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2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百马甲骑上了战马,准备以骑兵方式冲阵。两千八百披绵甲的跟役和四千不披甲的辅兵也转向了南面,以步兵姿态接敌。
  扬古利的织金龙纛缓缓移到了南面,率领八千勇士列阵南行。大清军白甲兵在西翼,马甲在东翼,步兵在中军,齐头并进,在野地迎接范家庄的四千明军的挑战。


第0133章 击溃中军
  李植从望远镜里看到清军的布置,针锋相对,把选锋团布置到西翼,最西侧摆放二十门六磅pào,把破虏团布置到东翼,最东侧摆放三十门火pào——pào车装上轴承后,机动力提高了很多,用六匹马拉着跑得比步兵还要快,很快就完成了布置。
  为了应付骑兵冲阵,李植选择了比较厚实的四排队列,让步兵进行四段轮shè。
  追到清军两里外,李植让步qiāng兵装好子弹,又把火pào从跑车上卸下,装好pào弹推着走,一点点靠近迎出来的八千清军。
  李植在望远镜里看得仔细:清军虽然刚溃了一场,但依旧十分有气势。尤其是九百马甲和四百白摆牙喇斗志旺盛,骑在马上大声嚎叫外,鼓舞着其他跟役辅兵们。
  这是一场硬仗。
  烟尘滚滚中,两军渐渐靠近,四百米、三百米、两百米,清军开始提速冲锋。一千多名骑兵和六千多步兵朝虎贲师冲来,大地仿佛都在微微震动。
  战斗开始了。
  “开火!”
  李植大声下令,中军号角鸣响,三千七百步qiāng手开始朝敌人中军shè击。
  第一排一千名步qiāng手瞄准目标,摁下了扳机。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一片一片的白雾冒出,一千发子弹像是一阵暴雨,像鞑子的中军袭去。
  范家庄的士兵们经过长期训练,准头很好,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了。加上米尼步qiāng精度很好,士兵在两百米上拥有很高的命中率。更何况鞑子的阵型这么密集,不少打偏了的子弹也打在旁边和后面的其他鞑子身上——一次shè击,就有六百鞑子士兵中弹。
  米尼弹对于这些无甲的跟役和辅兵来说无异于死神。清军薄薄的衣物像是纸片一样被子弹破开,脆弱的皮肤被子弹毫不留情地刺穿。米尼弹呼啸地旋转着,像是搅拌机机芯一样冲进了鞑子的躯体中,把它们遇到的脏器旋成一片ròu泥。
  两百多名跟役和三百多名辅兵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一个冲阵指挥的“专达”正在队伍里嚎叫着鼓舞士气,却突然被一颗米尼弹打中了左脸。高速旋转的米尼弹刹那间就把他的半个脑袋打碎了,脑浆和血水一起飞溅出来,喷了一地。他噗通一声倒在了血泊里,看得旁边的清军心里发颤。
  没被子弹击中的清军跟役和辅兵们看着前面成排倒下的战士,想起了早上的大屠杀,脸色发白,放慢了冲锋的脚步。
  但仅过了四秒,第二轮齐shè就来了。
  又是一片噼哩啪啦的qiāng响声,虎贲师的阵地上又冒出了一片白色烟雾,硝石的味道在空气中越来越浓烈。距离一百七十五米,又是一千发子弹向清军中军shè去。
  六百多名鞑子被击中了,身子猛地一顿,血花在子弹创口上绽开。旋转的米尼弹造成的创口不小,面积起码有弹丸截面的十倍,在人的身体上打出喇叭形外大内小的伤口。有时候铅弹会在破开人体时裂开,这就让伤口更大,让战后取出弹丸更加不可能。
  被击中的鞑子跟役辅兵发出一声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一个牛录章京冲在辅兵的队伍里,本来是压阵的,却突然被一发米尼弹击中了右肩。他穿着三层重甲,奈何肩膀的关节位置只有一层绵甲保护。他的肩胛骨立刻就被打碎了,整个右手算是废了。血液迸出,剧痛排山倒海地袭来。这个牛录章京惨叫着捂着伤口,往前一倒躺在了地上。
  想不到几次随军横扫大明的自己,今天竟然败在了这里。
  几千跟役辅兵们被步qiāng的威力吓到了,这哪里是打仗?这是列队qiāng毙啊!再没有人敢冲在前面送死,所有人都放慢了脚步,最后整个中军队伍战战兢兢地停在了战场上。
  他们已经失去斗志。
  第三排的齐shè开始了,七百把步qiāng喷出了烟雾,朝已经失去了斗志的跟役和辅兵们发出最后一击!
  一个鞑子辅兵被打中了肚子,米尼弹破开皮肤钻进了这个辅兵的腹腔,把他的肠子搅成了一团碎泥。鲜血立刻就从肚子上涌到了他的口中,他口喷鲜血倒在了地上,染红了一片大明的土地。
  一个鞑子跟役被打中了左胸,身上的无铁片绵甲丝毫阻拦不了米尼弹的穿刺,他的肺部被打穿了,被搅成一团血ròu。他是征战多年的老兵了,虽然始终没有被选为步甲,可也随主子们在漠北辽东厮杀过,想不到今天竟是折在了这大明的土地上。疼痛剧烈到让人感觉不到,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拧干的海绵一样迅速从身上丧失,他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第三排齐shè,又打死了四百多名鞑子。
  鞑子的中军崩溃了。此时没有白摆牙喇押阵,后方一片辽阔。前面的步qiāng阵太可怕,一下子就放倒了两成五的跟役和辅兵。这伤亡率已经超过跟役、辅兵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xìng命去填前面这个死亡禁区。
  前面的清军哇哇叫着,转身就往后逃。中间的鞑子愣了愣,生怕前面的士兵退下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qiāng口下,也加入了逃亡的队伍。最后整个队伍都崩了,所有的跟役辅兵都丢盔弃甲,撒腿往北方逃去。
  跟役和辅兵们就像是一波无力的海浪,冲到沙滩上一会,就狼狈向来路溃去。
  五千多跟役辅兵狼奔豕突,丢旗弃甲,不管不顾地向北方逃去。
  扬古利看到了中军的崩溃,叹了口气。
  此时他正亲自率领白甲兵冲在阵线的西翼,正催马疾跑,率领四百两层重甲的白摆牙喇和一百三层盔甲的分得拨什库冲击范家庄士兵的西翼——为了加强西翼冲锋的力度,扬古利把五十个牛录的“分得拨什库”全集中到西翼,和白摆牙喇一起冲阵。
  他知道跟役和辅兵迟早会败,这些士兵早上败了一场,此时根本没有冲阵的血勇。只是他没有想到中军会败得这么快。范家庄士兵的三排齐shè不过用了几息的时间,就把整个中军打崩了。他本来是希望中军能支持久一些,为自己的杀手锏——白摆牙喇冲阵争取一些时间。
  本来如果中军能再坚持几次齐shè,自己率领的白甲兵就能冲进明军的队列里。
  范家庄的士兵们都是使用pào铳的火器兵,ròu搏能力估计不值一提。只要五百名白摆牙喇和分得拨什库骑马杀进了明军的阵营里,来回突杀,想来这些明军只有张皇逃窜的本事。
  然而现在中军败了,西翼的骑兵只有用ròu身去承受明军的火力了。
  距离明军五十步,扬古利看到明军的pào手点燃了大pào的火绳。
  明军要用大pào来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