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4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4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带着这么多人来,气势汹汹,料想没有好事。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骆振定闻言愣了愣,上下重新打量了李植一番,仿佛从没见过他一样,大声说道:“你可知怠慢上峰该当何罪?”
  李植挥手说道:“逼迫下属也是罪,总兵不知道么?”
  骆振定把脸拉了下来,大声说道:“李植,玻璃秘方你是不准备jiāo出来了是吧?”
  李植说道:“秘方本是家传本事,传子不传女,没有jiāo出来的道理!”
  骆振定冷笑一声,大声说道:“那你就别怪本官用强,搜查你的范家庄全城了!”
  李植哼了一声,大声说道:“这是在本官的辖区,本官不许搜查!”
  骆振定大笑了一声,说道:“此事由不得你!”
  他早已经探听好玻璃作坊的位置,此时扔下李植,带着人马便往城南的作坊区走去。李植见骆振定要用强,立即派人快马赶到作坊区,通知守卫作坊区的一百选锋团士兵行动起来,防御敌人。
  等骆振定赶到玻璃作坊外,等待他的已经是一百名子弹上膛,刺刀列阵的选锋团士兵。那些士兵都是选锋团的老兵,经历过两次大战,目光决然动作狠辣,加上装备精良,身上有一股杀气,不是骆振定带来的五十名虾兵蟹将可以比拟。
  看到选锋团士兵拦住去路,骆振定旁边的家丁大声喊到:“让开,总兵官搜查东奴细作,哪个敢拦?”
  选锋团的士兵没有让开,依旧守在作坊区外面。
  见李植的士兵不怕自己,骆振定气得脸上发红,亲自喊道:“识相的都给我让开,冲撞了本官的战马便是死罪!”
  选锋团的士兵们看了骆振定一眼,依然堵在道路上,只直直地举着自己的步qiāng。
  选锋团的士兵本来就是家丁,不是大明的士兵。他们拿的是李植的私人月钱,不是大明的军饷,素来只听李植的命令。更何况李植平时注意教育选锋团,时刻让选锋团明白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保卫家园,而不是为大明冲锋陷阵,所以大明总兵的名头压不住他们。
  总兵要抢将军大人的产业,将军大人产业被夺了就没钱给士兵发月钱,士兵们人人羡慕的好日子就会失去。士兵们都明白这个道理,哪里会放骆振定过去?
  见骆振定嚣张,选锋团指挥部队的连长大声喊道:“保卫家园!”
  一百士兵举着刺刀大声喊道:“嚯!”
  那连长又叫了一声:“保卫家园!”
  一百人又喊道:“嚯!”
  那整齐的气势,大战余生的杀气,吓得骆振定这边的人马一阵耸动。骆振定今年带来的家丁虽然也是磨练多年的老兵,但根本没有上过战场见过血,气势完全不比选锋团的铁血。被选锋团一百士兵一喊,骆振定的人马被吓得连退几步,走到十米外才停了下来。
  骆振定一行人的阵型顿时乱成一团,狼狈不堪。
  骆振定要强行搜查,却被李植的家丁拦着进不了玻璃作坊,好不尴尬。他红着脸左右张望了一阵,正在那里生闷气,却看到了悠悠然骑马而来的李植。
  他赶紧朝李植喊道:“李植,过来解散你的家丁!”
  李植笑了笑,说道:“家丁保卫下官的私产,怎么能解散?”
  骆振定大声骂道:“李植,本官接人举报,说你窝藏东奴细作,带人搜查你的玻璃作坊!你带兵阻挠本官,是要造反么?”
  李植冷冷说道:“你不知道即便是一个烧瓷的,其秘方也是绝不外泄的么?何况是烧制玻璃?你一个总兵官不好好在卫城待着,觊觎下属产业,带家丁抢夺别人秘方,是逼人造反么?”
  骆振定抓住李植话里的漏洞,大笑说道:“好!李植,你亲口说的,你是要反了?”
  李植大声喝道:“我反不反是天子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的。”
  骆振定大声说道:“好!李植你私藏东奴细作,违抗本官的巡检,便是有反心。本官这便回去调集兵马来将你绳之以法!你若敢反抗,便是造反无疑!”
  李植被这骆振定的无理取闹激怒了,大声骂道:“骆振定你不要欺人太甚!就算你把整个天津的兵马全调来,我也不怕你!”
  骆振定冷哼了一声,大声喊道:“我们回去调兵!”便带着五十名骑马家丁从来路撤走,往天津卫城里去了。


第0152章 艰难的抉择
  第二天,骆振定竟真的率兵攻了过来。
  骆振定以李植私藏东奴细作拒绝搜查为名,率领总兵营中正兵两千,家丁四百,浩浩dàngdàng往范家庄杀过来。这架势让整个天津的大小官员看得目瞪口呆,暗道这骆振定出手真狠。这样大兵压境,李植反抗就是造反,不反抗玻璃作坊肥皂作坊等全部保不住。
  整个天津都翘首以待,不知道李植会怎么应对这样的局面。各个武官纷纷派出夜不收到范家庄观察事态进展。一时间,范家庄前面哨骑云集。
  骆振定杀到范家庄外面二十里时候,李植的斥候把骆振定攻过来的情报报给了李植。
  李植在游击将军府中来回踱步,做最后的决定。
  骆振定的兵马不算什么,李植自信派一千人就能把他打垮。但李植担心的是骆振定说自己攻击上官,是造反。
  攻击上官的兵马,这事情可大可小。
  但如果不迎战骆振定,自己在范家庄的所有秘方都要被骆振定窃取。那以后就有人能生产和自己一样的肥皂、玻璃和便宜的精布,自己的收入将一落千丈。选锋团和破虏团的士兵自己再养不起,自己在这个时代出人头地的资本将全部落入人手。
  那以后自己就是一个碌碌无为的游击,随时可能因为不会做人被其他武官拖下马。自己一年连升六级,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被人攻讦几乎是必然的。
  李植不愿意这样玩完。
  李植正在思考,又一批斥候从野外跑了回来,大声说道:“大人!总兵的兵马攻到十里外了!”
  终于,李植下定决心。
  这一天迟早要来,自己迟早要靠实力和敌人硬碰硬。李植不可能永远靠贿赂高级官员压制住觊觎者。贺世寿私德过硬,其他上位者可不一定,迟早会有人和自己来硬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即便自己搜罗杀手暗杀了一个觊觎者没有被人发现,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觊觎者,李植没有本事暗杀所有敌人。作为一个穿越者,玩暗杀不是李植的长处。
  李植的长处,就是手上的这支米尼步qiāng强兵,这是李植的实力。
  如果不靠自己的实力宣告天下,不靠实力闯过今天这一关,李植的崛起就是镜花水月。
  而且说一千道一万,不是骆振定说自己反了,自己就算造反的。就算自己打溃骆振定的总兵营,自己是否造反还是要天子来判断。对于自己这样一支屡立战功的强军,皇帝舍得逼自己上梁山么?李植判断,就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