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4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地,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就要饿肚子,什么时候想过自己也能过上每月有二两多零花钱的日子?
  做梦都不敢想。
  当然,佃种将军大人的田第一年时候经济上要紧张些,如今第一年已经过了冬小麦播种的时候,只能种春小麦,估计每亩产量只有七斗。但将军大人说了,第一年只收一成半的地租,那样一家人佃种四十亩旱田也能收入二十余石的粮食,除了吃饱饭也能多出十石粮食,折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啊,足以让贫民们衣食住行都体面起来了。一家人每个季度都能做新衣了,能买些油来炒菜吃了,甚至隔三差五能吃上一顿ròu了。众人都道自己命好,被范家庄的游击大人从鞑子手里救了下来,如今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了。
  想起那些被鞑子杀害的兄弟姐妹们,真为他们不值。
  这些灌溉水渠就是为贫民们自己佃种的田地修建的。贫民们想到这一层,建水渠时候更加卖力用心,生怕哪一层泥土没有夯好漏了水。众人齐心协力,让整个水渠工程推进的又快又好。
  ……
  十一月初三,京师生变。户部左侍郎宋之普等奏劾户部尚书侯恂靡饷误国。天子派人查核,确认奏劾属实,将户部尚书侯恂削职投入大狱。户部尚书下狱后,天子调礼物尚书黄士俊为户部尚书。礼部尚书一职就此空缺。
  十一月初五,天子擢升刚立大功的兵部侍郎,右副都御史,天津巡抚贺世寿为礼部尚书。
  消息传来,天津官场一震,百官们或喜或忧。
  贺世寿对于自己能执掌礼部大喜过望,立即在衙门里打包家当行李,便要往京师去上任。
  十一月十一,贺世寿离津入京,天津大小文武官员齐聚于巡抚衙门,送赴京的贺世寿一程。
  李植站在送行的武官人群中,看着欢喜的贺世寿一一和大小官员道别。贺世寿任上取得了范家庄大捷,他做主把首级分给了诸将,让天津的文武官员齐齐升职,天津的官员们对贺世寿都十分满意。此时众官来送别时候的挽留之情都发自内心,让贺世寿十分欣慰。
  走到李植面前,贺世寿拍了拍李植的肩膀,笑道:“如今我不做巡抚,你做事可要小心些。你这几年升迁太快,恐怕有人会嫉妒。”
  李植拱手说道:“恭喜大人升为礼部尚书。多谢大人指点!”
  贺世寿笑了笑,站在李植面前想了想。他突然往前走,走到前面把骆振定拉了过来,说道:“骆振定,如今我不做巡抚了,你是天津武官之首,你要如何对李植?”
  骆振定看了李植一眼,笑着对贺世寿说道:“尚书大人有令,我等自然会精诚友爱,定不会让尚书在京城为天津的事情烦恼。”
  贺世寿见骆振定说得这么好听,抚须笑道:“你可要说到做到!”
  骆振定拱手说道:“在下岂敢欺诳尚书大人?”
  贺世寿转头对李植说道:“李植,总兵官这么说了,你觉得如何?”
  李植见骆振定在贺世寿面前说得这么好听,暗骂了骆振定一声无耻。李植估计等贺世寿一走了这骆振定就会翻脸,哪里会管一个天高皇帝远的礼部尚书?李植有些唏嘘,暗道这贺世寿做这场面上的无用功做什么,这就算给自己一个jiāo代么?
  李植拱手说道:“若总兵能说到做到,下官就没有顾虑了。”
  贺世寿哈哈大笑,说道:“那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你们两人商量了!”
  贺世寿说完这话就离开了,许敏策走了上来,拱手朝李植说道:“贤弟,愚兄这便也随舅舅入京了。”
  李植拱手说道:“大哥一路小心。”
  许敏策说道:“你也事事小心。”
  和官员们打完招呼,贺世寿就骑上了高头大马,兴致盎然地离开了巡抚衙门。许敏策骑马跟在贺世寿后面,带着长长的车马队,从西门出了天津卫城。
  看着贺世寿远去的身影,李植吸了一口气,暗道从今往后,这官场的事情就要靠自己了。


第0151章 骆振定发难
  送走了贺世寿,李植暗道局势不妙,回到范家庄就又检查了一遍物资库存。
  他找来了郑晖,问道:“硝石火yào最近补充了吗?”
  郑晖答道:“本来库里就有够用大半年的库存。上个月月底又托天津的商人进了一批,如今库存足够虎贲师用一年的了!”
  李植点了点头,又问道:“粮食够用多久?”
  “粮食有大米四万五千石,米面两万一千石,够城中百姓吃两年的了!”
  有了粮食和火yào,李植就不怕骆振定发难了,安心下来。实在不行,打一仗也能支持一年时间。就天津的这些病兵弱旅,李植三个月就能占领天津全境。
  这兵荒马乱的年头,手上有兵,也没什么好怕的。骆振定实在欺人太甚,也逼得李植只能豁出去了。
  ……
  十一月十三日,刚送走赴京的贺世寿两天,骆振定就带人来到了范家庄。
  骆振定举着旗牌打着旗帜,带着五十名骑马家丁浩浩dàngdàng进了范家庄,吓得道路两边的百姓纷纷避让。进了城,骆振定东看西看,越发觉得范家庄富裕,十分垂涎。
  骆振定身边的一个幕僚指着范家庄百姓说道:
  “大人你看,这范家庄的百姓身上衣服没有补丁,说明他们每季度都做新衣。茶楼酒肆里坐满了人,说明他们除了日常衣食住行外还有结余!富裕至此,可知李植给的月钱之丰厚,可知李植产业的利润之高!大人若是拿下了这些产业,进封都督不是难事!”
  骆振定十分认可这个幕僚的话,但却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骆振定带着大队人马一路骑马行到了李植的官厅前,让仆从和官厅前的李植家丁大声喊道:“总兵检查!让你家主人赶紧出来带路!”
  家丁不明就里,赶紧进去通报。
  李植得到通报,暗道这骆振定果然心急如焚,贺世寿才走两天他就动手了,这是有多缺钱?他在贺世寿面前言之凿凿说的那些话,这才两天就全忘了?李植不急着出去见骆振定,而是把官厅里的家丁集结了起来,防止意外。
  骆振定在门口等了半天没等到李植出来,十分疑惑。
  把家丁布置完毕,李植这才换上官服,带着几十个家丁一起出去见骆振定。
  骆振定早已经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看见李植把眼睛一横,骂道:“游击李植,你竟让本官等待了一刻钟,好大的架子!”
  李植淡淡说道:“总兵也是人,等一等又如何?”
  “你……”
  骆振定吃了个鳖,想发作,却被李植强硬的态度噎到,发作不起来。他一甩官服袖子,正要往官厅里走,却被李植的家丁们拦了下来。
  骆振定一脸的惊诧,厉声问道:“李植,你不让本官进门么?”
  李植淡淡说道:“总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