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6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个正屋,摆着一个供桌和几张椅子。不过此时已经被房间的主人改造成了一间书房。一张书案被摆在房间的中间,书案上放着笔墨纸砚等书写用品,还有几十文铜钱。书案的旁边摆着一个小书架,书案的前后各有一张椅子。
  而废帝朱由检则坐在书案后面的椅子上。
  朱由检看到李植的出现,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慢慢闭上了眼睛。
  李植静静地看着朱由检。
  在门外又站了十几秒,李植才抬脚走进了朱由检的书房。李老四赶紧走上去,把废帝对面的椅子往后面一拉,用袖子在椅面上擦了擦,让李植有地方坐下。
  李植却没有坐下去,只是朝李老四挥了挥手,说道:“你出去看一看吧。”
  李老四知道李植的意思是让自己回避,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李植信步走到朱由检身后的,翻看书架上的书籍。
  “《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你是想学一些医术么?”
  朱由检终于睁开了眼睛,叹了口气,答道:“庶民身无长物,只能给村民写信为生。只是这些年识字的人越来越多,恐怕过几年庶民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庶民想学一些医术,以后给村民抓yào看病,挣一口饭吃。”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妻儿呢?”
  朱由检许久没有说话。
  好久,他才答道:“几个儿子都自立门户去了,女儿该嫁的也嫁了……”
  “我的妻妾……”
  “我的几个妻妾们都在十里外的隔壁镇上,租了一个房子做女红,以此维生。我帮人写信若是生意好,就让王承恩送几百文铜钱给她们买些布做新衣服。我要是生意不好,我也不想见她们。”
  李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朱由检又沉默了好久,突然问道:“欧洲……欧洲打下来了?”
  朱由检虽然已是废帝,却还是关心天下形势的。至少他也想看明白替换大明的大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皇朝。
  李植说道:“打下来了。”
  朱由检脸上一凛,突然又闭上了眼睛。
  傍晚的阳光从玻璃窗上shè入屋中,照在朱由检和李植的中间。屋中的灰尘在阳光中特别显眼,让有些旧的屋子更显得沧桑。
  李植抬头看着书架上的医术,背对着朱由检问道:“你在想什么?”
  朱由检没有回答这句话。
  他突然摸了摸书案上的铜钱,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地说道:“其实写信这门生意,镇上有好几个中学生都可以做。不过他们的毛笔字写得不好,歪歪扭扭,看信的人不舒服。所以村民若是有重要的信,还是会找到我。”
  “方华村的村长方大用人很好,一直给我介绍生意,他让村民写信都来找我。王家坝的村民也特别看重我的字,说我的字写出去特别体面,但有写对联的事情都来求我。不过我一天只赚一百文钱,写了五封信就不写了。不过村民们倒也不生我的气,若是我关门不写了,他们就回去找其他的中学生写。”
  李植转头看了看朱由检,知道这个废帝故意岔开话题。
  想了想,李植说道:“这两年,十三省各地普遍进行义务教育,小学三年免费,要不了十年,所有的大齐年轻人都会识字。到时候最基层的工匠们也能学会复杂的机械,能够cāo作机床,制造高级产品。”
  朱由检听到这话,眼睛一瞪。显然,大齐的种种成就给予朱由检极大的冲击。
  李植却不放过他,接着说道:“在北美洲和南美洲,大齐的殖民地已经拓展到了大西洋。葡萄牙已经让出了整个巴西,现在新大陆的几千万平方公里都是汉人的了,这些土地可以养育以十亿计的汉人。”
  朱由检身子又抖了一下。
  李植看着朱由检的脸,继续说道:“全国的士绅文官特权都被摧毁了。现在汉人底层再不害怕权贵了。崔昌武建立了监察系统,韩金信建立了监视系统,密切监管不良官员的一举一动。法院的权力和政府权力完全分开,大齐最底层的百姓不但分了地,而且以后可以昂首挺胸做人。”
  朱由检脸上越来越白。
  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第1152章 破碎
  李植静静地看着朱由检。
  屋子里沉静下来。
  朱由检吞了口口水,一道冷汗从废帝的左额流了下来,体现了这个大明皇帝内心的煎熬。他脸上突然红了起来,然后又白了一片,仿佛是两种颜色在打架。
  李老四守在屋外,不让王承恩进屋打断两人的对话。但王承恩跪在门槛外面,竖着耳朵,已经把李植的话全部听到了耳里。这个宦官脸上憋得血红,眼睛死死瞪着李植,仿佛李植在做着攻击朱由检的事情。
  王承恩突然大声怒吼:“李植!无论你说了什么,我王承恩都不会承认你的皇朝是正统!”
  王承恩突然间像是不准备要命了,这个宦官不知道是觉得李植仁慈好生不会杀他,还是觉得自己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残疾人如此落魄,也没什么必要活下去了,大声吼道:“李植!只有大明才是华夏正统,你的大齐永远是篡位!”
  李植转过身,淡淡地看着王承恩。
  王承恩其实十分害怕李植,被李植看了一会,吓得身子不停发抖。但是他又不愿意就这样向李植低头,始终骄傲地把脑袋抬着,仿佛只要这样坚持几秒,他就永远是皇皇大明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李植就是一个谋逆的篡位者。
  李植沉默了几秒。
  他说道:“王承恩,你可知道天下的百姓是如何欢欣鼓舞迎接新朝?在陕西,士绅的佃农为了欢迎虎贲军,迎出五十里到官道边跪拜大齐的大兵。在湖广,被豪强压榨的底层直接把豪强的走狗打了,然后朝大齐的地方官自首。在福建,听说闽人可以报名参加海外殖民,漳州的贫民一人出一百文钱,请最好的戏班子,在大齐新设政府的外面唱了三个月的大戏。”
  王承恩听到这话,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
  李植继续说道:“我大齐宣扬公德秉持法制,社会的内耗降到最低的程度。在长沙,连接武昌和长沙的铁路已经接近完工。在成都,一个辐shè四川的工业基地已经初成规模,产出的棉纺品可以满足整个西南的需求。在杭州,一个大型重工业基地正在建设,江南的人才济济一堂,在天津工程师的指导下开始生产殖民地需要的蒸汽机和内燃机。”
  王承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大齐建国不过三年,时间很短。但这个视效率为生命的政府却发挥出了超出常人想象的战斗力,三年之内已经取得了无数成就。这些建设有些是李植主导的,有些则是李植赴欧洲之前计划好,由崔昌武、李欢等人执行。但无论李植参与了多少细节,这些工程都顺利地完成了。
  李植看着内心挣扎的王承恩,停住了话语。
  李老四却开口说道:“圣上说的是国家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