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6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国的补给品毁灭欧洲的女人。战火让白人在冬天得不到棉衣,你的那些无耻士兵用一件中国羽绒服就换一个漂亮白人女人的初夜。而可怜的白人男人在战火中流离失所,只能在木屋里忍饥挨饿。”
  “你抢夺我们的农庄和湖泊,要求每一个贫瘠的白人市民jiāo税!你夺去了我们的爵位,毁灭我们的家族,现在正在毁灭我们白人的血脉。你毁了欧洲!夺去了我们的一切,现在还要我们这些人继续为你的大齐做贡献,在社会上发挥能力创造财富,做你的奴隶!”
  路易十四愤怒地弯下了腰,仿佛随时会往前一跃攻向李植,大声吼道:“李植!我们不会屈服!欧洲不会屈服!白人不会向黄种人屈服!”
  大厅中的贵族们听到这话,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这次欧洲联盟是路易十四一手组织的,向葡萄牙开战也是他的主意,无论如何路易十四是必死的。显然路易十四是豁出去了,希望挑拨其他贵族和他一起去死。
  但人都是不想死的,其他人没有路易十四那样的战争罪,又岂会在李植如此仁慈的时候自己找死?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路易十四,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和他一起闹。
  李植皱了皱眉头。
  路易十四说的东西都是事实,欧洲人现在确实被征服了。欧洲人的土地和财富都被汉人占领了,甚至女人都因为贫困走向了汉人男人。这情况有点像二战结束后的德国,据说那时候美国大兵用五根骆驼香烟就能换一个德国女人一晚。
  实际上,虎贲军的行为已经非常克制了,可以说是铁血军纪的代表。要知道在二战后期,在文明程度和十七世纪不可同日而语的二十世纪,即便是苏联这样的平民国家也在欧洲占领区大肆强jiānfù女。
  德国东部苏占区的漂亮女人如果被苏联士兵发现,那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这就是战争,战争的胜利者是不可能和失败者平起平坐的。
  而在战后,在胜利者的统治下,拥有一切财富和地位的征服者就不需要强jiān女人了。女人是没有民族意识的,她们只崇拜胜利者。战后的她们会向飞蛾扑火一样投向征服者的怀抱。
  路易十四说的没错,随着汉人在欧洲越来越多,最好的白人女人会渐渐全部变成汉人的配偶,为欧洲生下下一代混血统治者。
  这就是战争,团结在李植身边铁血厮杀的汉人不可能什么都不得到。
  钟峰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冷笑了一声,朝身边的军官挥了挥手。陆军上将蒋充拔出自己的手qiāng走了上去,走到路易十四面前,对准了这个少年国王。
  蒋充要qiāng决路易十四了。
  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疯狂地冲了上来,用她的身体拦住了蒋充的qiāng口,大声喊道:“不能!你不能这么做!”
  两个士兵上去推开了瑞典女王,蒋充对准了路易十四的脑袋,啪一声开qiāng了。
  血花四溅,路易十四抽搐了一下,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厚实地毯上。所有的贵族都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再看这个著名君主惨死的尸体。
  克里斯蒂娜惊恐地往后面退了几步,脸上越来越白。
  李植摇了摇头。
  许久,他才说道:“我很快就回北京了。以后欧洲的事务将由平国侯郑开成处理。平国侯是个仁慈的人,我相信他的管理会让欧洲人感受到更多的温暖。”
  郑开成朝李植作揖,答道:“圣上放心,臣一定会控制住欧洲的形势。”
  听到李植的话,欧洲的贵族们更吃惊。他们也听说郑开成是个温和派,他来统治欧洲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即便是最倔强的贵族此时也脸色和缓起来。毕竟他们是战争的失败者,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已经很不错了。
  李植点了点头,笑道:“好,那没什么大事了。欧洲这样就算定下来了。”
  “朕回去了!”


第1149章 故人
  一六五八年一月,李植从坐着吉普车行在天津到北京的四车道沥青柏油路上。
  在这个十七世纪,这样宽敞的城际道路已经算是豪华了。
  道路是这两年新修的,修得很平坦,也不知道是崔昌武主持的还是李欢主持的。不过显然这条道路已经成为北京和天津之间的jiāo通要道,虽然现在为了欢迎李植已经封路,但是李植觉得这条路平时应该很热闹,因为李植发现路边有不少供客商休息的酒庄饭店。
  当然,此时的道路两边已经站满了欢迎皇帝李植的百姓。
  李植御驾亲征,攻灭欧罗巴二十一王国、公国,将整个欧洲变成汉人的殖民地,这份功业让天下的百姓明白什么叫做真命天子。
  道路两侧的百姓看着李植的吉普车,并不敢大声喧哗——虽然李植也明白自己作为一个穿越者必须入乡随俗,必须接受这个时代的文化,但他这些年也一直在推广“礼仪简化”文化。所以现在中国跪礼并不被提倡,李植号召每个汉人百姓都活得有尊严。
  道路两侧的百姓都没有朝李植跪拜。然而虽然没有跪下,他们看着李植的眼睛里却依旧充满了崇拜和自豪。他们崇拜汉人竟有这样伟大的天子,自豪汉人在这样一个天子的领导下强大如斯。
  护卫李植的虎贲军第七军第一陆军师昂首阔步地走在道路上,很多人腰上被佩着一把欧洲军刀。这些欧洲军刀大多是欧洲贵族的佩刀,是大兵们的战利品。这次虎贲军在欧洲战场歼灭了百万以上的欧洲军队,不知道缴获了多少贵族军刀。
  百姓们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军刀,啧啧称奇。
  当然,更了不起的是李植吉普车前面的一个连队。这个连队每个人都举着一面缴获的旗帜,有法国王室的鸢尾花旗,还有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复杂旗帜,更有普鲁士公国霍亨索lún家族的双头鹰旗。总之不是欧洲国王的旗,就是大公国大公的旗。
  每一面旗帜都代表一个欧洲民族,代表着百万计的欧洲白人,代表以万平方公里计的富饶国土,代表着一个被李植征服的强大欧洲国家。
  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旗帜,道路两侧的百姓们鸦雀无声,一个个脸上只剩下崇敬。无论是头发花白的老人,还是青春年少的少女,无论是高大壮硕的粗汉,还是上过学堂的知识分子,一个个都鸦雀无声,用肃静表达他们对虎贲军,对李植的最高崇敬。
  任何一个民族,对开疆拓土的领袖都是无条件崇拜的。
  宽敞的柏油路上,只听得到虎贲军嚓嚓的脚步声,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李植坐在吉普车上,看着道路两侧的百姓,若有所思。
  部队走到了北京城朝阳门,镇国公李老四、首相崔昌武和太子李欢率领文武百官已经等在那里。不过李植并没有在城门口下车会见这些下属,而是直接让部队往紫禁城中前进。
  李老四、崔昌武和李欢赶紧率领百官跟在李植的吉普车后面,往皇极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