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6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生在教堂中间开辟出一条足够宽度的道路。
  一个高级教士看到吉普车进殿,红着眼睛大声吼道:“这里是圣伯多禄大殿,异教徒的巫术车不能进来。”
  其他教士惊恐地看着这个教士,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勇敢。
  回应他们的是虎贲军士兵的qiāng声,只听到啪的一声,这个“勇敢”的教士脑袋就开了花。近距离开火的霰弹qiāng直接把这个教士的头打糊了,他闷哼一声就倒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其他的教士顿时噤若寒蝉。
  圣伯多禄大殿内部密集复杂的宗教装饰吸引了李植的目光。李植之所以亲自来罗马,就是想亲眼看看罗马教廷到底是什么样子,传递了一千六百多年的天主教到底是什么样子。
  车子缓缓往前面开,李植一路上不停地四下看着,脸上却是毫无表情。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可能会被圣伯多禄大殿的宏伟和庄严震慑,但李植毕竟是来自后世的穿越者,看惯了后世动辄十几层,几十层的高楼大厦,所以倒不至于被这座教堂吓到。
  教宗看到越来越近的吉普车,身子抖得和筛糠一样。他从没想到亚洲人会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圣伯多禄大殿。
  吉普车开到大殿的中间,钟峰跳下了车,左右张望周围的陈设。李植并没有下车,只是在车上淡淡看了教宗一眼。
  教宗被李植的目光看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软倒在地面上。
  钟峰扬起下巴,俯瞰着地面上的教宗,冷冷说道:“见了中国天子,尔等还不跪拜?”
  亚历山大七世软倒在地面上,身体不停地颤抖。他动了一下,却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最后依旧瘫在那里。
  李植抬脚走下了车,走到大殿中间一具米开朗基罗的大理石雕塑面前看了看。
  看了好久,李植点了点头,赞道:“雕得不错。”
  看了一圈,李植才回过头,走到了教宗面前。
  钟峰看了看李植的脸色,朝教宗大声说道:“蛮夷!如果你识相的话,可以号召欧洲所有平民放弃抵抗。”
  会拉丁文的葡萄牙士兵立即把钟峰的话告诉给教宗。
  教宗瘫在地上,虚弱地问道:“天主教……天主教还可以继续传教么?”
  钟峰笑了笑,说道:“天主教可以存在,不过整个欧洲的教士必须控制在十五人以内,教堂只能有一座。多余的教士,全部脱去教袍成为农民。各地的教堂,立即改造为中式道观,宣讲华夏上古神话,老庄道家典籍。”
  听到这句话,大殿中的所有教士都张大了嘴巴,没一个人说得出话来,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他们偷偷看向了中国人的皇帝,却看到李植脸上毫无表情,正背着手,淡淡地看着大殿前方的耶稣神像。
  亚历山大七世只觉得眼前一黑,当场昏倒在大殿的中央。


第1144章 占领
  李植的吉普车车队进入了巴黎城。
  巴黎城是这个时代欧洲重要大城,是欧陆强国法国的首都,城中人口接近百万。因为法国这些年不断加强君权,所以法国所有的贵族都在巴黎都有府邸或者别墅。从城西到卢浮宫的这一段路上全是贵族的大宅子,看上去十分气派。
  不过此时的贵族大房子全部被虎贲军的军旗占领,一面面巨大军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虎贲军的军旗很简单,就是一只咆哮的老虎。
  虎是很神奇的动物,它发源于中国,素来被中国人视为保护神。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素来有一种对虎的崇拜,山区的山民称虎为山君,认为老虎维护了山区的秩序。山区的山民甚至认为老虎杀戮猎物时候是有选择的,只杀戮那些破坏了秩序的动物。
  在汉语中,许多带虎字的成语都是褒义的,比如虎虎生威、虎头虎脑,如虎添翼。
  在李植穿越之前的二十一世纪,曾发生了一起游客在野生动物园擅自下车遭到老虎袭击的事情。然而在猛虎发威之后,全国人民却一致袒护咬人的老虎,批评被咬的游客。在李植看来,全国人民在看到动物园老虎恢复野xìng后简直都有些欣喜。
  在李植看来,虎崇拜是平时没人说,但却深深烙印在中国文化骨子里的一种东西。如果说中国的龙文化代表着中国人的防御心态,那虎文化就是中国人开拓进取的一面。
  正因为如此,李植选择虎这个形象来作为虎贲军的图腾。这种源自中国的猛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猎食者,也是亚洲独有的强大生物。李植认为只有这种本土动物能代表自己所期待的华夏战士的精神——强大,勇猛,克制和机智。
  不过对于欧洲人来说,老虎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外来物种。
  欧洲人自诩继承了埃及文明的火炬,把非洲视为自己的后花园。非洲草原之王狮子被欧洲人崇拜,许多欧洲贵族自诩狮子,一些家族甚至认为自己的血统本身和狮子有关。当然还有一些欧洲贵族崇拜鹰,这些都是欧洲人在西方世界能够接触到的强大动物。
  但是虎不是西方的,西方世界没有虎。虎在欧洲的文化中是邪恶和强大的外来者。
  然而今天,那一只只画了虎头的虎贲军大旗却飘扬在巴黎的城头。
  巴黎的市民挤满了大街,他们都想看明白今后统治他们的黄种统治者是怎样的。虎是强大而智慧的生物,让欧洲人恐惧却又佩服。他们惊慌地看着那些虎头大旗,有一种即将失去一切的慌张感。
  如果是其他欧洲国家征服了法国,法国平民无非就是换了一个头顶上的贵族。新来的贵族还是崇拜狮,或者崇拜鹰,法国的平民还是过着以前的生活。然而今天,崇拜虎文化的黄种人征服了巴黎,以后这个国家将由中国人统治。
  所有人必须接受中国文化,说汉语,巴结黄种人统治者。虎贲军的虎头大旗象征着中国人的铁血,残忍,强大和智慧。虎贲军的大旗像是镇压着巴黎平民的一种图腾,压得法国佬们喘不过气来。
  李植坐在吉普车上,随着军队缓缓进入了巴黎城。
  李植没有看车窗的外面,巴黎市民的情绪李植不关心。如果法国人敢组织反抗,李植就有借口进一步镇压法国人,降低法国人的人口密度,为中国人移民欧洲腾出空间。
  李植觉得现在的自己像是一只老虎,静静地行走在自己新占的领地上,正在等待任何试图反抗的猎物。
  欧洲的白人女人现在被李植视为一种资源,而所有欧洲白人男人则被视为战俘。李植觉得所有的白人女人都应该和汉人男人生育后代。李植不希望欧洲得而复失,如果由汉人男xìng的混血儿后代管理欧洲,那么欧洲就永远是中国人的地盘。
  所以李植丝毫不在意巴黎市民的低迷和不安情绪。
  部队前进了一会,前面出现了一阵骚乱,车队停了下来。
  李植朝前方看了看,发现不远处的一群巴黎平民正在朝虎贲军士兵扔石头。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