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3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完把酒碗往旁边的百姓一塞,百姓们就帮士兵们把那些酒碗传递回去。又有富户感谢官军击败鞑子,感谢官军帮他们保住了脑袋和家产,纷纷拿出精细的糕点送给选锋团战士,战士们一边走一边吃,吃了一路。
  选锋团的后面,零零星星跟着一些天津其他路的兵马。这些兵马就是来凑数的,走得稀稀拉拉没有章法,让围观的百姓们心里嘀咕——这些弱兵也能打败鞑子?大概都是在战场上负责摇旗呐喊的吧?
  虽然这些官兵走得不怎么样,其实都是这一战的“功臣”——这些兵丁都分到了这一战的战功,对外宣传时候都说自己是上阵搏杀过的好汉。这些兵丁怕别人说他们不劳而获,那是坚决不会把自己没有上阵的事实说出去的。
  百姓们心里嘀咕,对阵型散漫的其他各路的兵马也没有那么热情了,只是站着那里看士兵们走过去。偶尔有一两个百姓递上酒水,就能把这些大兵乐得眉开眼笑。
  李植穿着御赐的飞鱼服,腰佩玉带,骑着乌孙宝马,昂然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昨天,天子御赐的飞鱼服和玉带被快马送到了范家庄。天子传下圣旨,优言褒奖李植击杀扬古利的大功,称李植为功臣。
  受天子褒奖,受赐飞鱼服和玉带,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那一身飞鱼服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鱼”——飞鱼大半个身子类似一条大蟒,有角,但尾部是鱼尾——这一身类似蟒服的飞鱼服配上玉带,形制十分威严,让李植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李植骑过的地方,百姓们大声叫好,都为天津有这么威严的武官高兴。
  李植更前面还有张罗的人,是巡抚衙门里的仆人。李植每走一段路,就有巡抚衙门的仆人拿出鞭pào来放。那噼里啪啦的鞭pào声,让整个游街的气氛更加火热。
  越往前面走,围观的百姓就越多。百姓们端着米酒井水站在道路两侧,道路都被堵着了。还有人爬在道路两侧的屋顶上看,也不知道会不会把房屋瓦顶踩坏。巡抚衙门的人见前面没路了,拿一串串鞭pào往前扔,吓开那些堵着道路的百姓,才得到前进道路。
  走到巡抚衙门门口,贺世寿率领天津卫十几个文官亲自站在衙门门口。李植一眼看过去,看到清军厅同知陆化林也在。他的那个宝贝弟弟陆化荣站在官员后面,身子一探一探地往李植这边看。
  看到李植身上的飞鱼服,陆化荣脸色发白,似乎十分畏惧——这飞鱼服可是代表着皇上的赏识,这李植以后要飞黄腾达到什么地步?他会不会记自己的仇?
  就连同知陆化林也有些后悔——那时候就不该偏袒弟弟,该打陆化荣几十大板给李植解气。如今这李植平步青云,一年连升六级,当真不知道要升到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也不知道他是否还记着陆化荣这一口气。
  贺世寿看到李植,抚须打量了李植一番,点了点头。他用玻璃酒杯给骑在马上的李植倒了一杯金华酒,往李植手上递过来。李植赶紧跳下马来,端着酒一饮而尽,大叫一声好酒。
  贺世寿看了看李植身后军容整齐的选锋团,点头说道:“果然都是我大明的好儿郎!难怪能大破东奴。”
  贺世寿再给李植倒一杯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然后把酒坛传到后面,让十几个文官都给把酒杯倒满,这才举起酒杯,说道:“我带领天津文官敬cāo守一杯!”
  李植将甜酒饮尽,说道:“末将谢过巡抚!谢过诸位!”
  贺世寿率领文官们将烧酒一饮而尽。
  喝完两杯烧酒,李植继续骑马往前面走去。其他的游街武将便也陆陆续续到达巡抚衙门。贺世寿就不给这些混功劳的武将们亲自倒酒了,都是仆人上来倒酒,贺世寿用嘴巴沾一下酒杯就算是敬了酒了。
  李植一路往东,率领一千选锋团士兵骑行到了城东井边坊的附近,便看到原先的街坊都已经迎在了道路两边,挤得只留下一条小路供选锋团穿行。
  “李植来了!快看!快看!李植来了!”
  “植哥儿凯旋而归呢,据说杀敌一千五百多!”
  “呀!植哥儿怎么穿着龙袍?不是天子才能穿龙袍么?”
  “你个傻的,看清楚,那是蟒袍,是给官爷们穿的!”
  “非也,那不是蟒袍,那是御赐的飞鱼服,虽鲜明似蟒,非蟒也!”
  李植骑在马上,穿行经过井边坊的街口,听到街坊亲热地叫唤自己。
  “植哥儿!植哥儿!你还记得我么?我是卖油给你的赵三啊!”
  “植哥儿!我是陈德玉啊!我还带你去买碱面呢!”
  “李植!李植!我是林嫂啊!你如今发达得也太快了!还记得我林嫂不?”
  李植没法一一回答街坊们的叫唤,只骑在马上朝街坊们虚虚行了一礼,大声说道:“此次李植若能升迁,改日定回井边坊摆下流水席,请诸位街坊聚一聚。”
  听到这句话,井边坊的人群里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


第0143章 升官
  八月二十六日,李植一早起来,看见娘子崔合已经早早的梳妆完毕,坐在床边发呆。
  李植拉住崔合的手,笑着问道:“娘子在想什么?”
  崔合瘪着嘴巴说道:“我想吃酸东西!你都不给我买!”
  李植笑道:“怀孕的人都喜欢吃酸东西,我们家里却没有备橘子,是我疏忽了!”
  崔合瘪嘴说道:“菊儿有帮我买橘子,但我不想吃,我要吃你买的!”
  李植笑道:“为什么要吃我买的?”
  崔合侃侃说道:“虽然你打跑了鞑子保卫了我们家,立了大功,但是要做爹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比如买橘子就是做爹爹要做的事情,不做好就生不下好孩儿呢。”
  李植笑了笑,知道这些天太忙,有些冷落了崔合,便抱住她说道:“好娘子,我这就为你买橘子去,买最酸的!”
  “最酸的会把牙酸掉的,要一般酸的就好了!”
  “好,买一般酸的,我尝了才买回来!”
  李植起来穿好衣服,带上一百文铜钱往城北集市里去。集市里的人见cāo守大人亲自来了集市,一个个尊敬地让出道路。倒是那几个卖橘子的知道cāo守夫人怀孕了,还壮着胆子在李植面前吆喝买卖。
  “酸橘子咧!卖酸橘子咧!”
  “酸死人的橘子咧!”
  李植凑到一个生意比较好的摊位上,买了十几个半酸不甜的橘子,用竹篮子装了回来。崔合见李植真的去买橘子了,高兴得迎到院子里来,挽着李植的手走回正房。两人在正房剥开橘子吃,李植吃了一个就觉得太酸了,崔合却吧唧吧唧地吃得很香,吃了一个又一个。
  “你不怕酸掉牙么?”
  “不怕,夫君买的橘子,最好吃了!”
  李植陪崔合聊了些闲言碎语,突然看到一个仆人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老爷,巡抚衙门派人来说,说您的升赏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