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相信大齐的地方官会有分寸。”
  李老四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出了北京城外城,李植好奇地问道:“他住在哪里?”
  韩金信答道:“回圣上,他住在京城西郊七十里的一个小镇上。那小镇虽然人口不多,但却是附近十几里唯一的市镇。在那里住,物价相对低一些,房租什么的也容易对付。”
  其实明代已经有租房的事情了,在《金瓶梅》和《儒林外史》中就有许多关于租房jiāo易的记载。
  李植问道:“是租的房子么?”
  韩金信凑在李植的椅子后背上,答道:“是的圣上,好像是一个小院子。”
  李植不再说话,只任身子随着车辆的颠簸起伏。
  京郊新修的柏油路只有两车道,但远比土路好走。虽然路上商客不少,但看到天子的车队过来客商都往两边让,车队还是能开十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李植看到了一个人丁冷清的小镇。
  小镇在两个丘陵的中间,旁边一条小河,并不是什么jiāo通要道上。小镇上只有二十多间屋子,大多是些卖ròu买菜卖铁器和衣服的杂货铺,显然是为附近的农民服务的。有几个农民在镇上道路上晃dàng,似乎是在挑选日常货色。
  经过崔昌武和李欢两年的管理,京郊的农民似乎比以前富裕一些。至少这些镇上的农民看上去没有营养不良的菜色。
  韩金信想了想,问道:“陛下,要不要封锁小镇?”
  李植挥手说道:“不用,韩金信你带禁卫在镇外等我。不要进去。”
  韩金信犹豫道:“陛下,这个……这个不太好吧。”踌躇了一会,韩金信还是直说了:“这毕竟是废帝,他若是一时发怒和陛下拼命,没有禁卫在场恐怕有危险。”
  李植摇头道:“不必,朕自有分寸。”
  韩金信想了想,不敢多说,埋头跳下了车,跟禁卫一起守在了镇外的道路上。李老四驱动吉普车继续前进,最后把车开到了一个有些残破的小院子前面。
  李植在院子外面看了一会,发现那是一幢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院子大门不宽,也就是寻常百姓屋门大小。前面有一个小庭院,庭院里有一个水井。后面就是三间砖瓦屋子,都有些年份了,屋子上面有些青苔。
  车子刚停下,李植就看到一个别着镰刀的农家老汉走了出来。这个老汉手上抓着一张黄纸,黄纸上似乎用毛笔写着一封信,老汉小心地用嘴巴给油墨吹着风,希望墨水快些干了。
  走了几步,老汉摇头说道:“贵是贵了些……”
  说着说着,老汉一不小心抬脚踢到了李植吉普车的轮胎上。
  李老四眉头一皱,冷冷看着那老汉。
  这些年李老四不知道指挥了多少大仗,杀的人尸山血海,身上自有一股令人害怕的杀气。他这一瞪,吓得老汉一下子就没有了想法,把信一丢撒腿就跑。他步子迈得极大,一转眼就跑到了镇子外面去,头也不回。
  李植笑了笑,跳下车,捡起了老汉的信纸。
  信纸上用正楷写着一封家书,是老汉写给在天津务工儿子的。其实在毛笔字的时代,官方的官用字体素来是正楷。李植后世在博物馆看过一些古代圣旨,那上面的字极为工整,比后世打印出来的楷体字还要好看。
  这个信纸上面的毛笔字也是极为工整好看,仿佛在彪彰着写字者的书法水平。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一个谋生的好差事。”
  李老四将汽车熄火,跳下车给李植开门。然后李老四护卫着李植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一个消瘦的身影正在水井边劈柴。李植仔细看了看,才看清楚这人是当年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
  王承恩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营养不良,显然平日里都吃饱了。只是他的精神状态有些恍惚,每劈一下柴,他就要在斧头前面呆立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植背手喊道:“王承恩!”
  王承恩诧异地看向了李植。
  他先是打量了一番李植身上的华丽天子服,然后才开始关注李植的面庞。等他看清楚了李植是谁后,脸上露出了无比恐慌的表情。
  他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猛地冲向了院子后面的房子,大声吼道:“老爷!快逃!老爷快逃!”
  王承恩口中的老爷,显然就是废帝朱由检了。
  历史上的废帝极少能逃脱被dú杀命运的。王承恩看到李植,以为这个天子终于要来取朱由检的xìng命了。他虽然也知道朱由检无路可逃,但也还是下意识地要他的主子最后挣扎一把。
  王承恩的呼叫声足以让附近所有人听到。附近其他的镇民都好奇地看向了这个院子。然而屋子里的人却没有任何动静。
  李植只静静地看着王承恩。
  王承恩叫了好久,才发现自己的呼叫没有作用,慢慢安静下来。


第1151章 生意
  李植看着王承恩拼命喊叫的那间屋子,沉默了好久,才说道:“王承恩,你不要担心,我不是来杀你的主子的。”
  王承恩瞪大眼睛看着李植,喘着气问道:“你来做什么?”
  李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淡淡地看着虚掩的屋门。
  李老四皱眉看着王承恩,似乎是很恼火王承恩的愚蠢。在李老四这样的大齐重臣看来,明朝的权贵实在是一群很愚蠢的人。这些人看似聪明机智,其实却一直在干自相残杀的事情。为了一时的权势什么都做得出来,看上去赢了一切,控制了一切,其实却输了全部。最后一群人自己人弄自己人,把几百年的大明朝弄垮了。
  李老四打心底里瞧不起这样不懂公德的人,包括这个王承恩。在李老四眼里,王承恩和大明的文官们一样,属于应该被时代抛弃的人。
  李老四觉得实在没有留着朱由检、王承恩xìng命的必要。
  而现在,李植要看朱由检,王承恩居然还惊惊乍乍地阻拦。难道这个王承恩不明白?以李植的身份,一句话就能在万里之外夺去朱由检的姓名。
  李老四冷冷看着地上的王承恩,皱了皱眉头。
  百战宿将的不快脸色很快就泛出一股杀气,地上的王承恩抬头看了李老四一样,突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他又看了李老四一眼,越来越害怕。渐渐的,他想明白了现在的局势。现在就算给朱由检一双翅膀,朱由检也飞不出去了。自己的嘶吼喊叫,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王承恩又哆嗦了一下,畏惧地低下了头。
  李老四这才缓了缓脸色,上去帮李植推开了正屋的房门。
  一个简陋的小屋子出现在李植面前。房间很旧了,墙上的白色石灰都变成了黄色,看上去让人觉得萧索。不过这些石灰并没有掉下来,所以倒也不是特别寒碜。窗户架子虽然老旧,但也换上了玻璃。
  这是一个勉强算得上体面的地方。
  房间原先似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