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己?那些实心弹能命中几个骑兵?
  但扬古利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错了,这支明军是扬古利从没见过,也本不该见到的可怕部队——那些可怕的pào筒里喷出来,并不是实心弹!
  两翼距离鞑子骑兵七十五米,李植大声下令,虎贲师中军号角长鸣,两侧的五十门火pào开火了。火pào吐出火舌,朝对着虎贲师两翼冲来的一千五百满清铁蹄喷出了霰弹。


第0134章 击杀两翼
  霰弹pào弹是一个圆筒,外壳是一层薄铁皮,弹体内装有一百个铁质小弹丸。火pào开火后霰弹底部的膛片推动弹身前进。弹体离开pào膛时候圆筒破裂,内装弹丸逬出,在空间中形成圆饼状弹幕。这一弹幕会划过一个由pào口为定点的圆锥形空间,扫shè这个圆椎形空间中的所有目标。
  面对近距离冲阵几乎撞在pào口上的骑兵,霰弹的威力是巨大的。
  西翼的二十门pào吐出火舌,从pào膛中喷出了两千个弹丸,以ròu眼看不见的速度朝白摆牙喇和分得拨什库shè去。虽然这些清军精锐穿着两层盔甲,甚至三层盔甲,但是这些盔甲依旧挡不住这么近距离上的霰弹。疾速shè来的弹幕杀得前排的白甲兵和分得拨什库人仰马翻。
  一百二十个白摆牙喇被霰弹击中,身体上被打出血洞,扑通扑通地倒在了马下。三十个分得拨什库也中弹了。虽然他们身上有三层盔甲,但霰弹依旧钻进了他们的身体里打坏了他们的脏器,让他们一个个死透在马上,摔下马来。
  即便是他们的战马,也是中弹倒地,在地上抽搐挣扎。
  一个满脸虬髯的分得拨什库中弹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的两个血洞,和战马一起摔在了地上。即便是倒在地上,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快要死了这个事实——他是大清最骁勇的战士,是牛录的军官,不知道征战过多少次,杀了多少敌人,而今天他还没摸到敌人,居然就死了。
  他睁大眼睛吐出一口鲜血,死不瞑目地断了气。
  一个手持铁斧的白摆牙喇头目“壮大”被弹丸打中了左眼,那铁质弹丸立即就穿透了这个壮大的整个头颅,从壮大的后脑勺撞破颅骨飞了出来,又shè进后面一个白甲兵的盔甲里。那个壮大一声不吭就死透在马上,噗通一声倒下了马。后面的白甲兵也发出一声惨叫,恐惧地摸着胸前血洞一样的伤口,趴在马背上爬不起来了。
  只一次shè击,二十门六磅pào就打死了西翼一百五十名清军铁蹄。
  若不是清军精锐身上都穿着两、三层铠甲阻拦了弹丸,霰弹弹丸本来还能穿过第一层骑兵的身体刺入后面第二排的敌人,造成更大的杀伤。
  东翼的情况,更加血腥。
  东翼三十门六磅pào齐shè后,清军马甲兵的前面一层骑兵像是被割草机割倒的杂草,全部倒下了。不仅是人倒下,马匹也在一个瞬间全部受伤倒下。血花一片一片地绽开,血花落下后马甲兵的身上就露出一个又一个骇人的血洞,正是霰弹弹丸造成的伤口。
  冲在前面的二百二十个清军马甲骑兵倒下了。他们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中了两三弹。
  一个身穿三层盔甲的马甲头目“专达”冲在前面,此时被铁质弹丸shè中三处。最外层的镶铁片绵甲、中间的鳞甲和最里面的锁子甲全部被击穿,三颗弹丸像是三柄刀剑刺破了他满是疤痕的皮肤,破开了他的血ròu器官,把这个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勇悍战士了结在马背上。
  这个专达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死透在马上。
  马甲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恐怖武器?还活着的马甲一时间惊魂失措,策马停在中弹死去的马甲尸体边,进退失据。
  就在他们静止在那里犹豫的时候,破虏团第四排五百名火qiāng手开火了。
  距离七十五米,久经训练的破虏团几乎弹无虚发,shè中了四百多名马甲。子弹破开了盔甲,饥渴般地冲进了盔甲下的血ròu里,肆无忌惮地旋转。
  只听到一片一片的惨叫声,四百多马甲摔下了马。这个距离上米尼弹已经能穿过两层盔甲杀伤马甲兵,四百多名中弹的马甲非死即伤,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马甲们被打溃了。
  一千六百正黄旗马甲如今被打得只剩下三百多人,马甲们被彻底打残了。即便是还活着的十几个头目“专达”都没有了冲阵的士气,他们调转马头,一个个不管不顾地往远方逃去。其他马甲就更加慌张了,连武器都丢了,只求逃跑时候能跑得快一点。
  东翼的清军,已经不复存在。
  但西翼的白摆牙喇和分得拨什库斗志更旺盛一些。
  他们猛遭霰弹攻击,却还保持着士气,没有在霰弹打死的人马尸体前停留,而是绕过了这些尸体朝七十五米外的选锋团冲来。虽然被打死了一百五十人,但这支最精锐的清军骑兵依旧是杀气腾腾,沉重的马蹄声踏在地上,仿佛是一片滚雷压过来。
  李植大声喊道:“上刺刀!”
  号角鸣响,将李植的命令传给了选锋团。之前李植就已经向各级军官jiāo待了迎战cāo作步骤,此时各级军官听到号角后大声下令,立即让已经放完qiāng的第二排和第三排士兵装上了刺刀,让最先shè击的第一排继续在后面上弹装yào,让站在最前面的第四排士兵准备shè击。
  距离七十米,白摆牙喇和分得拨什库朝朝选锋团shè出了一片箭雨。
  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五十多个选锋团士兵被鞑子的弓箭shè中。
  shè完一箭,西翼精锐鞑子的队伍四散开来,朝选锋团西翼的两千步兵撞去,仿佛要一次把选锋团冲垮。
  七十米,六十米,距离六十米,第四排士兵开qiāng了。
  六十米的距离上,五百发米尼弹像是长了眼睛,直直朝四百多个白甲兵和分得拨什库胸前shè去。六十米的距离上米尼弹杀伤力惊人,无论对面是白甲兵的双层甲还是分得拨什库的三层盔甲,米尼弹都能shè穿盔甲杀敌。
  一个分得拨什库被子弹打在左腰上,子弹破开了他的三层盔甲,把他的皮肤shè穿,shè进了他的肾脏里。虽然三层盔甲缓冲了子弹的杀伤力,但那颗旋转的子弹还是破坏了这个清军军官的肾脏。无法忍受的剧痛从腰上传来,这个分得拨什库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惨叫一声摔下了马背。
  一个白甲兵被击中了左胸,那最外面一层厚厚的白色鳞甲没有救下他,里面一层精工锁子甲也没能挡住旋转的子弹。子弹旋转着转进了白甲兵的心脏,把这个至关重要的器官搅成了一团血水。这个清军的勇士,精于战阵厮杀的白甲兵如果活着冲进虎贲师军阵里,恐怕五、六个虎贲师士兵都拦不住他。可如今他还没摸到敌人就中了米尼弹,在马上颤了一下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扑通一声摔在了马下。


第0135章 大胜
  扬古利骑在马上,脸色惨白,眼睛却是血红。
  这一战他输得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