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说道:“您试试这个,三百度的!”
  张账房愣了愣,看着那个小厮问道:“怎么试?”
  小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你看我都激动糊涂了,您第一次来怎么知道怎么试呢?我帮您戴上!”
  张账房正要答话,那小厮就自说自话地把那一对玻璃片递了过来,把那个木框子卡在了张账房的耳朵上面,把眼镜中间的横梁顶在张账房鼻根上,把两片玻璃片挡在了张账房的眼前。
  张账房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治您的老花眼啊!”小厮大声说道。他举起手边的一本《春秋》,翻到第一页,举到张账房的眼前大声说道:“老大爷,现在你透过玻璃片看这本书上的字,清楚吗?”
  张账房闻言眯了眯眼睛,透过玻璃片去看那本《春秋》。
  奇了怪了,透过这两块玻璃片,张账房还真的模模糊糊看清楚了那本书第一页的内容。虽然还是不清楚,但是比没戴眼镜时候那是清楚多了。
  这眼镜,还真的有用啊!
  原来李家是用这玻璃治老花眼,难怪没看到有郎中。张账房戴着眼镜打量了一番这个店铺,这才看清楚这个店铺装修的华丽,不像是个骗局。
  自己多虑了。
  “清楚了一些,还是有些模糊!”张账房有些期待地看着那个小厮的眼镜箱子,看着里面的二十多副眼镜。
  “那再试试三百五十度的!”那个小厮把张账房鼻子上的眼镜摘下,又给他戴上了一副新的眼镜。
  “更糊了,还没有刚才的好!”
  “那试试二百五十度!”小厮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副新眼镜。
  “看见了!看清了!”
  张账房有些激动,大声叫着站了起来。戴上这副“二百五十度”的眼镜,张账房一下子就看清了半步之外的那本《春秋》第一页上的全部的字。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这折磨了自己几年的老花眼,竟被这小小的两片玻璃片征服了,让张账房重新看清楚了书上的字!
  “有用!真是有用!”
  张账房一拍大腿,从小厮那里接过那本春秋,一页一页地翻了过去,发现自己能把那书上的每个字都看清楚。
  张账房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看清楚了,绝对不是骗术。有了这个眼镜,那自己岂不是又可以帮东家记账了。自己一两八钱的差事,保住了?
  这李家的新东西,就是神奇!
  小厮又让张账房试了二百二十五度和二百七十五度的,最后发现还是二百五十度的管用。
  张账房欢喜地拿着那二百五十度的眼镜,左看看右看看,欣喜地问道:“这眼睛多少钱一副?”
  “十两银子!”
  听到这话,张账房愣了愣。十两银子,不便宜啊!抵得上自己半年的月钱呐!
  可无论如何,也比丢了差事划算不是?
  想了想,张账房问道:“能便宜些么?”
  “老大爷,我们这是成本价,便宜不了了,这可是无色玻璃做的啊?能便宜?不过您放心,如果以后您老花眼更严重了,拿二百五十度的眼镜来换更高度数的眼镜,我们不收钱,免费换!”
  张账房还是有些积蓄的,听到这话,张账房下定了决心,买他一副!这李家的商誉在这里,说换那就是能换,买了一副眼镜就等于这辈子都摆脱老花眼的问题了,就能一直做账房先生做到走不动路为止了。
  张账房急着戴着眼镜去做账,去让东家继续雇他,说道:“我这就回家拿银子,你们什么时候关门!”
  那小厮笑着说道:“您慢慢走!不急!您是我们第一个客人,您不回来,我们今天不关门!”
  崇祯九年三月中旬,范家庄的城墙包砖完毕。
  城墙三面包砖共用青砖二百八十八万块,水泥五十八万斤。包完砖的城墙周长三千米,高五米,宽三米。城墙每二十米就修筑一个马面,共有马面一百五十个。每一米半就有一个垛口,共有垛口两千个。
  城墙上面很宽阔,可以跑马。城墙上设有十六座重pàopào台,每一面城墙上各有四座。
  建好的城墙笔直巍峨,十分漂亮,让整个范家庄看上去十分有安全感。无论是纺织工厂、肥皂作坊、玻璃作坊、水泥作坊还是范家庄的民宅、军营,如今都在巍巍城墙的保护中。
  修好城墙,李植让这一批泥瓦匠们继续修别墅,给持续扩张的范家庄提供住宅。
  三月中旬,pào匠们成功制造出了“标准长pào”。
  pào匠们制造的标准长pào是一种十八磅pào,口径四寸,pào长十尺,直shèshè程一千五百米,抛shè最大shè程六千米。李植的pào匠们用铁芯铜体法铸pào,让pào重从理论上的三千七百斤下降到三千二百斤,造价降到三百八十两一门。
  李植让pào匠们把火pào运到靶场上,让火pàoshè击五百米外两米长宽的大铁板。
  铁匠们看到那靶子那么远,面有难色,不过还是按要求cāo作shè击。
  到了靶场上,pào匠们赶着马车调整火pào朝向,然后四人抬起pào车卡门,两人拉动马车,这才把火pào从马车上卸下来。然后pào匠们开始清理pào膛,用两种刷子在pào膛里各刷了一次,才开始用铳规、铳尺和矩度测量大pào角度和火yào用量。算好后pào匠们从标准火yào包里倒出了火yào,用木棍舂实。然后再放入pào弹,再舂实一次。然后在火门上倒一些火yào,chā上火绳。
  pào匠头目曹余点燃了火绳,火绳很快点燃了导火索。只听到一声轰隆巨响,那十八磅大pào吐出火舌,朝远处的大铁板喷出了pào弹。
  第一发pào弹像一道闪电一样飞了出去,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pào弹打偏了,没有击中铁板。
  李植知道这目标太远了,让人把铁板移到二百米外,重新让火pàoshè击。
  pào匠们这次有些信心,他们调整角度,又shè击了一次。
  这一次pào弹没有飞偏,只听到一声巨响,pào弹击中了大铁板。那半寸厚的铁板左上角被生生打出一个大洞出来。pào弹穿透铁板后又弹了几次,往前冲了几百米,打断了前进路途上的一棵树,这才停止了冲势。
  李植走近了一看,见那铁板的洞口有五、六寸大,洞口上铁板往后卷着,看上去十分触目惊心。
  这大pào威力十足,即便是战车来攻城,也能一pào把pào车打碎。
  李植让pào匠们这就动手铸造十八门标准长pào,十六门摆在pào台上,两门备用。


第0115章 望远镜
  三十二岁的唐冬走在回家的路上,嘴里哼着《西厢记》的小调。
  唐冬如今是玻璃作坊的新员工,月钱三两。
  他本来在肥皂作坊做事情,是前年十二月肥皂作坊扩大时候招录进肥皂作坊的。想不到做了一年多,总管李有盛说他做事老实,推荐他去玻璃作坊做事情。
  三月上旬,玻璃作坊出了九个贼,偷cāo守大人的技术。cāo守大人把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