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4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礼单送上去。李植这次拜访总兵官准备了五百两银子的礼物,算得上是重礼了。李植把礼单送上去后观察着骆振定的表情,本以为他会欣喜。没想到那骆振定只是虚虚瞥了一眼礼单,就把礼单放在了一边,说道:
  “对你来说,这些礼物也不算什么!”
  李植听到这话心里一嘀咕,暗道什么叫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么?难道我有钱,我给你送礼花的钱你就不当回事?吃大户么?这骆振定刚刚当上总兵,根基也不深,怎么如此傲慢?
  李植腹诽了一阵,坐到椅子上,便听到骆振定说道:“李植,你的兵器我都看了,稀松平常!无非就是不用火绳的鸟铳,还有大量装备的火pào。贵是贵了些,但这些东西大明其他边镇也有。没什么特殊的。你装备的比较多罢了。你能击败正黄旗说明你的运气好!”
  一上来,这个骆振定就在气势上压了压李植,说李植获胜是运气。他似乎是很不爽于李植有七千六百首级的擒斩,让他这个毫无斩获的总兵没有面子。李植听了这话,暗道你也不想想你这个总兵职位怎么来的。
  这个骆振定怎么和官痞似的,分润自己的战功毫无感恩之心。
  李植只能笑着答道:“在下运气素来不错!”
  骆振定轻轻哼了一声,说道:“你倒是不谦虚。”顿了顿,骆振定又说道:“我听骆天成说过,你这个上官颇为严厉啊!”
  原来他侄子骆天成在他面前告过状。那骆天成是李植下属的管队官,第一次见李植时候不太恭敬,李植给了他小鞋穿。想不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本来和李植没有关系的骆振定变成了总兵,成为了自己的上司。
  难道这骆振定要为侄子报仇?
  骆振定看着李植,笑了笑说道:“骆天成的事情是小事,我是不管的,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如今却有一件大事,我要和你商量。”
  李植听骆振定说有大事,暗道这官痞说出口的绝没有好事,打起精神问道:“什么大事?总兵大人明示!”
  骆振定笑了笑,拍了拍茶几说道:“你的那些产业,听说十分赚钱。尤其是那个玻璃产业,听说日进斗金啊?巢丕昌派人去搜集你的配方,听说你把巢丕昌的人斩了?”
  听到骆振定说起自己的产业,李植心里一紧,想了想说道:“不是巢丕昌的人。是几个细作沟通东奴,证据确凿,被我斩了!”
  骆振定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能骗过我?巢丕昌这事和我说过!”
  听到骆振定的话,李植愣了愣——巢丕昌居然把这么私密的事情和骆振定说,这什么意思?难道上次巢丕昌偷玻璃配方的事情骆振定也参与?看来骆振定即便没有参与,至少也是支持了巢丕昌的。
  李植心里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骆振定拍了拍茶几,说道:“我当总兵风格和巢丕昌不同。巢丕昌做事小里小气的,喜欢暗底下来。我却都是敞开说的。我就直说吧,你的玻璃作坊,什么时候开放一下让我取取经,让我的玻璃作坊也能学习学习,也生产无色玻璃?”
  听到这话,李植心里泛出一片火来。这真是个官痞,如此觊觎自己的玻璃作坊。他当这个总兵就只知道捞钱么?他一上来就赤luǒluǒ地要自己的玻璃配方,当自己这个游击是个予取予求的绵羊么?
  李植拱手说道:“总兵大人说笑了,玻璃配方是在下的秘法,不能示之于人!”
  骆振定哼了一声,说道:“我是看得起你这才和你直说。若你不识抬举,我直接派人去检查范家庄,也照样能把你的配方拿到手!我堂堂一个总兵,还是有理由巡检范家庄的,包括你的玻璃作坊!”
  要来硬的?
  李植看着穷凶极恶的骆振定,笑道:“总兵要巡检范家庄私人产业,问过巡抚大人么?”
  听到巡抚两个字,骆振定愣了愣,脸上的嚣张收敛了起来。想了想,他换上一张笑脸说道:“李植,你是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进退的。巡抚虽然处处保你,但这次立了大功,巡抚自然是要升迁的,最多也就是半年的工夫了。等他到了朝堂上做京官,这天津卫就没有人保你了。与其到时候等我动手,还不如你现在就把玻璃配方拿出来?”
  巡抚要升迁没人保我?京官就没有影响力?恐吓我?至少现在还有人保我!
  李植知道和这官痞多说无益,淡淡说道:“到时候再说吧!到时候我再见识见识总兵的手段。”
  骆振定听到这话眉头一竖,似乎就要发作。
  李植却懒得管他,他不再和骆振定废话,甩手走出了总兵府。


第0147章 求助巡抚
  出了总兵府,李植立刻赶到巡抚衙门,找巡抚贺世寿帮忙对付骆振定。
  如今巡抚衙门的人都认识游击将军李植了,直接把李植迎进了二堂。在二堂等了一会,李植便见到了贺世寿。贺世寿刚刚升了一级官位,对立下大功的李植很满意,看见李植就亲热地说道:“李植,我正说几天没看到你了,你就来了!”
  李植拱手说道:“下官恭喜大人升为右副都御史。”
  贺世寿哈哈大笑,说道:“老夫此前也没想到还能升职!这也是靠你范家庄大捷的功劳。”
  李植说道:“范家庄之捷,全靠大人运筹帷幄。大人如今名动天下,如今看来,下一步大人恐怕要被天子调任为六部的尚书了!”
  贺世寿抚了抚胡须,说道:“此事未有定论。如今除了兵部有缺,其他各部尚书都在,未必会在此时调老夫入京。恐怕要等有缺。”
  李植点了点头,暗道要是贺世寿不入京做官就好了,在天津有个巡抚保自己做事安全得多。李植一边想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塞给贺世寿,说道:“这是给巡抚大人升迁为右副都御史的贺礼!”
  贺世寿看到银票愣了愣,接了过去,想了想说道:“你找我有事?”
  李植暗道这巡抚真是人精,拱手说道:“在下受人胁迫,特来向大人求救!”
  贺世寿摸了摸胡须,说道:“哪个屑小敢胁迫游击将军,你说来听听!”
  李植拱手说道:“天津总兵官骆振定图谋在下的产业,一上任就威胁在下jiāo出无色玻璃生产的秘方。”顿了顿,李植说道:“他说在下若是不jiāo出秘方,他就要带人到范家庄检查,强行查出在下的秘方。”
  李植接着又说道:“大人,在下全靠私人产业养兵。若没有这些产业,就没有范家庄的大捷!”
  贺世寿闻言愣了愣,想了想,说道:“原来是骆振定。”顿了顿,贺世寿点头说道:“也只能是他!”
  李植拱手问道:“大人,如今我该如何?”
  贺世寿顿了顿,说道:“有老夫在天津,骆振定不敢轻举妄动。”
  李植拱手说道:“然而那骆振定说了,巡抚在天津他确实不会动手。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