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实际上,利用股票jiāo易所筹资的民间资本更加可怕。在广州,天津的商人们蜂拥而至建立了一个工业基地,开始生产大量农械、廉价家具、轮船外壳。在东京,一个由范家庄上市公司主导的化肥生产中心已经形成集群,大量的化学人才聚集到了日本。”
  朱由检一直没有说话,但听到这里右手不由得抖了一下。
  李老四继续说道:“在东南亚,移民南洋的汉人已经富得胜过原先的士绅,家家都耕种几十亩水田,就是天天吃ròu也不是玩笑。在印度,原先印度四级种姓变成了五级,华人成为了当地最尊贵的阶级,从事政府管理、法律监督、工程指导等高等工作,而印度的其他四个种姓只能做华人的门童或者仆人。”
  王承恩诧异地张开了嘴巴,仿佛已经被李老四所说的话夺去了信心。
  “在北美洲,我们的新移民已经建立了无数的农庄,每个新大陆农场主都掌握几百亩、上千亩的麦田,雇佣印第安人耕作。在南美洲,棕色皮肤的南美土著奉汉人为神明,把每一个到达的汉人移民奉为主人,愿意奉献一切。”
  “大齐的事业,不是只会内斗的明朝可以比的。汉人在圣上的领导下,将成为整个世界的主人,将汉人的血脉传播到地球每一个角落。”
  听到这里,王承恩已经无法反驳一句。
  这个前司礼监秉笔太监的眼睛里越来越迷茫,最后竟露出了满眼的绝望。因为李植和李老四的话,他看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领导力。原先他眼里最后的一丝坚持,似乎也因为李植和李老四的话熄灭了。
  那个被满清和流贼蹂躏,被官员和士绅掌控大明,那个文臣弄权舞弊,连科举都造假,武官贪墨怯懦,一见敌人就逃跑,天子令不出紫禁城,百姓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大明,怎么和李植的大齐比呢?
  完全没法比。
  “口胡……口胡!不是……不是这样!”
  然而王承恩说出这句话后,却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他突然觉得李植把自己内心最后的一点骄傲打碎了,他自废男根效忠了几十年的大明似乎是一个错误。他突然间手足无措起来,他抬头看了看朱由检,却没法在朱由检苍白的脸上找到一点依赖。
  两道眼泪突然从王承恩的脸上流了下来,越流越快。
  然后他猛地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嚎叫,趴在门槛外面嚎啕大哭起来。
  李植静静地看着王承恩嚎哭,没有说话。
  然后他把头转向了朱由检。
  朱由检脸上雪白一片。
  如果说当初李植建国时候朱由检是万念俱灰的话,现在的朱由检就是万箭穿心。
  如果说有什么比失去江山社稷更可怕的,那就是失去江山社稷后,还要日渐一日明白自己活该失去。
  朱由检嘴唇抖了一下,缓缓说道:“圣……圣……”
  朱由检一句话没说完,王承恩却猛地抬起了头,泪流满面竭斯底里地喊道:“老爷!你不能喊他圣上!他是天津的逆贼!他是篡夺我大明的jiān臣啊!”
  “老爷!你不能认他做圣上!老爷!我们宁愿饿死也不能向逆贼投降!”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突然间热泪盈眶,一时竟无语凝咽。


第1153章 圣上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看了好久,才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眼皮一关,眼眶里的泪水差一点就流出来了。
  王承恩看着朱由检的表情,渐渐哭不出来了。他哭丧着脸趴在门槛外面,似乎是天塌下来无能为力,又似乎有说不出的沧桑。
  许久,朱由检才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泪花,却多了一份坚定,朝王承恩说道:“王承恩,你太过于执着了。”
  王承恩抬起头,张目结舌地说道:“我……我……”
  朱由检不再看王承恩,把头转向了李植。
  李植好奇地看着朱由检,不知道这个大明废帝会说什么。
  许久,朱由检才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罪人朱由检在这屋子里待了三年,却看到这个小镇上的情景一天和一天不一样。三年前我刚来时候农民饭都吃不饱,一个个都像乞丐一样。而现在逢年过节乡下的农民开始来镇上买ròu了,扯布做衣服。这几个月,还有几个农民来买酒了。”
  “镇上的店铺原先破破烂烂,七八家店合起来只有四、五种东西出售。但现在卖的东西种类越来越多,糕饼,优质麦种,农具,乃至羊ròu都有卖了。一些店铺也开始装修门面,把原先破破烂烂的木屋变成了砖瓦房子。”
  “镇上识字的人越来越多,家家都有小学生,甚至中学生也有好几个了。镇下面各村安装水车的时候,县里根本没派工程师来,只送来了几张说明书。那几个中学生愣是看着说明书就带领乡民们把水车装好了。后来连使用方法都琢磨出来了。”
  “要在以前,这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现在镇上的镇民一个个都十分崇拜大齐朝廷。朝廷在镇上贴的公文,百姓们一个个围上去看。没有一个人说不好,如果有人说朝廷的不好,一定会被其他人群起攻之一顿臭骂。”
  听到朱由检的话,李植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朱由检叹了口气,说道:“当真不一样了。以前我在北京的时候也出来过几次,农村的萧条……百业凋敝……一到了饥年,观音土都找不到。”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现在连欧洲都被打下来了,以后欧洲的财富,也会变成汉人的了。”
  叹了口气,朱由检摇头说道:“谁曾敢想?在鞑子屠刀下象绵羊一样的汉人竟变得这样开拓进取?真是,真是不敢想。”
  顿了顿,朱由检说道:“真是奇妙。”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奇妙,我有时候都觉得奇妙。原先我都没有想到,这个民族竟是这样强大。”
  听到李植的话,朱由检突然笑了笑。李植承认自己不是全知全能,承认自己也有想不到的东西,这件事情让朱由检很解气。就仿佛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较劲好久,输得一败涂地,却突然发现对手其实也是有缺点,突然间释怀了。
  朱由检摇了摇头,又笑了笑。
  他闭了一会眼睛,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朱由检一字一顿地说道:“大齐做的这些事情,是以前的朝廷做不到的。大齐取得的这些功绩,是亘古未有的。圣上,圣上你是千古一帝,天下人共知。”
  门槛外的王承恩又抬起了头,呻吟般地说道:“老爷……”
  朱由检没有看王承恩,又沉默了一会,终于说道:“朕想了三年,终于想通了。”
  “大齐取代大明,是天命,也是理所当然。大明已经烂透了,没有人可以救他,就该被大齐取代。大齐的天下不是篡夺的,是众望所归,天命所依!”
  朱由检这句话一说出来,就算是彻底承认大齐皇朝的伟光正了。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