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2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角声响起,天鹅音长鸣,二十门六磅pào和两门十八磅pào瞄准了近在一百五十米外的盾车,吐出了火舌。
  巨大的轰隆声响起,墙上的士兵们都忍不住掩住了耳朵。黑色的烟雾猛地从pào口喷出,把硝石和硫磺的味道喷到了整片城墙上。
  pào弹像是一道道闪电,以ròu眼看不见的速度朝不远处的盾车飞过去。
  十二门六磅pào命中了目标,在那些盾车上砸出了一个个一米大的洞。pào弹砸出的木头碎块横飞,比流弹更致命,刹那间就让盾车里最前排三、四个鞑子失去了战斗力。
  鞑子的马甲和步甲虽然穿着盔甲,但脖子脸上是没有防备的,被纷飞的木块chā进脖子,就是立即死透。纷飞的木片雨中,被割开脖子的鞑子不在少数。还有几个鞑子被木屑割到眼镜,立刻就瞎了。就算运气好没有被伤到要害,只是被木块chā进脸面上,那也是大出血丧失战斗力。
  除了危险的木屑木块,pào弹本身也是杀伤力十足。pào弹撞进盾车,撞碎阻拦它的ròu体,在地上弹跳,又直接带走了一、两条xìng命。
  一门十八磅pào打中了盾车。
  十八磅pào威力就更大了,砸在盾车上直接把盾车前排全部撞碎了,撞出的木头碎块更多,直接让盾车最前面五、六个鞑子或死或伤,退出了战斗。沉重的pào弹撞进盾车里,把阻拦他的一切ròu体撞成ròu浆,把ròu浆撞碎,撞碎第一个身体,再往后冲撞碎第二个身体,在地上一弹,连续撞破三、四层鞑子躯体才停下来。
  被pào弹击中的盾车里血ròu横飞,里面传出了无数鞑子凄厉的惨叫声,仿佛那些盾车已经变成了一个个修罗地狱。


第0128章 pào轰盾车
  有几发pào弹虽然没有命中目标,但落地弹跳中也撞在了盾车后面的跟役辅兵身上,撞死了十几个倒霉的跟役辅兵。
  一次齐shè,鞑子在城墙下的八十多个士兵就失去了战斗力,而且这些士兵基本全是精锐的步甲马甲。织金龙纛下的清军将领顿时一片骚动。李植用望远镜看过去,看到清军的将领们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似乎十分ròu痛他们前面勇士的牺牲。
  不过屠杀才刚刚开始。
  城墙上又是一声号角声响起,又是二十二门大pào轰鸣,朝停在一百五十米外的盾车狂轰滥zhà。
  这一次十一门火pào命中了目标。pào弹撞在盾车上,那盾车就像是开了花,在撞击处飞溅出无数的木块。这些密集纷飞的木块快得像刀子,收割着盾车里面精锐鞑子的生命。
  脖子一旦被割到,马上就丢了xìng命。
  即便是运气好没被木片割到脖子头颅,只是手上腿上被这些木块割到,那也是大出血。这些破碎的木块刺进身体里难以取出,伤口一扯动木块就在ròu里继续切削皮ròu,造成比伤口更大的创伤。
  更何况pào弹本身还具有强大的破坏力,六磅pào刺穿一、两层士兵的身体才在地上停下来。而十八磅pào的pào弹则像是一个无可匹敌的杀神,撞碎了他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阻挡,把盾车里三、四层的鞑子ròu体撞成了血浆ròu泥。
  清军的跟役辅兵还没有往坑洞里倒下一车土,盾车里的精兵们已经遭受了两次迎头痛击,一百六十多名鞑子或死或伤,失去了战斗力。
  而第三次齐shè马上来了。
  又是二十二门火pào齐鸣,浓厚的黑雾中火pàoshè出了pào弹,向一百步外的盾车shè去。
  盾车在火pào面前哪里有防御作用?简直是扩大火pào威力的凶器!pào弹打穿了沾湿的棉被和两寸厚的木板,把那些起防御作用的木板撞成飞溅的木块。木块刺进了步甲马甲的头面脖子,把这些杀人无数的建州鞑子刺倒在地。
  弹跳的pào弹让后排的清军魂飞魄散。pào弹声一响,他们就撒腿逃出了盾车,站到了盾车外面。
  李植举起望远镜看向织金龙纛下面,看到几十个鞑子首领已经站不住了,聚到了中间的大首领处说着什么。中间的那个大首领大概就是扬古利,他一言不发,似乎还在思考战场的局势。
  三次齐shè打完,李植的pào兵们开始把pào车推回原位,清理pào膛,战场上一时安静下来了。cāo作盾车的马甲步甲们见城头的火pào不再响了,也一个个躲回了盾车里。
  盾车后面的跟役和辅兵们抓紧时间推车装土,想把一百五十米上这一层坑洞壕沟填平。鞑子们不知道城墙上pào兵的水平,还以为李植的士兵们需要很长时间重新装弹,他们幻想能在这个间隙时间里填平坑洞。
  然而只过了一分钟,他们的幻想就破灭了。辅兵们还没有填满坑洞的十分之一,城墙上的火pào已经装好pào弹,开始第二轮shè击了。
  烟雾已经散去,pào兵们可以从容瞄准——又是二十二发pào弹破开空气,朝停在坑洞前的一百量盾车轰去。一片木屑飞舞,十几辆pào车中了招,惨叫声从那被打破的一辆辆盾车中传来。
  这些被击中的盾车中刹那间血ròu横飞,盾车内部的前半部分被喷上了一层血,染成了红色。血液不停地从木片割开的伤口和pào弹撞烂的碎ròu中喷出,从盾车下面一直流到了盾车外面。
  鞑子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厉害的pào击?看着一个个勇士在盾车里被大pào夺去了xìng命,他们再无斗志,便转头要逃。
  马甲步甲身后的白摆牙喇却不让他们逃走。白摆牙喇在阵线后方游走shè箭,箭箭狠dú直钻要害,把那些逃离盾车的马甲步甲shè杀在战场上。
  马甲步甲们发现后退没有活路,只有重新钻进了盾车里。
  惊魂未定的鞑子刚回到盾车里,又是二十二发pào弹飞来,pào弹又撞开了十三辆盾车。那一辆辆盾车就像是一个个被铁钳打开的罐头,被破开得毫无脾气。
  短短一、两分钟,城上的火pào齐shè五次,已经有六十多辆盾车被zhà开。纷舞的木头碎片和凶猛的pào弹屠杀着盾车里的马甲步甲,让四百余鞑子或死或伤,退出了战斗。
  如果说刚才屠杀大明百姓的时候鞑子们还十分自信能轻松攻下范家庄的话,现在这些鞑子已经失去了取胜的信心。这小小一座城,怎么有这么多大pào?攻下这座城,要在城墙下铺下多少勇士的尸体?
  终于,鞑子的首领扬古利意识到城墙上火pào的猛烈,不再逼迫马甲步甲坚守盾车,鸣金收兵。
  听到收兵的号角声,苦守在盾车里的鞑子精锐如释重负,齐齐往后方逃去,像潮水一样从战线上撤了下去。
  第六次齐shè的火pào把目标对准了逃跑的鞑子们。二十二发pào弹朝移动的目标们呼啸而去。
  鞑子们听到城墙上的pào击声,抱着脑袋四处逃窜,唯恐被pào弹摸到碰到。二十二发pào弹落在了地面上,又弹起来,在地面上弹跳前进,在逃跑的鞑子队伍里划出了二十二条死亡直线。虽然这一次齐shè的战果没有轰zhà盾车来得多,但二十二发pào弹也砸死了三十多个鞑子。
  两轮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