随大人!”
  钟峰骑在一边,兴奋地说道:“大人若是自立做了大元帅,要封个将军给我当当!”
  李老四淡淡说道:“无论东家做什么,李老四都一力追随!”
  见属下们忠诚可靠,李植哈哈大笑。
  距离骆振定的兵马三里、二里、一里,前面已经看到总兵营军马扬起的滚滚烟尘。
  李植暗道骆振定来找死了,大声喊道:“选锋团上膛,准备战斗!”
  李植望远镜里看过去,见骆振定的中军大旗远远落在总兵营士兵的最后面,显然骆振定十分害怕被李植的大pào火铳打死。主帅如此胆怯,这样的部队有什么战斗力?
  距离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总兵营的士兵们不知道他们已经进入选锋团的shè程。一个骆振定的幕僚骑马跳了出来,在两军中间大声喊道:“游击将军可想清楚了,对抗总兵的兵马可是造反!那是诛九族的勾当!”
  李植大声骂道:“我若是造反,天子杀我不杀我两说,第一个要死的是逼我造反的骆振定!还有你们这些怂恿鼓吹的幕僚!”
  那个幕僚听到李植的话,看着李植身上的御赐飞鱼服,一下子脸色惨白。
  李植屡立战功实力摆在这里,天子也是知道的,所以才赐了他飞鱼服和玉带。说造反就杀头就诛九族那是在明初,按现在明末这种光景,就算李植真的造反了,天子多半是要招抚的。但把实力雄厚的李植逼反了,总兵骆振定是肯定逃不过天子的震怒的。骆振定所作所为天津人都看在眼里,他在天子眼里只是一个毫无价值的普通武官,搞这么大阵仗是把自己送上绝路。
  骆振定以为李植肯定不敢造反,所以才逼迫得这么狠。没想到李植这么强硬,真的连造反都不怕,骆振定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上。
  那个幕僚不再说话,便策马要往后面逃。李植却不放过他,大声喊道:“打死他!”
  李植身边的十名选锋团的士兵开火,那个幕僚身上顿时血花四溅,被打成一个马蜂窝,从马上摔了下来。
  总兵的正兵看到李植这边开火了,一个个都震惊无比。他们大声喊叫着:“范家庄杀人了!”
  “范家庄造反了!”
  “李植反了!”
  李植烦躁总兵营里这些为虎作伥的兵油子,让选锋团继续前压。距离骆振定的兵马不过一百米,李植大声喊道:“shè击!”
  中军号角长鸣,第一排六百二十五名士兵举起了火qiāng,朝一百米外的敌军shè出了子弹。
  噼哩啪啦的响声中,烟雾喷出,六百二十五发子弹向战战兢兢的总兵营shè去。距离很近,子弹一下子就打中了近五百名士兵,骆振定军队的前排像是大风吹过的茅草一样倒了一片。
  扑通扑通的倒地声汇成了一片,然后就是惨叫声响起,被打中手脚的伤兵在地上呻吟打滚,凄厉哀嚎。伤口里溅出的血花喷得到处都是,把侥幸没有被击中的士兵身上都染红了。
  “范家庄大兵杀人了!”
  “逃啊!”
  “快逃啊!”
  只一轮shè击,骆振定的总兵营就崩溃了。巢丕昌率领的三千老兵在昌平全部投降了鞑子,骆振定招募的总兵营全是新兵,哪里有战斗力?而且骆振定严重喝兵血吃空饷,军士们对他根本没有报效之心,一打起硬仗来就立即崩溃。
  而骆振定比士兵们跑得更快,不等前面的溃兵追上他,他已经在后排调转马头,往天津卫城逃去。
  看着丢盔弃甲旗帜扔了一地的总兵营,钟峰舔了舔嘴唇问道:“大人,要追杀他们么?”
  李植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不追了!回范家庄,我要上奏天子说明事情原委!”


第0153章 天子之怒
  皇城乾清宫内,大明天子朱由检看着两封奏折,脸有怒色。
  第一封奏折来自天津总兵官骆振定,说的是范家庄游击李植藏匿东奴细作,拒绝总兵搜查。总兵率兵来抓拿细作,结果游击李植为了东奴细作悍然造反,率家丁攻击总兵,打死打伤总兵营五百人,还打死了总兵高级幕僚一人。
  骆振定说若对李植这样的反贼放任不管,其可知君父?
  第二封奏折来自天津范家庄游击李植,正是李植自辩的奏折。奏折上说天津总兵官骆振定觊觎李植的玻璃作坊私产,以检查细作为名行刺探秘方之实,被李植识破。然骆振定依仗权势,强行搜查抢夺李植秘方。李植百般无奈之下,只能暂时击退骆振定,再向朝廷申明事情缘由。
  李植说其私产所得,全用于雇佣四千家丁为朝廷驱策。其所作所为,全是受骆振定逼迫,其忠心天日可知,绝不会造反谋逆。
  朱由检把两封奏折放在御案上,大声说道:“当真是不让朕清净!”
  王承恩凑到朱由检的身边,看了看奏折,说道:“皇爷,这游击李植不是阵斩扬古利的那个cāo守么?”
  朱由检点了点头,说道:“朕不是蒙童,岂是如此可骗?这个李植阵斩扬古利,又怎么会收藏东奴细作?这是骆振定贪图他财产编造的理由。如今我大明烽火四起,李植能战敢战是难得的人才,不能轻易被这些jiān臣逼反!”顿了顿,朱由检又说:“李植如此骁勇,此时若是畏罪不安惶恐之下真反了,不知道要调集多少大军会剿,耗花国库多少银子。”
  王承恩看了看奏折,说道:“一个游击,把总兵打得大溃,皇爷,这李植所部战力惊人啊!”
  朱由检又说道:“这李植骁勇!上次擒斩东奴一千五百首级!他养有四千善战家丁。如果如今李植忧惧之下真反了,朕要调集多少兵马才能讨平?整个天津的兵马全要忙这件事情,不知道要花多少银饷?”
  王承恩说道:“皇爷圣明!召礼部尚书来问问不是就知道了?”
  朱由检呐呐说道:“贺世寿离开天津才几天?新巡抚还没上任天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贺世寿在天津是怎么做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