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2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城池下面抛下了四百多勇士,不把这座城池攻下,对不起那些勇士的英灵。如果放弃此城,这次入关大清军攻无不克的威风就要受损。
  扬古利是个果敢勇猛的战将,他随努尔哈赤起事以来,战必陷阵攻必先登,所以才得到了这外姓臣子最荣耀的超品公爵位。平日里皇太极对他比对一般的贝勒还要重视。他不相信眼前这样一座稀松平常的小县城能够阻挡住自己的脚步。
  扬古利和几个甲喇章京对视了一眼。几个甲喇章京虽然表情严肃,但还是有拿下此城的信心的,眼神里都十分乐观。扬古利不再迟疑,大声喊道:
  “全军进攻!”
  号角长鸣,鼓声雷雷,一万两千鞑子大声嘶喊,搬着云梯往前奔跑,朝范家庄的北城墙冲去。
  从范家庄的城墙上看去,只见烟尘滚滚,清军像是一片黄色的海洋一样朝这边涌来。


第0130章 屠杀清军
  一万二千鞑子的队伍前锋前进到城墙外两百米时候,城墙上的悬户被撤掉,六十六门大pào开火了。
  六十六发pào弹像是死神的镰刀,撞向了鞑子群里。一些pào弹落地前就撞上了鞑子的身体,pào弹立即把那作恶多端的躯体洞穿,砸出无数血泥血浆,然后在地上疾速弹跳前进,再弹跳,直到命中下一个鞑子的身体。
  被打穿肚子的鞑子立刻就死透了。就算是手脚被pào弹碰上,也立即断手断脚。惨叫声立即在鞑子群中响起,一百余鞑子被pào弹击中,倒在了血泊中。
  鞑子们早就知道会遭遇火pào轰zhà,还算冷静。在几个冲到前线指挥的甲喇章京的吆喝下,鞑子承受住了虎贲师的第一轮打击,冲到了城墙外一百五十米。走到这里地面上已经是坑洞密布,鞑子们开始绕过坑洞,在一个个坑洞间辗转前行。
  李植并没有让步qiāng手们立刻shè击,李植这次要抓个大的。
  范家庄北墙上有五百个垛口,加上女墙上的shè击孔,北墙上有一千个shè击位。李植让士兵们四人一组站在shè击位后面,准备进行四段轮shè。此时shè击孔上的第一排士兵已经屏息静气瞄准了一点点靠近的清军,只等命令传下就摁下扳机。
  等冲在前面的鞑子冲到城墙下面一百米,李植才大声喊道:“shè击!”
  城门上的号角立即响起,把李植的命令传达到全军。
  shè击位上的第一排士兵对准了一百米外的目标,摁响了米尼步qiāng。一千发锥形子弹像是密集的雨点一样从城墙上shè出,袭向当先的一千名鞑子马甲步甲。
  李植的士兵们久经训练,在一百米的距离上准头惊人。一次齐shè就有八百多发子弹命中了目标,八百名鞑子身子猛地一顿,身上绽出血花来。
  有三百多名马甲被击中。一百米的距离,米尼弹破开两层铠甲后势能依旧可观,已经能够伤害马甲的身体了。虽然这样的伤害往往不致命,但也能让马甲们伤口剧痛流血不止。马甲们中弹后不敢剧烈活动撕扯伤口,除了个别异常彪悍的,大部分中弹马甲已经失去冲锋陷阵的能力。
  他们或撑着身体不能动,或倒在地上,失声惨叫。
  另外还有四百多名冲在前面的步甲也被shè中。这些步甲只穿着镶着铁片的暗甲,哪里顶得住米尼弹的近距离shè击?米尼弹轻易破开绵甲,shè进绵甲下面的ròu体里。子弹在破甲过程中受力不均,刺入身体后不规则的高速旋转,就像是一个撕扯着躯体的榨汁机,把榨汁机机芯遇到的人体器官全部搅成血水。
  四百步甲像是四百个沙袋,扑通扑通地倒在地上。
  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混合着伤者死者身上喷出的血液、漏出的肠子和掉下的断肢,构成了一副让人脸色发白的恐怖场景。走在后面一点,侥幸没有被shè中的马甲步甲们满脸的不敢置信——这世界上竟有这么凶猛的武器,能在七十步外夺人xìng命。
  骑马立在二里外的满清超品公扬古利看到前线的情景,身子一震。怎么刚才自己试探明军的时候明军没有火铳?自己被骗了?明军为什么要骗自己?难道明军有必胜的信心,要骗自己的多投入一些部队,以便多积战功?明军为什么这么自信?难道这火铳能够连shè?
  扬古利想着想着,暗道不妙,脸上已经是一片惨白。
  鞑子最前面的八百多人被打趴下了,后面的几百士兵有些惶恐地往前跑了几步,走到那血流满地的死人身边,暗道这样恐怖的shè击只能有一次吧?
  然而他们猜错了,城墙上的第二次齐shè五秒后就开始了。
  噼哩啪啦一片qiāng响,城墙上又冒出一片一片的白色烟雾,又是一千发子弹疾速袭来,前排准备先登的马甲步甲就像碰到割草机的杂草一样成片倒下。
  子弹打在肚子上,肚子就是一片血糊。子弹打在胸脯,shè进心口里,那立即就要丢掉xìng命。子弹打在脸上,小半个头就要被打掉,再无生气。子弹打在手上脚上,骨头也是立即被打折,甚至当场把手打断。
  又是八百多名鞑子或死或伤,倒在了血泊中,城墙外一百米的这一带仿佛变成了一片死亡禁区,进入者非死即伤。
  半死的伤员倒在地上呻吟着,那令闻者心颤的呻吟声狠狠地打击着鞑子的士气。后面的鞑子已经不敢往前冲了,他们转头看向押阵的白摆牙喇,看看白摆牙喇是不是盯着自己,如果自己往后逃能不能拣下一条xìng命?
  就在他们犹豫彷徨的几秒内,城墙上又响起了一片qiāng声,第三次齐shè开始了。
  这已经不是战争了,这是屠杀。
  一片噼哩啪啦的qiāng响声落下,距离城墙一百多米的地方又倒下了八百人。三百多中弹的清军马甲还好,两层护甲让他们保住了xìng命,伤口处只要取出子弹还能愈合,不算重伤。不过虽然没有重伤,那子弹也穿过盔甲shè进了ròu里,带着这样的伤口步行冲锋显然是不可能了。他们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捂着伤口站在原地,或者干脆就倒在了地上。
  而四百多中弹的步甲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被子弹贯穿的身体喷出鲜血,像是泉涌一样往外流。力量随着喷涌的血液一起飞速的消失,除了几十个被打中手脚的没被打死,其他三百多中弹的步甲很快就死在了坑道中间的道路上。
  鞑子们被打崩了。
  这是怎么样的武器啊?居然能在七、八十步外夺人xìng命,而且shè速这么快,数量这么多。这冲上去已经不是战斗了,这是送死。在这绕来绕去的道路上冲到城墙面前,恐怕冲到了那里清军已经死光了。
  鞑子们张皇大叫,往来路逃去。他们已经失去斗志了,如今他们对城墙上步qiāng的恐惧远远大于他们对白甲兵的恐惧。白摆牙喇那是押阵shè杀,而城墙上的火铳那是排队qiāng毙,其可怕程度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鞑子们此时就像是一片退潮的海水,转过身去,张皇失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