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刀和皮鞭,在平原上驱逐着一群衣衫褴褛的大明百姓,把百姓往西边赶去。那些百姓有三、四百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州县的居民。可能是他们居住的州县被鞑子攻破了,往外逃的过程中遇到了鞑子,所以落入了这一股鞑子之手。
  鞑子攻城往往不克不休,一旦遇到激烈抵抗便要屠城。被攻破城池的百姓只有逃难,才能捡的一条xìng命。
  可惜这一群百姓逃难途中还是遇到了鞑子。
  那些百姓中男女都有,一些fù孺还抱着孩子,一边哭号一边奔跑着。跑不动的老人时不时摔倒,有些在地上挣扎几下还能站起来继续跑,有些倒在地上就再也爬不起来,永远躺在了土地上。
  体力不足的孩子们渐渐跑不动了,有一个落在了最后面。一个鞑子看见这个落后的孩子,上来就是一刀。
  血花四溅,那个孩子被一刀砍在脖子上,血喷得一米多高,倒在了血泊里。
  杀人的那个鞑子一刀得手,哈哈大笑起来,举起染血的马刀大声吆喝着。
  逃难人群里的一个fù女看到这一景,大声号哭起来,她踉跄着跑到了人群后面,要往那个孩子的尸体边走去。
  旁边的鞑子一鞭抽在这个fù女脸上,直接把fù女的脸上抽得皮开ròu绽,抽倒在地。
  人群里一个汉子受不了这样的场景了,大声嚎叫了一声。他穿过逃难的人群,不管不顾地往那个杀人的鞑子冲去,要为自己的孩子报仇。
  但他还没走两步,旁边就冲过来一个身穿重甲的鞑子。这个鞑子挥舞着长长的马刀一刀砍在这个汉子的背上。这个汉子发出一声惨叫,像是沙袋一样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鞑子杀了两人,精神更加亢奋,大叫着把百姓往西面驱赶。但鞑子杀死两个百姓的场景吓到了逃难的百姓。百姓们不知道这群鞑子是要杀光他们还是要驱赶他们,害怕再往西跑要被鞑子们杀光,便四散着往南面逃去。
  鞑子们见逃难的大明百姓们队伍散开,呼号着骑马冲到了最南面,朝那些跑在前面的百姓砍去。
  一个赤着上身的汉子被一个无甲的鞑子追上,被一刀刺进了后心,口吐鲜血,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一个抱着孩子的fù人被一个身穿绵甲的鞑子追上,一刀被砍在了后背上,噗通一声就往地上倒去。她怀里一岁半大的孩子被狠狠砸在了地上,大概被砸伤了,发出凄厉的哭声。
  那个身穿绵甲的鞑子狞笑着驱赶马匹,让战马在地上践踏那个哭号的婴儿。战马的重蹄狠狠地砸在婴儿的身上,直踩得那个孩子血ròu模糊,发不出哭声为止。
  二十多个鞑子连杀了十几人,才吓住了往南面溃散的百姓,把慌张失措的百姓们重新聚拢起来往西面驱赶。
  看到这样的惨象,选锋团两个班的士兵们看得眼睛血红。
  都说乱世人命贱如狗,但华夏百姓何时遭受过这样的屠戮?
  士兵大声喊道:“班长,我们上去和这些鞑子拼了!”
  “姚班长,我们上,打死这些天杀的鞑子!”
  “姚班长,我们救下这群百姓!”
  这两个班里担当指挥员的是第一班的班长姚长乐,他放下望远镜沉吟了一会,看了看第三班的班长。见第三班的班长也是一脸的怒色,姚长乐点头说道:“抓一两个活口回去,我们的巡逻任务就算立功了。我们上!”
  十六名士兵主意打定,给步qiāng装上了子弹,骑马往鞑子处跑去。
  侦察兵们骑了一百米,在距离鞑子三百五十米的地方放慢了马步,缓步慢行渐渐朝鞑子靠拢。鞑子看到了姚长乐的队伍,呼号起来。几十个鞑子用满语大声嚎叫沟通,最后留下了五个鞑子看管百姓,派出二十四人往侦察兵们杀来。
  那些鞑子杀惯了明兵,十分托大。平时就是上百明兵遇到了这些鞑子也会被一冲冲垮,他们哪里把这十六人的小股明兵放在眼里?他们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刀剑,一点点增加马速掩杀过来。
  见鞑子们杀过来,侦查兵们纷纷跳下来马,蹲在地上瞄准敌人。
  距离三百米,二百五十米,两百米。
  姚长乐大声喊道:“都瞄准了!放他们到一百步再开qiāng!”
  一百步就是一百五十米,放敌人到一百五十米打得更准。侦查兵们屏息静气,抓着火qiāng死死瞄准了驰骋过来的鞑子,准备开qiāng。
  一百八十米,一百六十米,一百五十米!
  姚长乐大声喊道:“开火!”
  十六把步qiāng吐出火舌,把锥形的米尼弹狠狠喷出qiāng管,极速向一百步外的鞑子冲去。第一次齐shè,高速旋转的尖锐子弹有十三发命中了敌人。
  那些鞑子中有十人是清军中的“步甲”,穿着内嵌铁片的绵甲。但这些绵甲哪里挡得住高速旋转的米尼弹?绵甲里内嵌的铁片一下子就被米尼弹贯穿。米尼弹在绵甲上打出一个洞,一头扎进了盔甲下面的身体里,旋转着搅碎了皮肤下面的器官。
  五个步甲被子弹击中,惨叫着倒下了马,狠狠摔在了地上,很快就断了气。
  有五个鞑子是不穿甲或者只穿不镶铁片绵甲的“跟役”,他们在米尼弹前更没有抵抗之力。三个“跟役”被米尼弹击中身体,被子弹搅碎了内脏,立刻就失去了战斗力从马上摔了下去。
  这二十四个鞑子中有九个是鞑子的精锐“马甲”,穿着重甲。有三个马甲被米尼步qiāng打中了身体。不过这些马甲穿着两层盔甲,在内嵌铁片的绵甲下面还穿着一层锁子甲。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上,米尼弹穿过两层盔甲后动能减弱,并没能立即qiāng毙这三个马甲,只是给三个马甲造成了轻伤。
  三个马甲受了伤,脸上更加狰狞,大声嚎叫起来。
  有两发子弹没有打中人,而是打中了战马,一匹战马中弹后倒地抽搐,把背上的一个马甲压在了马下。另一匹战马受伤后人立而起,把身上的一个步甲摔在了马后。
  前面倒地的马匹和人员造成了后面鞑子的混乱,一匹步甲的战马没来得及调转马头,被前面的尸体绊倒,马失前蹄,一头栽倒在地上,把背上的马甲摔了个半死。
  被马摔下来的鞑子们,也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鞑子们,一下子已经被步qiāng兵们打残一半。


第0126章 斥候小捷
  选锋团的侦察兵一次齐shè,就让十一个鞑子失去了战斗力。鞑子们这才知道自己遇上了强敌,慌张起来。前面前进的道路被地上的马匹和人尸阻拦,要继续冲锋只有停下马绕过这些障碍物,冲击的速度大减。而前面的大明士兵随时可能再shè击!
  这不是战斗啊,这是被处决啊!这是哪来的大明军队,怎么这么强?
  还活着的几个步甲和跟役顿时失去了斗志,便扬鞭要逃。
  后金,或者说清军的什长叫做专达,每名专达下面管着十个人。这九个马甲中就有一个马甲专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