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2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次pào击结束,鞑子有三百余人被打死,一百余人重伤被扔在了战场上,损失惨重。
  盾车里撤下的鞑子们躲进了大营里,再不敢轻易靠近城墙。那一杆织金龙纛随着撤退的清军一起进了营寨里,带领整个清军队列撤回了大营里。
  接下来的半天,清军除了派出游骑斥候,再没有派出士兵攻击范家庄城池。
  首站告捷,范家庄内一片喜气。
  在火pào的威慑下,一百名选锋团士兵在天黑前出城清理战场——割取鞑子的首级,给那些重伤的鞑子补刀。这些士兵们恨透了凶残的鞑子,补刀杀鞑子时候杀得十分兴奋,一刀一刀嚎叫着刺下去。
  得了四百多鞑子首级,李植让人把这些首级硝好,摆在城门前示众。这些首级让城内的气氛轻松了不少,百姓们开始相信子弟兵们能守住城池,被清军大兵围城的恐惧感减退了不少。
  百姓们齐心协力忙了一个月,如今城墙下面到处都是鹿角拒马,鞑子想靠近城墙不容易。城墙上面堆积着滚石檑木,烧着金汁,鞑子若是想爬上城墙,就要用尸体来堆。百姓们都知道范家庄此时是一座坚城,不是那么容易攻下来的。


第0129章 扬古利的试探
  李植晚上让士兵早早安睡,准备好第二天迎敌。
  第二天一早,清军大寨中号角齐鸣,一万多清军一个牛录一个牛录地跑出了营寨,列阵在前。一片一片黄色铠甲军服的鞑子战士列好方阵,每牛录为一小阵,每甲喇为一大阵,军容整齐,看上去十分壮观。
  战士们列阵站好以后,织金龙纛缓缓移动,从中军大寨中移到阵列中间。李植举起望远镜观察,看到扬古利默然不语地骑在马上,左右的鞑子将领们也一个个肃然不语,显然昨天范家庄的大pào让他们很郁闷。
  这次清军破关而入,连战连胜,还没有尝到失败的味道,范家庄是第一个让鞑子受到较大损失的城池。
  阵列后面,一百多辆云梯被抬了出来。
  那些云梯五、六米长,五米多高,并不沉重,由二十个跟役和辅兵抬着走,可以走得很快。这些云梯是鞑子们昨天造好的,本来是准备等盾车把城墙外坑洞填平后使用。鞑子们没想到盾车根本挡不住城墙上的火pào,干脆就直接把云梯直接推出来攻城了。
  如果云梯架在范家庄的城墙上,鞑子们就可以从云梯上直接跳上城墙。
  扬古利昨天见识了城墙上火pào的厉害,知道静止在坑洞前的盾车是活靶子。但他认为快速移动的云梯不会被火pào击中,只要清军的勇士登上了城墙,这座城池也是一鼓而下!
  抬着云梯,清军的阵列压到了北城墙北面四里处,停了下来。
  谨慎起见,扬古利没有让大军立即发起进攻,而是让三百步甲马甲掩护二百跟役辅兵,抬着十座云梯试探攻城。扬古利虽然以悍勇著称,但也知道打仗不能莽撞。这范家庄有那么多大pào,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手段,还是试探一下为妙。
  看到鞑子派轻兵出来试探,李植笑了笑。
  看来昨天的大pào把鞑子吓坏了,不敢一拥而上直接攻城了,而是派轻兵出来试探范家庄的底细。如果李植让火qiāng手在两百米上就全力shè击,轻易把这五百鞑子击退,扬古利肯定就转身逃走,再不来攻打范家庄了。
  李植却不准备这么轻易放过扬古利,他要在这一万鞑子身上赚一笔战功呢。他要骗扬古利把筹码全部压上来,然后一口吃个大的。
  五百名试探攻击的鞑子抬着十台云梯,快步往范家庄北墙上走过来。进入城墙一百五十米,他们遇到了大大小小的坑洞,只能绕着走。坑洞和坑洞之间还放着大大小小的拒马、鹿角,鞑子们费力的挪开这些障碍物,才慢慢接近到城墙下面七十五米。
  七十五米的直线距离,他们起码绕了一百五十米,才靠近了城墙。
  城上的火pào,并没有开pào。
  鞑子的人马在陷阱和坑洞之间绕路,被拉成了一字长蛇阵,马甲步甲在前,云梯在后。长蛇阵中当先三十人攻到城墙五十步内后,立即就搭起了长弓,开始朝城墙上shè箭。鞑子的箭以沉重著称,用人畜粪便泡过所以有dú,被shè中一箭基本就丧失战斗力了。
  不过五十步还是远了点,鞑子三十多名前锋shè了一轮,只shè中四个城墙后的虎贲师士兵。
  看到四个士兵被shè伤,李植感到十分ròu疼。这些都是自己亲手练出来的士兵,便是被shè中一个,李植也会心里不舒服。
  “挂悬户!”
  悬乎是古代城防防备弓箭的一种装置。每个垛口上做木架一个,两足在城内,架子悬在城外紧贴垛口的边缘,上面盖着杯子毯子,用水打湿。这样的装置挡在垛口外面,弓箭就不能shè入。
  五百个悬乎挂了起来,鞑子的箭无法shè入了。
  鞑子见范家庄城上挂起了悬户,不再shè箭。
  五百个鞑子带着十台云梯慢慢走进,又绕了半天,终于走到了城墙脚下。十台云梯架了起来,越过护城河,直接把梯子架到了城墙上。鞑子的马甲步甲只要顺着云梯往上攀爬,就能冲上范家庄的城头。
  五十个马甲带头,往城上爬去。
  “扔滚石檑木!”
  “倒金汁!”
  虎贲师格斗能力远逊于鞑子,鞑子登城会引起混乱,李植当然不能让这些鞑子爬上城头,立即让部队用城防器具伺候这五百个鞑子。
  大量的滚石檑木被从城上砸了下来,把试图登城的二十多个鞑子砸死在城墙下面。
  金汁是烧沸的粪便,被当头浇在登先鞑子的身上,把这些鞑子烧得皮开ròu绽。这些粪便有dú,加热后更是dúxìng重,被烫伤的伤口会因为粪便里的dú素腐烂,根本无法愈合,只能截肢甚至等死。
  登先的五十个马甲还没摸到城头,就有二十多个被城防器具打死烧死在城墙边。
  剩余的四百多鞑子可没有战死在城墙下的决心,他们都知道扬古利是拿他们试探敌情的,也不愿意拿命去冲。他们看着城墙上站着的四千明军士兵,不敢再冲。
  云梯上还活着的二十多个马甲跳下了云梯,撒腿往来路逃了回去。其他清军见马甲们逃了,也一哄而散,集体往来路逃去。
  李植看着逃跑的鞑子笑了笑,暗道这下可把鞑子骗到了。
  果然,扬古利在远处观察了一番,觉得范家庄的城防措施稀松平常,只是准备得比较充分而已。除了大pào,城中并没有其他厉害手段,无非是滚石檑木之类的。城外的陷阱虽多,绕过去就是了,绕路途中被火pào轰击一轮也死不了多少人。滚石檑木有限,以一万二千兵力攻打这样一座城市,还是能攻下的。
  大清军常年征战,士卒们都是在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战斗力远不是饭都吃不饱的明军卫所兵可以匹敌的。只要勇士登上城墙打开缺口,明军就会溃散。
  昨天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