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3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让您到巡抚衙门去拿!”
  要升官了!
  李植看了看崔合。
  崔合挥挥手说道:“夫君快去吧快去吧,不用陪我了,我有橘子吃就好了!”
  李植这才别了崔合,往巡抚衙门里去。
  到了巡抚衙门二堂,李植先拜见了贺世寿,递上了一张二千两的银票。贺世寿心情很好,接过了银票,笑着让李植坐下喝茶,聊了半天。
  喝了三杯茶,贺世寿才让人把李植的腰牌、敕命和官服拿出来。
  “你这次升赏来得速度极快,是天子特旨专办的!圣恩眷宠可见一斑,你快去把官服换上吧!”
  原来天子特旨为自己办理升赏,李植暗道这杀了扬古利待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他捧着东西进了厢房,仔细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新行头。
  李植这一次,升为了都指挥同知,充任范家庄游击将军。
  都指挥使是明初设置的各省的省级军事长官,统管一省之内的军马屯田,高居正二品,直辖于五军都督府的都督。都指挥同知就是都指挥使的副手,同样位高权重,官居从二品。当然明末卫所制度凋敝,都指挥同知这官位也就变成了虚衔,只代表武官的品级,没有事权。只有充任范家庄游击的官位,才说明李植是做什么的。
  李植看了看都指挥同知的官服帽冠。
  和正四品的珍珠帽珠不同,那从二品的乌纱帽是用上好和田玉做的帽珠,更加显贵。帽顶依旧用的是金子。官服是绯红色的,补子上彩绣着祥云海浪,中间却纹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狮子。官服腰带是花犀材质的,配上官服显得极为威严。
  李植脱下了卫指挥佥事的官服,穿上了这一套都指挥同知的新官服。
  李植再看那腰牌,和黄金质地的卫指挥佥事腰牌不同,这都指挥同知的腰牌是象牙质地,雪白晶莹。腰牌上纹着四条云龙,雕工精湛。腰牌背面是太祖高皇帝的鈒文训话,正面刻着一行字:山东都指挥使司都指挥同知李植。
  天津没有都指挥使司,李植的官位挂在山东都指挥使司上面。当然这卫所官衔是虚职,并不需要李植去上任。
  腰牌首尾都有圆洞,上面挂着一根红丝绦。李植将腰牌挂在腰带上。
  换好衣服,李植走回二堂给贺世寿看了看。贺世寿左右看了看,笑道:“好个天津少年郎,一朝登入天子堂!”
  李植赶紧作揖说道:“全赖巡抚大人提拔!”
  贺世寿抚须说道:“如今你便是范家庄游击了,位列将军之中!”顿了顿,贺世寿大声说道:“范家庄游击将军李植,跪下接赏!”
  李植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知道是天子又有赏赐。前些天不是已经赏了飞鱼服和玉带么?今天怎么又有增赏?看来阵斩扬古利的功劳还是很显眼的,天子赏赐不断。
  李植赶紧一甩官服前襟,低头跪在了二堂里。
  贺世寿大声说道:“天子喜你阵斩扬古利之功,增赏你盔甲一副,白金五百两。天子有口传圣旨:‘卿乃大胜功臣,盼卿再立新功!’”
  看来天子记住我李植这名字了。
  李植唱到:“谢天子隆恩!”
  贺世寿点头说道:“起来接好东西吧!”
  李植起来接过白银五百两,觉得沉甸甸的有些拿不动,赶紧放在茶几上,又接过了那一副盔甲。
  那一副盔甲是军器局做的,用料扎实做工精良,大概二十斤重。这一副盔甲是一副齐腰铁盔甲,由方形铁甲片镶嵌制成。盔甲胸前有两面护心镜,盔甲里面用丝绸做了厚厚的内衬。盔甲还配有一个头盔。头盔外面纹着六甲神,高高的帽缨下面还雕着一个真武大帝。
  这盔甲防御能力看上去一般般,但做工精致,穿上一定十分威风。
  贺世寿抚须说道:“李植,天子赐甲可是莫大的荣誉!这是天子要你爱惜身体,盼你再立新功。”
  李植唱道:“皇恩浩dàng,现在李植满腹都是报效之心!”
  贺世寿笑道:“如此便好!你那几个下属的封赏也一起到了,你给他们带到范家庄吧!”顿了顿,贺世寿又说道:“李植,你现在是游击将军了,出行要重视朝廷命官的威仪。我让人帮你做了两副旗牌,你出行时候让家丁举着吧!”
  李植愣了愣,便看到贺世寿让人抬着两个大牌子出来。
  那两个木牌子都漆成褐色,中间写着白色的大字。左边一个旗牌上面写着“山东都司都指挥同知”,右边一个旗牌写着“范家庄游击将军”。李植看着这两个牌子,暗道这举着旗牌走路一定是十分威风。
  大明的高级官员,出行都是举着旗牌的,以示威仪。
  在巡抚衙门坐了一会,又和贺世寿聊了一会,李植就回范家庄了。
  一路上李植穿着二品武官服,带领四个家丁举着两副旗牌,老百姓的车马见了这阵势一个个全让到了路边,让李植从道路中间走过。
  “这不是城东李家的家主么?”
  “又升官啦?旗牌都举出来了!”
  “都指挥同知,游击将军,好大的官!”


第0144章 下属分官
  等李植一行人走回范家庄,范家庄的百姓奔走相告,都聚到了马路边看李植的旗牌。
  这兵荒马乱的年头,范家庄的百姓算是大明最幸福的人群了。不但在李植的保护下安全有保障,而且一个个都拿着高薪过着富足的生活。他们都希望这种生活能继续下去,而继续这种生活的关键保障,就是李植的官位。
  李植的官位越高,他们在范家庄的美好生活就越安稳。
  听说李植已经升为游击将军,百姓们都从家里走出来,挤到了路上看李植的旗牌,一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的。
  “cāo守大人又升官了哩!”
  “升为游击将军,好大的官!”
  “这下好了,看还有谁敢觊觎范家庄?”
  “cāo守大人可以带更多的兵了,来再多的鞑子都不怕了!”
  李植见百姓们对自己的旗牌指指点点十分关注,他干脆把旗牌竖在官厅前面。果然,官厅门口便迎来了络绎不绝的观众。百姓们携家带口来看那彰示李植官位的旗牌,范家庄里的气氛仿佛过节。
  李植回家坐了一会,听家丁进来报告说外面看旗牌的人络绎不绝,聚了上百人。李植便让家丁拿鞭pào出去放,然后又派人去集市上买些状元糖发给来看旗牌的小孩们。
  李植如今有两种家丁,一种是虎贲师的士兵,是每日都要高强度训练,要上阵打仗的。还有一种是李植另外雇佣的五十名家丁,是在官厅里打杂,站岗,保卫李植和家人安全的。这第二种家丁月钱只有二两,既不上阵打仗也不需要每天苦练,做些保卫工作就可以了。
  家丁们得了令,便去买糖给小孩子们了。过了一会糖就发下去了,官厅门口的孩子们高兴得活蹦乱跳。
  李植在官厅门口看了一会百姓,便回到官厅做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