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人大咧咧跑进去要观看,和负责退火的工人吵了几次。
  黄眀不但不阻止那几个人破坏纪律,还时不时惩罚不愿意说出配方秘密的员工——黄眀作为窑头,是有权力取消员工伙食里的ròu荤的。比如负责加硝石的陈三cāo作时候本来是要屏退左右人员的,但黄眀的人要去看。每次一吵起来,黄眀就取消陈三的ròu荤。
  黄眀家里很穷,听说他爹还在外面赌钱欠了银子,十分缺钱,大家都怀疑黄眀串通外人套取玻璃配方。
  但是这玻璃作坊做事的都是老实巴jiāo的农户,没有证据,大家也不敢得罪黄眀去举报他!
  不过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差事来之不易,一旦泄露自己的配方给黄眀的人,cāo守大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轻则取消自己的差事,重则坐监打板子。想到这一层,工人们都死死把这自己工序上的秘密,不让黄眀的人有机会洞察细节。
  很快,黄眀发现以自己这点有限的权力硬来不行,就开始改变策略了。他开始一个个邀请窑里的员工到酒家吃饭,说是要商量大事。黄眀请客请了几次客后,丁有弟发现窑里的不少员工都开始和黄眀打成一片了。


第0112章 清理叛徒
  他们在cāo作时候窃窃私语,议论自己工序上的秘密。做关键cāo作时候也不再屏开黄眀,就在黄眀面前cāo作给他看。
  丁有弟知道,这些人肯定已经拿了黄眀的好处,开始把工序上的秘密卖给黄明了。
  丁有弟想去举报黄眀,但又苦于没有证据,怕得罪了窑子里面已经投靠黄眀的其他员工,以后要被他们集体陷害。
  终于,三月七日这一天,黄眀找到了丁有弟,邀请他到范家庄最大的酒家集贤楼吃酒。在酒桌上,趁着两碗烧酒的酒劲,黄眀凑到丁有弟的耳边,小声说要出一百两买他这个工序上的秘密。只要丁有弟答应,黄眀马上给五十两银子给他,然后丁有弟告诉黄眀加入坩埚里的材料是什么,一次多少斤,要诀是什么!全部说完,明天当着黄眀cāo作一次,黄眀再给五十两银子给丁有弟。
  一百两银子,足够丁有弟在范家庄买两幢小别墅了。
  丁有弟也一下子被黄眀出手的大方震惊了一下,恍惚了几秒,但很快他就找到主心骨:这事不能做!
  这兵荒马乱的年头,背叛了东家,拿着一百两可以做什么?
  去买几十亩旱田种?这年头士绅皇亲都不缴田赋,田赋全部压在丁有弟这样的平民身上。在土里刨食一年到头种不出几两银子,还要受尽胥吏们的盘剥,累死累活,每年青黄不接时候都要饿肚子!
  去别处找一份差事?背叛了东家的人谁会雇佣?就算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底细,雇佣了自己,但这年头能拿到一两五钱的差事就算是烧高香了。一般这样的差事都是重体力活,能把人累垮。像cāo守大人提供的这样的差事,是再也寻不到的。
  更何况cāo守大人也不是好相与的,背叛他,自己在天津是混不下去的,只能远走高飞!
  丁有弟不是贪婪的人,他很冷静,他知道拿这一百两银子是自己害自己。
  但是黄眀却很嚣张,他拍了拍丁有弟的肩膀,冷冷说道:“我们花这大手笔套你的秘方,是动了真格的,你想一想也知道我们来头不小!你要是不合作,我保证你没有好日子过。在范家庄内我们动不了你,我保证你一出范家庄就要断手脚!”
  听了黄眀的话,丁有弟心里一凉,背上冒出一片细汗。
  难道自己,就真的保不住这样一份好差事,只能接下这一百两银子远走高飞了。
  丁有弟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他端着酒杯想了一盏茶的时间,就下定了决心。他决心要保住自己的好日子,和这个黄眀周旋到底。他假装答应了黄眀,收下了黄眀的五十两银子,告诉黄眀自己采购的是砒霜,每次十五斤加进坩埚里。
  黄眀喜出望外,不停地敬丁有弟酒,最后喝了个半醉才回去。
  丁有弟拿着银子没有回自己的别墅,他在范家庄里绕了一圈,确定没人在跟踪自己以后,冲进了指挥佥事官厅。
  守门的士兵开始还不让丁有弟进门,但丁有弟从怀里掏出五十两银子,说有人要偷范家庄玻璃的秘方时候,那些士兵们赶紧进去报告了。很快,丁有弟就看到cāo守大人亲自走了出来。
  看到cāo守大人的那一瞬间,丁有弟明白,自己在范家庄的美好生活,保住了!
  看着那五十两银子,李植相信了丁有弟的话,有人在偷自己的配方。
  李植想不到自己层层设防,还是有人殚精竭虑地偷自己的配方。自己给这个窑头三两月钱,没想到他不感激自己,反而和外面的人联合起来套取玻璃配方。是谁在觊觎自己的配方,想产出暴利的玻璃?
  李植让丁有弟和黄眀虚与委蛇,自己则连夜派出人手,派人偷偷盯梢黄眀,看到底是谁在和他接触。
  过了两天哨子就有了消息,四个假装做米面生意的外来人每天联系黄眀,往城外传消息。李植又让人盯着这几个假米面商人,看他们往哪里传消息。
  哨子跟了几天,终于搞清楚了,这几个米面商人进了吕思齐的家里。吕思齐是天津八大商号之一隆盛行老板,天津总兵官巢丕昌的表兄。
  原来是总兵的人想山寨自己的玻璃。这吕思齐平日里最喜欢jiāo友看戏,一副任侠模样,想不到偷起配方来下手这么狠,上千两的银子就这么洒进来。这劲头,显然是准备一次就搞定玻璃的配方。
  李植的官位小,动不了吕思齐,但处理自己领地上的刁民还是可以的。
  李植一声令下,家丁们四出抓捕,把黄眀和那几个假米面商人全部抓了起来,关进了大牢审问。刑讯之下,几个刁民很快就jiāo待出了主使者和已经买通的员工。主使者确实是吕思齐,几个假米面商人向吕思齐的弟弟直接汇报,拿银子办事。而靠这些银子,黄明已经买通了玻璃作坊一号窑八个工人。
  李植立即把这八个疑似出卖自己的工人抓进来,刑讯审问。最后提刑官确定,这八个人确实卖出了自己工作上的秘密。这些秘密已经通过黄眀传到了吕思齐处,好在最核心的三个采购人员没有被收买,加硝石除色的工人也没有被收买,吕思齐拿着有限的信息产不出玻璃。
  但审讯的结果还是令李植十分恼怒。自己高薪养着这些工人,这些工人却用吃里扒外来回报自己。
  李植下令,将黄眀、假米面商人和八个卖出配方的工人集体qiāng毙。罪名是沟通建奴泄露军情。李植稍微布置了一下,弄出了一些假证据,指向九个工人和吕思齐的人员私通鞑子。依靠这些证据,李植给十三个罪犯判了死刑。
  cāo守官掌握一方钱粮捕盗,是有权力杀死不法的。透露商家秘方罪名太小,不能杀头,李植干脆说这些人通虏。
  不是李植狠心,实