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1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赵老三知道自己是幻想,搓了搓手,不再多说。


第0120章 天妃娘娘宫
  五月二十三这一天,李植在纺织工厂看了看。
  如今纺织工厂一月产布三万一千匹,每匹售价一两银子,每月收入银子三万一千两。
  支出方面:工人一千七百七十人,月钱每月支出三千五百两;工人每日三餐有ròu,伙食方面每名员工每月耗资一两五钱,整个工厂伙食每月支出二千六百两;购买粗棉每个月耗资一万六千四百两。
  最后算下来纺织工厂纯利润是每月八千四百两。
  这净利润还是很高的,李植感到满意。要知道就算是选锋团两千人,一个月月饷加伙食也不过九千两。
  李植正在那里检查工厂,听到家丁来报说许敏策来了,李植赶紧赶到官厅。
  “好久没看到贤弟了!贤弟最近如何?”
  李植拱手说道:“瞎忙!不比许大哥闲云孤鹤!”
  “我听说贤弟搞了个眼镜在卖,卖得如何?”
  “一个月卖了一百副不到,还不成气候。”
  许敏策笑了笑,说道:“看来贤弟也不是做什么都红火的?”顿了顿,许敏策说道:“卫城里娘娘宫这几天有庙会,庙里搭了戏台唱戏,男女老少都去了,好不热闹。贤弟随我去看看热闹不?”
  李植这几天倒是没有什么事情,笑道:“那便随许大哥去看看!”
  两人说好,轻装简行各骑了一匹马,带着四个家丁就往天津城去了。进了卫城发现人流都在往城中心的娘娘宫走。大人抱着小孩往里面走,那些孩子乐得眉开眼笑。fù女们也携伴同游,一群一群往庙里走去,说不出的欢欣自由。
  李植笑道:“今年的庙会这么热闹?”
  许敏策说道:“今年是庙会大年,自然不同往年。”
  娘娘宫是俗称,庙的大名叫做天妃宫,是祭祀妈祖娘娘的。天津是南北海运要地,入京的海船都要从天津入河,所以天津自古就有许多海商,自然尊敬妈祖娘娘。天妃宫是元代泰定元年建的,明代永乐元年扩大重建,是天津最重要的庙宇。
  两人随着人流往庙里走去,不一会就到天妃宫的大门外。那寺庙外面的广场上挤满了人,人头耸动,好在李植身上穿着官服,百姓们看见乌孙宝马骑过来都让出一条小路,让两人钻了进去。
  钻进娘娘宫外面的人群,李植发现庙宇里烧香的人倒不多,反而是庙外看戏的人多。庙宇的正门外面的广场上搭了一个大大的戏台,上面正在演关云长千里走单骑的大戏,百姓们都挤在戏台前面看戏。随着台上的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台下的百姓们时不时bào发出一片叫好声,气氛十分热烈。
  台下面卖糖葫芦的卖窗花的在人群里穿梭吆喝,映出一片欢喜的景象。
  李植暗道这看戏倒是热闹,大概是这个时代难得的娱乐了。自己也该在范家庄多建几座庙,多搭几个戏台让百姓们看戏。
  两人进了庙宇跳下马,把马匹jiāo给了一个家丁让他在庙外面等着。
  许敏策站在人群的后面,倒也看起了戏来。他似乎对关云长十分崇拜,拉着李植说道:“贤弟也来看看这关云长如何斩杀曹阿瞒的虾兵蟹将不?”
  李植笑了笑,没想到许敏策一个举人还崇拜关羽,说道:“我不看了,我去庙里逛逛!”
  许敏策随口说道:“那愚兄就在这里等贤弟。”
  李植别了许敏策,带着三个家丁往娘娘宫里面走去。
  那娘娘宫分为前殿正殿,前殿供奉着王灵官像和四大金刚神像,正殿里才是天妃娘娘的神像。庙宇里人不多,烧香磕头都不需要排队。李植在前殿烧了三炷香供了几十文铜钱,便带着家丁绕过神像,要往正殿走去。
  不料李植还没有绕过神像,就感觉到眼前人影一闪,一个香软的东西撞到了自己的左胸。他只听到哎呀一声清叫,一个女孩四脚朝天倒在了自己跟前。
  李植愣了愣,看了看地上的女孩。
  那女孩倒在地上,头上挽着一副杭州攒,戴着翠云子网儿,露着四鬓,十五、六岁样子,正是待出阁的好年龄。女孩上身穿着一件白银条纱衫儿,下身穿着一件密合色穿花凤缕金裙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小姐。一副瓜子脸,一双丹凤眼,身材在衣服的包裹下凹凸有致,说不出的娇俏迷人。
  女孩在地上dàng悠了一下才稳住身子。她身子还躺在地上,一双眼睛就狠狠地瞪向了李植。
  她身后的两个丫鬟追了上来,大声说道:“小姐你摔了?”
  女孩躺在地上,气不过地对李植说道:“你个穿官袍的,你好没礼貌,你不扶我起来么?”
  李植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去扶起女孩,说道:“本官没有看到小姐跑过来,没想到冲撞了小姐!”
  那女孩看到李植的官服一点不怕,抓着李植的胳臂从地上爬起来。
  她听到李植的话一瞪眼睛,娇声喝道:“本小姐哪里跑了?是你没头没脑跑过来,撞倒了本小姐!你还嘴硬?”
  李植尴尬说道:“本官走得慢,慢慢走的,哪里用跑了?”
  “明明就是你跑过来撞的我!”那女孩眼睛一瞪,瞪着李植说道:“你不要本官本官的,你多大个官?说来听听?”
  李植说道:“本官是范家庄cāo守李植!”
  “原来是个小cāo守官!”那个女孩得意地笑了笑,娇声说道:“我叫耿华,我爹爹是正二品都督佥事,天津镇副将耿应节,你怕不怕?”
  原来是副将家的小姐,好大的官,怪不得这么刁蛮。
  李植拿这女孩没办法,只好说道:“原来是上官的千金,本官怕的!”
  女孩听到这话得意地笑了笑,咯咯如花枝乱颤,眼睛一横说道:“那你怎么赔我?你把我裙子都撞皱了!”
  李植暗道这女孩怎么这么刁蛮,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毕竟是个副将的女儿,不好惹。想了想,李植想尽快脱身,说道:“我改天赔你一副透明玻璃手链!”
  “玻璃手链?听上去像很漂亮的东西?”女孩得意地看着李植,似乎对李植的虚心赔偿很满意。但她正在那里得意着,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等等,你卖玻璃?你是范家庄的官儿?我听说范家庄建了一座新城,好干净的,倒是没有去看过!”
  李植没想到自己的范家庄这么有名了,拱手说道:“本官正是范家庄cāo守!”
  那个女孩上下打量了李植一番,说道:“看不出来嘛!”眼珠一转,女孩娇声说道:“我的玻璃手链你什么时候送到我家里?我家就在城西大铜巷子!找人一问就知道了!”
  李植还要找人做玻璃,要打洞,还要抛光呢,哪里能马上拿出来,只能敷衍答道:“本官回去就找人做,做好便派人送去!”
  女孩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收获不错,这一跤没有白摔。她瞪了李植一眼,就自顾自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