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pào弹以ròu眼看不见的速度向远处shè去。
  四里外,用ròu眼已经看不清火pào的落点,甚至连pào弹是否落在圈里都看不清。但李植用望远镜看着,却看清楚了,pào弹落在了石灰大圈左边二十米外,撞进了一片芦草里。李植取下望远镜,果然听到pào长大声喊道:“左偏十八步!”
  pào手们上去拖动pào架,将火pào重新安置在pào台中间。根据pào长的观察,pào手们用矩度重新调整了pào口的角度,再次进行了shè击。
  火pào再次开火,轰鸣声中,pào弹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向四里外的白圈飞去。最后pào弹一头砸进了那个直径三十米的石灰大圈中,砸出了一片土渣子,又往前弹跳前进。
  pào长兴奋地喊道:“命中目标!”
  pào手们跳了起来,击掌相庆。能够在四里外命中目标,还是让pào手们很骄傲的。
  ……
  老花镜的需求,还在慢慢发酵。买了眼镜的人在别人面前使用眼镜,渐渐带动了更多的购买者。
  谢晋道站在李家眼镜店前面,有些踌躇。
  谢晋道是个生员,也就是秀才。他考了好多年,是二十八岁那年考上的,那时候他父母还在,一家人养他一个读书人。但是这年头秀才不值钱,他白考了一个秀才,忙碌了一辈子。如今他送走了亡去的父母,靠在王家族学里教书混一口饭吃。一年忙到头,学生们给的束脩不过二十多两。
  虽说二十多两本该够他用度了,但是谢晋道好杯中之物,嗜酒,手上每有几个钱便要去买酒来过日子,所以一年到头存不下几个钱。
  也就是贪杯好酒,谢晋道到了四十八岁了依旧没有娶妻,还是独身一个人。
  这几年,谢晋道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好了。首先是腿脚不灵便了,以前走二十里山路一点事没有,如今从王家庄走到卫城十里平路都走不动了,路上要歇两次。其次手开始发抖,不知道为什么抖得利害,不搁在什么东西上面就抖个不停。
  莫非是喝酒喝多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最麻烦的是他的眼镜开始老花了。
  作为一个读书人,眼镜老花了真是大问题。看书看不清了,写字写不好了,最糟糕的是没法好好教书了。学生写的文章谢晋道看不清楚,远远地举着眯着眼睛看,十个字里面起码有三个字靠猜,结合上下文才能猜出学生写的是什么东西。这怎么行?这样下去谢晋道就要被王家家主辞退了。
  没了这族学先生的活计,谢晋道就要饿死。他堂堂一个秀才,可不想四十多岁就饿死在天津。
  谢晋道前些天遇到王家的账房先生,看见那账房先生鼻子上戴着两片玻璃片,在那里做账。谢晋道就问他你眼镜不老花啊?那账房先生得意地指着他鼻子上的玻璃片说道:
  “就这两块玻璃片,十两银子!”
  谢晋道当时还没听懂,问道:“什么东西这么贵!”
  那账房先生说道:“这叫眼镜,专治老花眼,十两银子买了,戴上,就能看清楚字了。”
  谢晋道这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东西,能治老花眼。他试了试账房先生的眼镜,倒是没什么效果,账房先生说每个人的眼镜都不一样,要自己去店里配。谢晋道不怀疑这眼镜的效果,毕竟要十两银子,没效果能赚这么多银子?他和那账房先生问清楚了李家店铺位置,便往这里走来了。
  但到了这里,他又有些舍不得了。十两银子啊,够买五坛金华酒——他这几年都不舍得喝金华甜酒。这几年他的学生送的束脩都薄,他也就买些天津土酒过过日子。
  但不治好这老花眼,别说喝酒了,饭都没得吃。
  谢晋道叹了一口气,揣着十两银子走进了李家眼镜店。
  那店里有几个人,除了自己还有两个顾客在试镜。谢晋道一进店,一个小厮就迎上来笑道:“老爷子贵姓,你来治老花眼么?”
  谢晋道整了整衣襟,说道:“老夫姓谢,是个生员。”
  那小厮恍然大悟,立刻十二分尊敬地说道:“原来是谢相公,谢相公老花眼多少年了?”
  谢晋道还在ròu痛十两银子,没好气说道:“两年了,老花得厉害,学生的文章看不清了。”
  那小厮说了声稍等,便去后面搬出一箱子眼镜出来,拿出一副给谢晋道戴上,说道:“谢相公,你看这二百度的怎么样?”
  那眼镜一戴上去,谢晋道斜着眼睛看了看桌上那本《春秋》,翻了翻,果然发现自己看清楚上面的字了。谢晋道无奈地眼睛一眯,暗道这十两银子铁定是要花出去了!
  五坛金华甜酒,一下子就没有了。
  谢晋道粗声粗气地说道:“看清楚了!”
  那小厮却不放过谢晋道,又递过来一副眼镜把谢晋道鼻子上的这副换下了,说道:“谢相公再试试这二百二十五度的!”
  谢晋道又翻了翻那本《春秋》,楞了楞说道:“更清楚了!”
  那小厮又给谢晋道弄了一副二百五十度的,戴上来试了试效果,发现没有二百二十五度的好。
  那小厮这才说道:“那就是这一副二百二十五度的了!”
  谢晋道倒是没有为这眼镜的效果惊诧,这十两银子卖的东西,必然有这样的效果,否则能赚这么多银子?他倒是又心疼起十两银子起来。谢晋道看了看坐在里面的眼镜店掌柜,见他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不禁冷哼了一声——这些逐利商贾,真是吃人不吐骨头,两块玻璃片要十两银子!
  谢晋道啪一声把十两银子拍在桌子上,冷冷说道:“银子在这里了,你可收好了!”
  那小厮拿着银子走进去,用戥秤称了称银子,这才笑着说道:“谢相公,我们还有一个盒子给你,你等等。”
  那小厮走进去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出来,jiāo给谢晋道,说道:“这是专门收纳眼镜的盒子,谢相公你可拿好了!”
  谢晋道想到如今自己治好了老花眼,这族学先生的差事算是保住了,舒了一口气。不过想到花了整整十两银子,足足五坛金华酒的钱,谢晋道又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
  逐利商贾!不懂圣人教化!
  一挥手接过眼镜盒子,谢晋道戴着眼镜扬长而去。


第0117章 刺刀
  步qiāng作坊如今每个月能生产两百把步qiāng,到了四月初的时候,李植已经有了三千二百把米尼步qiāng装备了部队。
  选锋团的两千老兵拥有自己的专用步qiāng,每天使用自己的步qiāng训练,自己保养步qiāng。而破虏团士兵的步qiāng还没有生产全,就只能轮流使用步qiāng训练了。平日里破虏团士兵扛着木棍模拟步qiāng训练队列。打靶时候,一千多把步qiāng被放在靶场上,专供轮流来练习打靶的破虏团士兵使用。破虏团的士兵每周打靶二次,每次打十二发,三个月下来每人都打了三百次靶。
  火qiāng手对比传统战士具有成军迅速的优点。破虏团士兵打了三百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