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3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植这次报捷报上去不但报了自己的功劳,还给自己的下属全都报了功。李植把自己擒斩的一千五百余首级都挂在自己下属的名头上,还把几个主要下属都改为军籍。如今自己的升赏下来了,下属的升迁也一并下来了。李植今天要把这些升迁的消息传达,把下属的官服腰牌全部发下去。
  李植首先叫来了李兴。
  李兴如今是破虏团的团长,但这是他在范家庄内部的职务。出了范家庄,李兴就是没有官职的平民。李植这次给李植报了四百多级首级的大功,说李兴率领一队家丁杀敌四百多。明末将领招募家丁已经成为惯例,朝廷对家丁队的头领也是封官的。贺世寿建议兵部将李兴升为从五品的副千户——兵部备案后果然升赏李兴为副千户。
  四百多东奴首级对于一个低级军官来说是浩dàng大功,估计三年大计后李兴还要再升一级升为正千户。
  李兴听说有官做,兴奋得眉开眼笑,拿着那熊罴补子的官服左看右看。
  李植让他换了官服带上腰牌出来,便看到了一个姿仪翩翩的少年武官。穿上了官服,移形挪步都自有一股威风。
  李植让李兴在屋里坐下喝茶,接着叫来了郑开成、李老四和钟峰三人。
  三人都是选锋团的营长,李植为他们分别报上了两百多首级的功劳,如今三人都被朝廷升为正六品的百户。两百多东奴首级的大功在大明十分显眼,估计三年大计后三人还要再升一级升为副千户。
  郑开成听说自己要做官了,十分高兴,对李植毕恭毕敬。他跪在地上接受了官服腰牌,十分恭敬地站起来,说道:“多谢大人为我叙功!让我等也当上武官了!”
  郑开成当然感谢李植,跟着李植平步青云,两年就当上了百户。要知道当初李植买一个百户可是花了四千两银子。
  李植笑道:“这是你应得的!”
  李植又把李老四的百户官服发给李老四,说道:“李老四,你当官了!”
  李老四把嘴一撇说道:“东家,我是跟着你做事的,这朝廷的官我不当也罢。”
  李植笑道:“以后我带你们出征,你们跟在我后面也要个身份,否则岂不是让其他武官瞧不起我们?”
  李老四点了点头,这才跪下接过官服腰牌,去换了衣服。
  李植又把官服腰牌递给钟峰,问道:“钟峰,跟着我做事如何?”
  钟峰赶紧行礼,大声说道:“跟着东家吃香的喝辣的,可以打鞑子还有官做,实在是十二分的好事情!”
  李植笑了笑,说道:“你嘴巴倒也不笨!”
  李兴坐在一边笑道:“钟峰你整天大咧咧的,怕是不能做官哩。否则官服穿几天就要穿坏哩!”
  钟峰赶紧说道:“李兴你莫要乱说,我会小心的,不会剐蹭坏了!”
  李兴一拍手说道:“如今要叫我副千户大人了,还叫李兴么?看我这一身官服,比你的体面多少?”
  钟峰瘪了瘪嘴巴,没有说话。
  李植又把舅舅郑元、叔叔李道、二爷爷李有盛和表哥郑晖叫来。李植也为这四人以家丁队长名义报了一百多鞑子首级,四人也直接当上了百户。
  郑元和李道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做官,换了官服都十分欣喜。李道对着铜镜左看右看,呐呐说道:“官也当上了房子也买了,就缺个娘子了!”
  郑晖是负责管理官厅里的吏员的,他没想到自己一个远亲也能混上一官半职,站在那里十分欢喜,但神态有些拘谨。
  二爷爷李有盛穿着一身百户官服,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好几岁,拄着拐杖说道:“不容易!不容易啊!李植!想不到跟着你干,我们家族里出了这么多武官哩!”
  李植笑道:“以后还有更大的官当!”
  李有盛敲了一下拐杖,大声说道:“那我便等着看了!”顿了顿,李有盛又说道:“李植,我是老了!我孙子李臻品这些年表现不错,没有出一次错!他去年年初就做主管了,这都一年半了,你的产业扩大这么多,不少老人都做经理了!你倒也在织坊赏他个经理当当?”
  李植见李有盛又要给李臻品说情,有些头大,推脱说道:“那要看舅舅的意见了。”
  郑元看了看李有盛,又看了看李植,说道:“李臻品做主管确实没出错,但也没有出彩的地方,便再等一年看看吧?”
  李植赶紧说道:“那就再观察一年!”
  李有盛看了看郑元,又看了看李植,从鼻子里哼了一股气。


第0145章 视察伤员
  八月二十八日,天津的文武官员都聚到范家庄,观摩李植的家丁训练。
  李植在范家庄城下打败了正黄旗,阵斩扬古利,擒斩七千六百余东奴首级,天津的官员们都想知道李植是怎么做到的。李植便让虎贲师的士兵们现场演示,让官员们明白自己是怎么杀敌的。
  这一天,天津的武官文臣们济济一堂,齐坐在范家庄的靶场上,观看虎贲师演示。
  李植早已经准备好一百把还没有来得及拉膛线的燧发qiāng,让虎贲师的士兵演示百qiāng齐shè。
  只听到一片噼里啪啦的qiāng声响起,一片片白色烟雾喷出,五十步外的靶子被打破打碎。
  李植大声说道:“诸位请看,以这样百把火铳齐shè的威势,便是鞑子骑兵冲阵也要被击斩于马上。如果是配合各种陷阱和拒马固守城池,那效果就更好了,东奴还未到阵前就要抛下几十具尸体。”
  天津副将耿应节问道:“这火铳不需要火绳?可是毕懋康发明的自生火铳?”
  李植答道:“这种火铳叫做燧发qiāng,不是毕懋康的自生火铳,但和自生火铳有异曲同工之妙。”
  耿应节点头不语。众将领看着那燧发qiāng都嘀咕:这和南京毕懋康发明的自生火铳差不多,毕懋康的自生火铳造价太贵没人用,你这个拿出来给我们看又有什么用?
  贺世寿抚须问道:“你这火铳造一杆需要多少银子?”
  李植答道:“给工匠四两工钱,还要六两材料钱购买精铁精钢,合计需要十两银子一杆。”
  听到李植的话,一众文官武官都吸了一口凉气,十两银子一杆,这也太贵了。这火铳虽然犀利,但是也只能打五十步,打一发就被敌人冲过来了,杀敌数量有限。而且士兵用了这火铳,就无法携带其他长兵器,近身ròu搏能力大大降低了。
  李植见武官们看不上这燧发qiāng,从腰上取出一把刺刀安在qiāng上,说道:“这qiāng装上苏钢制造的刺刀可以ròu搏。这刺刀造价三两银子。”
  听到李植的话,一众武官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都是失望。在火铳上装刺刀,多不好使啊?没有长矛兵来得直接。
  这燧发qiāng真的能击败东奴的骑兵?不会是李植运气好,鞑子不知底细拼命攻城,撞李植qiāng口上了吧?
  而且各个武官们有更深层的顾虑——花银子造装备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