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4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旦大人调入京城任职,他就不会放过在下。”李植顿了顿说道:“此獠如此嚣张,请大人为下官做主!”
  贺世寿听到李植的话,抚须想了想,半晌没有说话。
  李植有些纳闷,暗道贺世寿怎么不说话,这贺世寿怎么这么不干脆?他试探着问道:“大人,此事如何?”
  贺世寿用手指弹了弹茶几,沉声说道:“李植,他如今只是口头说话,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对你不利,老夫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李植愣了愣。
  自己给了这么多银子给贺世寿,还帮许敏策赚了那么多银子,和贺世寿算是利益上的盟友了。此时自己受总兵胁迫,正是盟友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贺世寿却说骆振定没有动手他不能怎么样,这是在敷衍李植啊?
  巡抚对总兵有统辖权,收拾总兵也是一句话的事情。且不说骆振定做官的风格这么凶狠肯定是一屁股问题,贺世寿随便参奏骆振定一本就能降他的职,光说巡抚对朝廷的影响力,贺世寿能上奏朝廷把骆振定调到最前线去。骆振定一个官痞,手下定没有战斗力,在前线被东奴破关破城,随时掉脑袋。
  巡抚对付总兵办法多的是,怎么贺世寿对待自己和骆振定的冲突时候吞吞吐吐?等他调到京城去,万一做个工部尚书之类的无关职位,就为时已晚了啊。
  李植又说道:“大人,骆振定说此时大人在任他不会动手,待大人调往京城为官,他一定不会放过下官!”
  听了李植的话,贺世寿抚着胡须,沉默不语。
  许久,他才抿了抿嘴唇,淡淡说道:“李植,这官场上的你来我往,试探几句,也是常态。老夫也不能为骆振定的一句话定他的罪!过几日骆振定来老夫这里,老夫一定告诫他与你为善。”
  李植听到贺世寿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明白了。贺世寿这是告诉李植,他和骆振定关系也很好。
  这贺世寿和骆振定关系匪浅,以贺世寿的风格,肯定也拿了骆振定的银子!
  那骆振定以前管着一个镇海营三千兵额,一年军饷六、七万两,吃空饷喝兵血要吃不少,其中自然免不了孝敬巡抚。往少的想,一年起码要给贺世寿送几千两银子。这到了关键时刻,贺世寿不能不考虑骆振定送的银子。
  现在李植送的银子多一些,骆振定送的银子少一些,贺世寿自然会偏向李植,会劝诫骆振定收敛。但想让贺世寿为了骆振定的一句话收拾处理骆振定,那是不可能的。骆振定白花花的银子也不是白送的。
  这大眀的官场上的关系纵横jiāo错错综复杂,不是那么简单的。
  至于贺世寿离任后的事情,贺世寿目前也无法考虑那么多。
  既然骆振定要往外送银子,他图谋李植产业的事情也更好理解了。那骆振定当上了总兵,要孝敬的神仙更多,往外送的银子就更多了。他没有什么本事,身边也没有做生意的亲戚为他经营产业,光靠剥削名下三千正兵不够,他就要扩大财源了,很自然就找到了天津最富裕的李植。等贺世寿调走,骆振定肯定会对李植动手。
  李植心里一冷,暗道自己靠银子和贺世寿维持的关系还是不够铁。想让贺世寿为自己惩罚其他官员,还是做不到的。
  这一次对付骆振定,要靠自己了。
  但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也不是一个软柿子,不是骆振定可以随意拿捏的。李植暗下决心,要给骆振定一个好看。
  想了想,李植兴趣索然,已经不想和贺世寿聊下去了。打了个揖,李植便说道:“巡抚大人言之有理,大人忙碌,下官就不叨扰了,就此告辞!”
  贺世寿看了看李植,抚须说道:“李植,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本官是否调入京城一事,还未有定论!说不得一年两年也调不走!”
  李植拱手说道:“那便最好!”


第0148章 收留难民
  第二天,新任天津春班营游击将军罗里宗来拜访李植。
  除了驻扎葛沽的镇海营,天津还有春、秋两班游击营,各有一千五百人,驻于卫城北面。罗里宗原先是天津左卫守备,如今范家庄大捷他分润了一百多级首级,就升为了天津春班营的游击。
  他感激于李植分润的首级,看好于李植以后的前途,便来拜访李植。
  范家庄官厅,现在已经被称为游击将军府的二堂内,李植会见了春风满面的罗里宗。
  一上来,罗里宗就送出了价值七、八十两的礼单,拱手说道:“全靠贤弟此番大胜的威风,我等才鸡犬升天。要是以前,我只有做梦时候能想一想升为游击哩,如今一朝梦想成真!”
  李植谦虚说道:“罗大哥说笑,这游击是罗大哥这么多年做人做事的成果,此次大胜只是水到渠成。”
  罗里宗似乎很认同李植这句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贤弟真是会说话。”顿了顿,罗里宗又酸酸地说道:“一年前贤弟还只是一个小小防守,是我的下级。如今贤弟一年连升六级,如今已经位列游击将军,当真是平步青云,非我等可以揣测。”
  见罗里宗羡慕嫉妒的样子,李植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了几句,李植便打探起骆振定的情报,淡淡问道:“罗大哥,骆振定这人如何?”
  罗里宗闻言嘿了一声,说道:“你问骆振定?”
  李植问道:“对呀,骆振定!”
  罗里宗说道:“贤弟你不知道,这新任总兵风闻很不好。他原先管着的那个镇海营本来有三千兵额,他硬生生吃掉一千二百空饷,实际上只有一千八百营兵,这吃空饷的比例算是天津最高的。这还不算,他还在葛沽一带无事生非说几个没有背景的富户通贼,把别人抄了家,硬生生抢了几千两银子。”
  李植说道:“原来他名声这么不好?”
  罗里宗说道:“声名狼藉!不过这人捞钱狠,出手也大方,到处送钱。天津各方各面他都打点透了,所以这次总兵位置一空出来就轮到他了。”
  罗里宗对天津官场了结颇深,便把骆振定之前的事情一一和李植说了。
  李植又问了罗里宗几句,便岔开了话题:“不说骆振定了,我们说说罗大哥的春班营。”
  ……
  贺世寿一时半会不会被调走,骆振定短时间内也不会发难。当然,李植也不怕骆振定发难。所以李植暂时把骆振定的事情放在脑后,继续忙领内的治理。
  九月中旬,鞑子早已出关,道路上早已经清靖。冬小麦的播种开始了,聚集在范家庄城北的难民们纷纷往故乡回去了。贫民们虽然身无长物,但还是可以投靠亲友借些粮食熬半年一年的。只要回去给麦田播了种,明年生活就回到正轨了。
  李植给每个难民一斗米,给他们在路上做干粮,否则这些难民走半路就要挨饿。
  没几天,范家庄城北的难民就走了三万,只剩下一万人。
  李植见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