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波罗的海可以为李植提供毫无阻碍的通道,虎贲军两个礼拜就能攻入阿姆斯特丹。
  威廉二世明白,李植恨荷兰人入骨。
  怎么办?
  怎么办?
  威廉二世慌张地看向了左右,却只看到一群同样恐慌的面孔。
  克lún威尔毫不犹豫地冲向了后方的马匹,开始逃跑。
  地上的路易十四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法国的将军们把他背了起来,试图用马车带他逃命。
  其他的君王们同样是一片混乱,没有一个人试图想出对策挽救败局。
  而对面的里斯本城城门突然大开,五十辆步兵战车突然冲了出来,直直朝这边的欧洲贵族们冲了过来。步兵战车经过这几年的改进,如今最高时速高达二十三公里每小时。
  显然,李植希望拿下欧洲的君王们。
  本来正在照料路易十四的克里斯蒂娜女王突然间站了起来。
  这个瑞典女人似乎是所有欧洲君王中唯一的冷静者,她大声喊道:“葡萄牙和西班牙无险可守,比利牛斯山脉太薄很可能会被李植的海军前后包夹。我们现在只能往德国南部和瑞士一线的广袤山区中撤退,在那里组织战线。”
  君王们看了克里斯蒂娜一眼,有些惊讶这个女人在关键时刻的沉着。不过此时大多数君王们都急于逃命,并没有回答瑞典女王的提议,一个个都跨上马就跑。
  克里斯蒂娜一咬牙,冲上了自己的马车,调头往东北方向逃去。


第1143章 入殿
  城外连绵不绝的pào声不断传入圣伯多禄大殿,殿堂内的琉璃装饰时不时因为pào声发出微微的颤动。殿内的教士们一个个脸色惨白,一些年轻的教士们更是无比惶恐,竖着耳朵探听窗外的动静,仿佛随时准备逃走。
  教皇亚历山大七世站在的耶稣神像面前,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现在是一六五七年三月底,去年年底虎贲军在里斯本大败欧洲联军后,乘胜追击,只用一个半月就收复了葡萄牙全境,击溃了全部一百万欧洲联军。二月份,虎贲军占领西班牙全境。三月初,虎贲军攻入法国境内。
  在虎贲军的攻击下,欧洲军队落花流水。西班牙还曾经组织两次勉勉强强的抵抗,但唯一的结果就是军队被虎贲军大屠杀。五十多万西班牙军队被十万虎贲军像杀鸡一样屠杀,马德里南郊的伏内地河被机qiāng杀死的尸体堵塞断流。
  西班牙的战况传到法国后,法兰西人彻底丧失了战斗意志,完全是毫无还手能力。
  贵族们望风而逃,平民们纷纷开城投降。
  三月底,也就是两天前,两万虎贲军从地中海登录意大利罗马,直取罗马城中的天主教教廷。罗马教廷的雇佣军和麾下贵族私军合计七万人,却在一个小时内就被完全打溃。保卫教廷的兵马不得不撤回内城进行巷战。
  虎贲军的火pào架在了罗马城外城内,开始劈头盖脸地轰zhà城中的教廷军。
  虎贲军十分凶残。
  面对欧洲平民,虎贲军没有丝毫同情心。教廷的残军躲在平民的街道内进行巷战,虎贲军的榴霰弹后装pào就往民居中招呼pào弹。那些榴霰弹甚至直接砸进平民的房屋中bàozhà,一枚pào弹就能zhà毁一幢民居。
  这个时代的罗马城并没有后世的罗马那样关注旅游业,并没有修复古代的各种古老建筑。实际上罗马城虽然是教廷所在,但在教廷几百年的统治下,罗马在意大利属于比较贫穷落后的地区。城中的百姓都很穷,民居都很简陋残破。
  所以在李植眼里,这个时代的罗马毫无艺术和文化价值。他给虎贲军的命令是尽量减少虎贲军伤亡,如果教廷不投降,就zhà平罗马内城。
  两百门后装重pào将pào弹像雨点一样砸向罗马城街道。平民在遭到三轮轰zhà后就明白了黄种人的残忍,带上值钱东西就往城外逃跑。虎式大pàozhà了一会儿后,城中就基本上没有平民了。
  那些躲藏在街巷中的教廷守军很快就发现,整个罗马内城只剩下他们。
  柳军跟在一辆步兵战车后面攻入了教廷的核心区域。
  柳军手上端着一把霰弹qiāng,这种qiāng经过了改造,装配了弹仓。所以这种霰弹qiāng每三秒就能完成一次shè击,在巷战中的火力十分威猛。柳军身边还有十三个步兵,柳军相信自己这十四把霰弹qiāng能打败上百教廷守军。
  当然,如果巷战靠步兵近身对shè那就太血腥了,真正担任主攻任务的是十五辆沉重的步兵战车。步兵战车在狭窄的罗马街道中慢慢前行,恐怖的加特林机qiāngqiāng口对准着一切试图反抗的意大利士兵。
  走了两一段时间,柳军突然注意到前面有人,似乎有些意大利人躲在前面的巷子里。
  他皱了皱眉头,握紧了手上的霰弹qiāng。
  实际上柳军现在不想死,里斯本大胜后他找到了送匕首给他的金发女孩。女孩对拱卫了里斯本的汉人英雄热情如火,直接将柳军拉到了她的床上。柳军最近一直在考虑留在里斯本和这个金发女孩成婚。
  军中有传言,每个愿意留在欧洲的虎贲军士兵都可以被封为骑士,分配一个大型农庄,管理五十个左右的欧洲农民。
  柳军吞了口口水,有些担心前面意大利人会从巷道里shè出冷qiāng。毕竟柳军现在眼看就要拥有一切,他不想和这些即将失去一切的欧洲白人拼命。柳军是穿鞋的人,哪里愿和这些光脚的人拼命?
  不过事情比柳军想的顺利。
  加特林机qiāng猛烈开火,喷出了常常的火焰,朝前面躲藏着意大利人的区域一顿扫shè。大口径机qiāng子弹直接打穿了单薄的罗马民居,柳军听到一片惨叫声,然后那里的意大利人就全部举白旗了。
  罗马教廷的士兵战斗意志没有想象中那么强悍,这些士兵显然都怕死。
  柳军笑了笑,上去缴收教廷士兵的武器。
  将四十多个罗马士兵绑了手脚后,柳军继续朝圣伯多禄大殿的方向前进。一路上的意大利人纷纷选择投降,只有极少区域出现了零星的战斗。到了下午时候,虎贲军便顺利控制了圣伯多禄大殿。
  虎贲军士兵攻入大殿的一瞬间,教堂中的教士们发出了无比恐慌的尖叫声,四散奔逃,乱成一片。虎贲军士兵们毫不客气,对着逃跑的教士瞄准就shè。
  局势很快被控制住了。
  教宗亚历山大七世浑身颤抖,被两个汉人大兵控制了。士兵们并没有摁住这个欧洲宗教领袖,只是用qiāng对准了他,让他不要乱动。
  一个小时候,大殿附近的区域完全被控制后,李植进入了罗马城中心的大殿。
  汉人的皇帝坐在一辆军用四驱吉普车上,前后各有两辆吉普车押送。五辆车组成的车队缓缓开进了本来无比神圣的圣伯多禄大殿,钟峰坐在李植前面一辆车上,为李植开路。
  为了让吉普车顺利进入教堂,教堂中的许多雕像和座椅被虎贲军士兵粗暴地踢开,搬开了,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