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3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法cāo作,孝敬各路神仙的银子怎么办?不孝敬神仙那稍微有一点过失就会变成大罪,随时有进大牢的危险。冒着得罪各路神仙的风险,节衣缩食造这不带火绳的火铳?那不是找死么。
  这燧发qiāng看上去不怎么样,至少不符合大明武官的需求。
  还是喝兵血吃空饷,孝敬各路神仙,然后等着有其他人立功,分他的战功来得划算!
  众官对李植的燧发qiāng没有兴趣,又催着他演示红夷大pào。
  李植推出十门六磅pào,对三百米外的目标进行shè击,全部打破了两寸厚的木板。
  众官看这大pào更是觉得稀松平常,问道:“这大pào多少钱造一门?”
  李植报了个高价,侃侃说道:“要六百两造一门!”
  听到李植的话,一众武官当场就想走了。他们算是明白了,李植当这武官不是来发财的,而是来花钱的!他的部队是银子堆起来的。他当的官越大,他的兵越多,他在这支部队上花的银子就越多。
  不是每个人都有李植那么多赚钱的产业的。谁有那么多银子来挥霍?所谓千里当官只为财!当官不赚钱戴这乌纱帽做什么?
  众官兴趣了了,很快就散了,各自骑着马走了。
  送走了参观的文武官员们,李植到伤兵营里检查受伤的士兵们。
  和以前的战斗不同,这一次李植的虎贲师中出现了伤亡。在守城过程中有四名士兵受伤,清军白摆牙喇shè伤了五十多名士兵,最后清军冲阵时候又造了五十多名士兵的死伤。如今三十八名战士已经不治死去,虎贲师的伤兵营中还有七十三名伤兵,其中有二十三人是重伤,可能也要不治。
  李植走进了伤兵营,便听到一声声伤者的呻吟声。
  大明朝的医术在这个时代不算落后的了,此时西方刚刚发现血液循环,对各种yào品特xìng的掌握远不如中医。但即便是如此,普通中医对于严重物理创伤的处理依旧无力。李植在天津卫城找来了几个老中医,但他们也只能看着伤员一个接一个死去。
  鞑子的箭锋往往都是在马粪里泡过,里面有dú,被shè中四肢往往就要截肢,被shè中躯干基本就没救了。
  李植临时雇佣了二十名fù女做护士,让护士们蒸馏高浓度酒精,每天给士兵的伤口消dú。至于接骨、缝合伤者肌ròu组织这种手术级的治疗,天津本地的这几个郎中都不会。
  给伤口消dú后,就只能依赖伤者的身体自己恢复了。
  看到天津本地落后的外科医术水平,李植暗道要搜罗医术人才,用科学实验的办法建立一支医师队伍。让医生在实验中摸索外伤治疗办法,逐步提高外科医术水平——一支外伤治疗队伍对于士兵的士气提振作用是巨大的,甚至能让不敢战的士兵勇敢面对敌人。
  李植走进伤兵营,一个一个地检查伤兵。
  一个右臂中了鞑子的dú箭,被医师割掉右手的伤员看到李植就哭了。
  李植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好汉!你哭什么?”
  那个伤员哭道:“将军,我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子女一双,全靠我的三两军饷养活。如今我断了右手不能打仗了,我一家老小没钱租房子,怕是要饿死冻死在城里!”
  李植沉吟了片刻,说道:“你不要哭,我不会让你的家人饿死的!”想了想,李植说道:“这六个月疗伤期间我发一两五钱银子月钱给你,再每个月发米一斗。你伤口好一些后学习识字,练习用左手写字,六个月后我为你找个文书的工作!虽然没有当兵的高薪,但一个月二两银子,三餐有ròu的日子还是有的!”
  那个伤员愣了愣,哭得更厉害起来,便要给李植磕头。李植把他摁在床上,朝他笑了笑,便到下一个病人床前去了。
  下一个病人伤得更惨,被鞑子白摆牙喇的斧头砍断了脊椎,虽然伤口没有化脓渐渐愈合了,但如今已经是下半身瘫痪了。
  看见李植来了,这个伤员脸上立即流出两道浊泪,已经说不出话来。
  李植拍了拍伤员的肩膀,笑道:“像你这样重伤失去劳动能力的,也不要害怕。我每个月给你发伤员补贴一两五钱,每月再送大米一斗,让你家人都能温饱!”
  那个伤员听到李植的话,眼泪更加止不住,只不停地点着头。
  半天,他才憋出一句话:“多谢将军大人!”
  李植转身对跟在后面的郑晖说道:“你记下来了,按我说的原则cāo作:对还能劳动的伤员,工事厅尽量安排合适的工作给他们,月钱二两,三餐有ròu。对于完全失去劳动能力的,每个月发伤员补贴一两五钱,大米一斗。对于战死的士兵,一次xìng发抚恤金二十两,再每月发抚恤月钱一两五钱,发三十年。”
  听到李植的话,伤兵营里的伤员们一个个都哭了起来。这么好的主官哪里找?如此一来,便是受伤甚至牺牲都后顾无忧了。伤得不重的伤员便一个个要爬下床,要给李植磕头。
  李植扶起这些伤员,淡淡说道:“免礼,你们都是范家庄的英雄!”


第0146章 总兵骆振定
  李植视察完伤员,把对伤员的处理方法设为定式,传达到全军。
  虎贲师的士兵们听说了游击将军对伤兵亡兵的优待,士气为之一振。士兵们打仗最怕的就是受伤阵亡,怕自己伤亡了家人挨饿挨冻。如今游击将军这样优待伤兵亡兵,便让将士们后顾无忧了。就算战死了都有将军大人给钱养活家人,还怕什么?
  士兵们训练时候更用心了,也对自己的身份更加自豪了。
  九月初十,范家庄大捷的朝廷封赏加急处理后全部到达天津。天津的文武官员几乎人人升职,一片鸡犬升天之声:巡抚贺世寿从右佥都御史升为右副都御史,仍任天津巡抚。副将耿应节从正二品都督佥事升任从一品都督同知,调任登莱总兵。天津下东路参将秦信基从从二品都指挥同知升任正二品都督佥事,调任保定总兵。
  而巢丕昌降清后空出的天津总兵官的位置,则落入实力最强的镇海营参将骆振定手里。骆振定从山东都司都指挥使升为都督同知,充任天津总兵官。
  李植如今担任游击位列将军之中,属于独立一营“游兵”的统帅,并不受分守参将的管辖,而是直属于巡抚和总兵。如今各将升赏到位,职位确定下来了,李植便到总兵府参见上司骆振定。
  李植在总兵府门口jiāo上名帖,等了一会,才有一个仆人走出来带自己进了二堂。李植坐在二堂的客位上,等了一刻钟,新任天津总兵才走进二堂。
  那骆振定四、五十岁左右,身材不高,长得和他侄子骆天成很像。他生着一副国字脸,一双眼睛细细长长的。嘴巴上面留着两撇胡须,留得长长的,下巴上却没有胡子。
  看到新任总兵,李植站起来上去行礼,便听到骆振定尖尖的声音:“起来吧!”
  李植起身,将自己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